首页 > 文化交流 > 论文

《孙子兵法》与吴文化

2021-04-27    作者:陈振康    来源:小茶生

               

《孙子兵法》与吴文化

    一、《孙子兵法》
   《孙子兵法》又称《孙武兵法》、《吴孙子兵法》、《孙子兵书》《孙武兵书》等,作者为春秋时的孙武。它成书至今已有2500年历史,是中国现存最早的兵书,也是世界上最早的军事著作。《孙子兵法》一共十三篇,共有六千字左右,其内容博大精深,思想精邃富赡,逻辑缜密严谨,是古代军事思想精华的集中体现,被誉为“兵学圣典”。它是中国古代军事文化遗产中的璀璨瑰宝,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如今,孙子兵法已经走向世界。被翻译成多种语言,在世界军事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
   《孙子兵法》十三篇为:始计篇、 作战篇、 谋攻篇、 军形篇、 兵势篇、 虚实篇、军争篇、 九变篇、 行军篇、 地形篇、 九地篇、 火攻篇、 用间篇。
    二、孙武和《孙子兵法》
    1、孙武世家
    孙武(约公元前535年—公元前480年)字长卿,出生在齐国,是我国春秋晚期伟大的军事思想家和战略家,是我国古代军事科学理论的奠基人。
    孙武七世祖是陈国公子完。周惠王五年(公元前672年),陈国发生内乱,公子完奔往到齐国,齐桓公要任命他为卿,但陈完推辞了,担任了“工正”之职,主管齐国的手工业生产。陈完奔齐后改陈氏为田氏,故称田完。陈完在齐国积极活动,至(四世孙)孙武的曾祖父田桓子(字无宇)时,已官为“上大夫”(《左传•昭公二年》)。田桓子因功得到齐景公加封给他高唐(今山东高唐县东)之邑,“陈氏始大”(《左传•昭公十年》)。田氏遂成为齐国大家。
    孙武祖父田书(字子占)为田桓子次子,因在齐景公时伐莒(ju,今山东省莒县)有功,受封乐安(在今山东惠民县)为采邑,赐姓孙氏,举家徙居乐安,从此与田氏分离,另立家族。
    孙武的父亲孙凭在齐国正式任卿,成为齐国君主以下的最高一级官吏。
    孙武出身于贵族世家,从小就受到良好的文化教育。其祖上,他的曾祖陈无宇、祖父孙书都是能征惯战的将军,他又从先辈那里学到了许多军事斗争知识。这些都夯实了他的军事科学的扎实基础。

    2、《孙子兵法》的面世
    春秋晚期,周天子已控制不了众多的诸侯国了,各诸侯国纷纷内乱,各国内部的卿族之间相互争斗、吞并,以至夺取诸侯君位,斗争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这是一场封建领主贵族间为土地、赋税、人民、财富的再分配而进行的角斗。齐国也不例外。齐国的卿大夫,经过长期尖锐复杂的斗争,到齐景公时,还存有高、国、陈、鲍诸族互相抗衡。公元前532年,齐国四大诸侯族大乱,齐国政局长期动荡。作为陈氏一支的孙氏,也卷入这无休止的斗争漩涡。孙武从小就面对如此的乱局,十分厌倦和反感,他不愿再留在齐国,做卿大夫之间倾轧斗争的殉葬品。当时南方的吴国自寿梦称王以来,联晋伐楚,国势渐盛,很有新兴气象。孙武认定吴国是他理想的施展才能和实现抱负的地方。大约在周敬王三年(前517 年)左右,当孙武正值28 岁(一说18岁)的青春年华,他毅然离开纷乱的齐国,投奔吴国。
    孙武到了吴地的罗浮山之东(今浙江吴兴县西北),隐居,潜心钻研兵法,待机施展抱负。不久,在吴都(今江苏省无锡)郊外,他结识了从楚国投奔吴国而来的伍员(即伍子胥)。伍员的父亲伍奢和兄长伍尚,在楚国因受谗被害。伍员来到吴国,立志兴吴兵伐楚,为父兄报仇。此时,伍子胥已和吴国公子光联系上了,正共谋夺政大事。孙武和伍员相识,十分投机,成了亲密的知友。他们在等待时局的变化。(注一)
    周敬王五年(公元前515年),吴公子光发动政变,刺杀了当政的吴王僚,自立为王,即吴王阖闾。阖闾为振兴吴国,与楚抗争,“始任贤使能,施恩行惠,以仁义闻于诸侯”(《吴越春秋•阖闾内传》),重用伍员等贤臣。阖闾三年(公元前512年),伍员深知孙武的军事才能,即向吴王推荐孙武,“七荐孙子”,七次向吴王阖闾推荐孙武(《吴越春秋•阖闾内传》)。孙武向阖闾献上兵法十三篇,吴王看后十分赏识,“子之十三篇,吾尽观之矣。”(《史记•孙子吴起列传》),“其意大悦”(《吴越春秋•阖闾内传》),吴王阖闾要孙武为他试验其兵法,孙武欣然答应。这件事在《史记•孙子吴起列传》和《吴越春秋•阖闾内传》中都有精彩的记述:
    阖闾对孙武说:“您的兵法十三篇我已全部拜读了,可以试着为我操演一番吗?”孙子说“可以。”阖闾问:“可用妇女来操演吗?”孙子说:“可以。”吴王于是答应孙子,选出宫女180名,要孙武演练阵法。孙子把她们分为两队,派吴王的两名爱姬担任两队的队长,让她们全部持戟。孙武对她们讲清了向左、右、前、后动作的规定,又设置斧钺刑罚,三令五申说不听从命令者诛杀。然后用鼓声指挥她们向右,众宫女哈哈大笑,不听从命令。孙子说:“规定不明,申说不够,这是将领的过错。”又把军令重复数遍,然后用鼓声指挥她们向左,众宫女还是大笑不止。孙子说:“规定不明,申说不够,是将领的过错;已经讲清而仍不按规定来动作,就是队长的过错了。”下令依军法要将左右两队的队长斩首。吴王见要斩宠姬,大惊失色。急忙派使者下令说:“寡人已知道将军善于用兵了。但寡人如若没有这两个爱姬,吃饭也不香甜,请不要斩首。”孙子说:“臣下既已受命为将,将在军中,国君的命令有的可以不接受。”于是将队长二人斩首示众,另用她们下面的两人担任队长,再次用鼓声指挥她们操练。两队人前、后、左、右,跪下起立,全都合乎要求,没有一个人敢出声。然后孙子派使者回报吴王说:“士兵已经阵容整齐,大王可下台观看,任凭大王想让她们干什么,哪怕是赴汤蹈火也可以。”吴王阖庐深受触动,知道孙子善于用兵,任命他为将军。
    这之后,吴国“西破强楚,入郢,北威齐晋,显名诸侯,孙子与有力焉。”(《史记•孙子吴起列传》)吴国西面击破强楚,攻入楚国首都“郢”,北面威震齐国、晋国,扬名于诸侯,孙子在其中出了大力。
    《孙子兵法》就此面世,孙武为世人所惊叹,名扬天下。

    三、《孙子兵法》的基因是齐文化
    1、《孙子兵法》的时代背景是我国的春秋时期。在春秋242年时间中,大国争霸,诸侯兼并,战争频繁,先后发生战争483次。春秋时期的政治思想领域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此时,出现了诸子百家的军事思想的论述,且问世了好些著名的军事著作,如《军志》、《司马兵法》等(注二)。《孙子兵法》则是在前辈军事理论的影响下,对春秋时期战争经验的实践概括和总结。
    2、齐国是一个传统军事文化发达的国家,军事家辈出,有“兵法之国”之称。齐国是姜太公和管仲的故乡。姜太公在武王伐纣的战争中建立奇功,“其事多兵权与奇计,故后世之言兵及周之阴权皆宗大公为本谋。”(《史记•齐太公世家》)在《汉书•艺文志》中著录有姜太公所撰的“《谋》八十一篇”和“《兵》八十五篇”。关于太公在用兵时出奇谋的故事和据说出于他之手的兵法著作,在齐国流传甚广。管仲也是一位深于谋略的军事家、政治家。在他的统帅指挥下,齐国曾“一战帅服三十一国”、“南征伐楚•••荆州诸侯莫敢不来服。遂北伐山戎,•••海滨诸侯莫敢不来服。•••而大朝诸侯于阳谷。”(《国语•齐语》)。在孙武当时,关于管仲用兵的故事及记述其军事思想的著作也广为流传。这些都是孙武军事思想的形成环境因素。
    3、孙武出身在一个军事世家,孙武的曾祖父、祖父,都是善于带兵作战的将领,并有本宗族的私属军队。孙武的曾祖父陈无宇曾参加过齐楚联军的棘泽之战,《左传•昭公十年》记载他还带领过自己宗族的军队,参与卿大夫之间的角逐,进行过激战。孙武的祖父孙书也是一位军事家,《左传•昭公十九年》记载孙书指挥的一次伐莒战斗,在他的谋略指挥下,齐国取得了胜利,因之还获得“乐安”一块封地。孙武的远房亲戚田穰苴,是继姜尚之后一位承上启下的著名军事家,文能附众,武能威敌,治军严整.执法不阿。他曾率齐军击退晋、燕入侵之军,因功被封为大司马。
    家庭的熏陶,环境的影响,齐文化的基因,天智的聪慧,个人的兴趣爱好,学习的努力,终使孙武写出了《孙子兵法》的不朽著作,而成为世界一流的军事谋略家、思想家。

    四、《孙子兵法》与吴文化
    1、《孙子兵法》在吴地问世,孙武的业绩创在吴地。
   《孙子兵法》是在孙武将此书献给吴王阖闾而面世的,据《吴越春秋•阖闾内传》记载,此事件是发生在阖闾三年(公元前512年),当时阖闾的王城在无锡的阖闾城(注三),《孙子兵法》问世在吴地。
   《孙子兵法•十一、九地篇》曰:“投之无所往者,诸、刿之勇也。”(把军队置于无路可走的绝境,就会像专诸、曹刿那样的勇敢了。)这里提到了一个重要人物:吴国的“专诸”。专诸是公子光发动政变而刺杀王僚的勇士,这也就告诉了我们《孙子兵法》成书时间的重要信息:《孙子兵法》成书是在专诸刺王僚之后,也就是在公元前515年之后。而《孙子兵法》献给吴王阖闾是在公元前512年,因此《孙子兵法》的成书时间当在公元前515年到公元前513年之间。而孙武大约在前517 年左右(孙武正值28 岁)到吴国的,因此《孙子兵法》成书也在吴地。
    孙武自28 岁(公元前517 年)离齐,投奔吴国。到公元前480年(一说公元前470年)去世,他的人生轨迹主要在吴地。他帮助吴国“西破强楚,入郢,北威齐晋,显名诸侯。”公元前506年吴国和楚国大战,在吴、楚栢举之战役中,孙武运筹帷幄,指挥吴军作战,五战五胜,然后乘势追击,获破楚入郢之大功,将吴国疆域拓展到今安徽舒城、六安、潜山、巢县一带。公元前494年,孙武又与伍员辅佐吴王夫差南下伐越,在夫椒大破越军,困越王勾践于会稽山,越臣服于吴。后又北上攻齐,公元前484年在艾陵大破齐军,俘获齐军主将及战车八百乘、甲盾三千,使吴国在公元前482年的诸侯黄池盟会上,压住了晋国,争得霸主地位。“古者有以王者、有以霸者矣,汤、武、齐桓、晋文、吴阖庐是矣。”(吕氏春秋卷八• 仲秋纪 简选)。孙武的辉煌业绩创在吴地。
    历史上的很多史书文献上都将孙武和吴相联称。东汉班固的《汉书•艺文志》称《孙子兵法》为“吴孙子兵法”,著录为“吴孙子兵法八十二篇,图九卷”;《汉书•刑法志》:“雄杰之士因势辅时,作为权诈以相倾覆,吴有孙武,齐有孙膑,•••皆禽敌立胜,垂著篇籍。”《史记•律书》:“自是之后,名士迭兴,晋用咎犯,而齐用王子,吴用孙武,申明军约,赏罚必信,卒伯诸侯,兼列邦土。”这些文献中都明确将孙子视为吴地人士,将《孙子兵法》一书看作吴越兵学文化杰出成就的。而《吴越春秋》则曰:“孙子者,名武,吴人也,善为兵法 ”直言孙武是吴地(国)人。
    2、《孙子兵法》是为吴王阖闾强国称霸而作
    东汉时代曹操著作《孙子略解》载:孙武“为吴王阖间作兵法一十三篇”。(“吾观兵书战策多矣,孙武所著深矣。孙子者,名武,为吴王阖闾作《兵法》一十三篇。”)唐《孙子兵法》注家陈眸云:“孙武以书干阖闾……庶必见用”。(孙武以他的兵书求见阖闾,•••望能被起用)。宋•梅尧臣、清•毕以殉等在注释《孙子》中,都一致肯定孙武著兵法十三篇求取吴王阖闾重用。《孙子兵法》十三篇为吴王阖闾政治需要而作,是它的吴文化属性的重要表征。为此,孙武在兵法十三篇中必定会针对吴国的实际国情,提出的一整套强国争霸的韬略,符合吴王的心仪,为吴王接受重用。《孙子兵法》与吴文化密切相关。 
    五、《孙子兵法》的吴文化属性
    1、《孙子兵法》中具有鲜明的吴国军政特征
   《孙子兵法》所提到的军队的编制基本是“军、旅、卒、伍”四级基本编制,这是春秋时期为吴国所特有。春秋时期正规的军队一般编制及隶属系统是《周礼•夏官•小司马》所称的“军、师、旅、卒、两、伍”的六级编制。在当时,晋国的军队编制可谓是这种“六级”编制的典型代表。齐国的情况则不同,齐国军队实行的是“五级编制”,其成建制的军事单位为“军、旅、卒、小戎、伍”,“故五人为伍”、“故五十人为小戎”、“故二百人为卒”、“故二千人为旅”、“故万人为一军”,(《国语•齐语》)。吴国的军队基本编制为四级,即“军”、“旅”、“卒”、“伍”。其中“伍”为五人,卒为百人,“陈士卒百人,以为彻行百行”;“旅”为千人,“十行为一嬖大夫”;“军”为万人,“十旌为一将军……万人以为方阵”(《国语•吴语》、《左传•哀公十三年》)。这在《孙子兵法》一书中得到了旁证,《孙子兵法•谋攻篇》云:“凡用兵之法,全国为上,破国次之;全军为上,破军次之;全旅为上,破旅次之;全卒为上,破卒次之;全伍为上,破伍次之。”这显明地表明了《孙子兵法》的吴文化属性。 
    2、《孙子兵法》的立足点之一是吴越争战。
    现存的《孙子兵法》近六千言之中,曾多次提及“吴、越”之争,“越人之兵”云云,将越国视为吴国主要的战敌之一。  
   《孙子兵法•九地篇》云:“夫吴人与越人相恶也,当其同舟而济,遇风,其相救也如左右手。”此处指明了了吴、越“相恶”的政治背景。而在《孙子兵法•虚实篇》中则云:“以吾度之,越之人之兵虽多,亦受益于胜败哉!”(依我分析,越国的兵虽多,对于决定战争的胜败又有什么补益呢?)这里不仅点明了吴、越相争,而且对越国兵多的优势作了化解之说。下文更明说:“故曰:胜可为也。敌虽众,可使无斗。”(所以说,胜利是可以争取到的。敌军虽多,也可以使其无法用全部力量与我交战。)《孙子兵法》的立足点之一是吴越争战,它也应是有关南方地区军事实践活动的理论总结与思想升华 。
    3、《孙子兵法》中的“地形”、“相敌之法”等,多有南方地区地形地理环境的基本特征。
    孙武将《孙子兵法》进献给吴王阖闾,要为吴王阖闾强国称霸,依他所著的兵法“知彼知己,百战不殆”(《孙子兵法•谋攻篇》),他当然要知已,要从南方地区实际地形地理环境来用兵。
   《禹贡》称吴国所在的扬州之地的特点是“厥草惟夭,厥木惟乔,厥土惟涂泥”,(那里的草很茂盛,那里的树很高大.那里的土是潮湿的泥。)《汉书•地理志》则称:“江南卑湿,丈夫多夭”。(江南地势低、潮湿,男人的寿命短。)由此可见,当时吴地的地形地理环境的主要特征是卑湿泥泞,江河湖泊纵横,草木茂盛,等等。
    而《孙子兵法》所用兵的许多地理环境,是与史籍所载的吴地地理环境相同。如《孙子兵法•行军篇》中着重论述了江河作战的原则:“绝水必远水:客绝水而来,勿迎之于水内,令半济而击之,利;欲战者,无附于水而迎客;视生处高,无迎水流,此处水上之军也。”(横渡江河,要在离江河稍远的地方驻扎;如果敌军渡河前来进攻,不要在江河中迎击,而要乘它部分已渡、部分未渡半渡时予以攻击,这样比较有利;如果要与敌军交战,那就不要靠近江河迎击它;在江河地带驻扎,也要居高向阳,切勿在敌军下游低凹地驻扎或布阵。这些是在江河地带行军作战的处置原则。)“绝斥泽,惟亟去无留,若交军于斥泽之中,必依水草而背众树,此处斥泽之军也。”(通过盐碱沼泽地带,要迅速离开,不宜停留;如在盐碱沼泽地带与敌军遭遇,那就要占领有水草而靠树林的地方。这些是在盐碱沼泽地带行军作战的处置原则。)《孙子兵法•九地篇》:“行山林、险阻、沮泽,凡难行之道者,为圮(音[pǐ])地。”(山林、险阻、沼泽等道路难行的地区,叫做圮地。)《孙子兵法》中有关“处山之军”、“处水上之军”以及“处斥泽之军”的行军屯驻要领,多是基于吴地的山林、河流和沼泽特定作战地理条件作战方针。吴地是《孙子兵法》用兵的重要土壤。
    孙武还有以水喻兵,如《孙子兵法•虚实篇》:“夫兵形象水,水之形,避高而趋下;兵之形,避实而击虚。水因地而制流,兵因敌而制胜。故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用兵的规律像水,水流动的规律是避开高处而向低处奔流,用兵的规律是避开敌人坚实之处而攻击其虚弱的地方。水因地势的高下而制约其流向,作战则根据敌情而决定取胜的方针。所以,作战没有固定不变的方式方法,就像水流没有固定的形态一样;能依据敌情变化而取胜的,就称得上用兵如神了。)等等。孙武以吴地水环境的特点,向吴王阖闾点解兵法,这也给《孙子兵法》烙上了吴文化的印记。
    4、《孙子兵法》中蕴含有吴国军事文化的特征
   (1)吴国自泰伯建立勾吴国之后,一直是偏居在东南方的长江以南、太湖流域之北的一个小国。直到公元前586年,泰伯第十九世寿梦,由于经世代的努力,其国力日见强大。寿梦加强了和中原的先进国家晋国等国的交往,向中原学习经济、文化、军事和政治。在晋国的帮助之下,以独裁的军事组织的政体,吞灭周围的一些小国,并和楚国抗争。在孙武到吴国的时期,吴国是一个正在强大、向外扩张、欲望称霸的军事小国。孙武既以吴王阖闾、以吴国为“用武之地”,在《孙子兵法》就以吴国的国情出发,指出了其强兵、争战、取胜之道。
   (2)《孙子兵法》中强调要谨慎用兵。如《孙子兵法•谋攻篇》中说:“故用兵之法,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分之,敌则能战之,少则能逃之,不若则能避之。故小敌之坚,大敌之擒也。”(用兵的原则是:有十倍的兵力就包围敌人,五倍的兵力就进攻敌人,两倍的兵力就分割消灭敌人,有与敌相当的兵力则可以抗击,兵力少于敌人就要避免与其正面接触,兵力弱少就要撤退远地。所以弱小的军队顽固硬拼,就会变成强大敌军的俘虏。)又指出:“故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攻城之法,为不得已。•••此攻之灾也。”(所以上等的用兵策略是以谋取胜,其次是以外交手段挫敌,再次是出动军队攻敌取胜,最下策才是攻城。攻城为万不得已时才使用。•••这便是攻城所带来的危害。)“伐谋”、“伐交”是《孙子兵法》在当时各家兵法中第一次提出来,也是吴国军事文化的特色之一,《战国策•韩策三》载:“而攻心不如吴”,说明吴国所享有善于攻心的盛名。
   (3)《孙子兵法》倡导诡诈作战指导原则。《孙子兵法》一再强调“兵者诡道”。《孙子兵法•始计篇》曰:“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挠之,卑而骄之,佚而劳之,亲而离之。攻其无备,出其不意。”(战争,是一种诡诈之术。所以,能战而示之软弱;要打,装作退却;要攻近处,装作攻击远处;要想远袭,又装作近攻;敌人贪利,就用小利引诱;敌人混乱就要攻取;敌人力量充实,就要防备;敌人兵强卒锐,就避其锋头;敌人气势汹汹,就设法扰乱它;敌人谦卑就要使之骄横;敌人安逸就要使之疲劳;敌人内部和睦,就要离间他们。总之,要攻敌人的不备之处,出于敌人意料之外。)又如《孙子兵法•军争篇》“故兵以诈立,以利动,以分和为变者也。”(所以,用兵是凭借施诡诈出奇兵而获胜的,根据是否有利于获胜决定行动,根据双方情势或分兵或集中为主要变化。)孙武在这里明确地提出了以小胜大,以弱胜强的用兵奇计,这些能为吴国争战取胜的战术,令吴王叹服。
    但《孙子兵法》与春秋时期中原地区所流行的“以礼为固,以仁为胜”之“军礼”的兵法是不同的。西周时期,中原国家确立了礼乐文明,这是规范社会各阶层人士的行为总则,在军事领域里表现在“军礼”。如交战时,交战双方要约时约地而战,要正面陈列作战,战后不能灭其国等。其代表著作是是周代的兵法《司马法》。它不仅叙述了军事理论,而包括有军法、军礼、军事条例、条令等典章制度,具有军事教典的性质。如“逐奔不过百步”(追逐逃跑者,不能过百步)“纵绥不过三舍”(追赶败退的军队不能过九十里。古代一舍三十里,三舍为九十里。)“是以明其礼也。”很显然《孙子兵法》是南方兵学风格的集中体现,是对旧的中原“军礼”兵学传统的否定,而显示了《孙子兵法》的地域文化特征与吴文化因素。
    正因为孙武到了吴国,在吴王阖闾的支持下,摆脱了传统的束缚,对传统的军事理论作了大胆的、创造性、符合历史潮流的革新,撰写了《孙子兵法》十三篇,推进了中华军事科学的发展,使其发出了灿烂不灭的光辉。    



   (注一)据宋谈钥《嘉泰吴兴志》记载,在乌程县(今浙江吴兴县南)伍林村有伍子胥宅,“昔子胥逃难筑室于此,旧基尚存”(卷十八《事物杂志》)据冯梦龙编《东周列国志》记,孙武初来吴国,“隐于罗浮山之东”。冯梦龙系明末长洲(今江苏吴县)人。熟悉江南的地理环境、世俗民情。“隐于罗浮山之东”,当是据可靠的民间资料而写。“罗浮山在(长兴)县东二十五里”(《嘉泰吴兴志》卷四《山》)。宋吴兴郡长兴县在今浙江吴兴县西北,可见孙武在吴隐居之地与伍子胥至吴暂住之宅很相近。
   (注二)《军志》:春秋时期大史学家左丘明在《左传》中,曾引用了《军志》的内容。
《司马兵法》:《史记卷六十四•司马穰苴列传第四》记载“齐威王使大夫追论古者司马兵法而附穰苴於其中,因号曰司马穰苴兵法。
太史公曰:余读司马兵法,闳廓深远,虽三代征伐,未能竟其义,如其文也,亦少襃(读音:bao)矣。”
   (作者:陈振康副教授,历任无锡市吴文化研究会常务副会长、秘书长、吴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全国优秀科普专家)


阅读:115    评论:0

相关评论

0

COPYRIGHT © 1997-2020 华夏吴氏网粤ICP备13015218号
【电脑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