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说吴

难忘乡愁

2021-01-26    作者:吴隆繁    来源:小茶生

难忘乡愁
吴隆繁
    故乡地处大别山区西部南麓丘陵的四姑墩,村(湾)前的山峰是仙居顶山脉顺沿至羊角山和寨顶城,还有两山峡之间的石骨冲水库,以及通往各村(湾)的多条弯曲乡村公路,附近的乡民大部分是明朝初年从江西迁徙而来的。

    我自幼岀生居住在石骨冲水库下游这个青山绿水、良田沃土的村庄—-大吴家湾,这里养育了世世代代的吴姓乡亲,这里还有我曾经居住过20年的老屋—-曹门大院,现院内《杨松(吴绍镒)故居》是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难忘乡愁

难忘乡愁

  
    这片土地上留下了我父母亲辛勤的汗水,也曾经是我童年的乐园,那山坡上、田地里、河塘间和小伙伴一起玩耍、放羊、挖野菜,小河里抓过鱼、溜过冰,湾前屋后打纸板、打陀螺、跳绳,还有荡秋纤、水上放纸船,墙头上的蜻蜓、树上的小鸟就是我的玩伴,它们飞,我们捉……。在有月亮的夜晚那更是我们儿时最欢乐的时光,小伙伴们出来玩捉迷藏、共“骑马”等游戏……。寒冷的冬天更是闲适的,一盏昏暗的煤油灯光下,伙伴们有时也会一起打扑克、讲故事,笑声打破了夜晚的安静。

从我的青少年起,就在这片土地上耕耘劳作,学养蜂、上山砍柴、打猪草,给生产队放鸭、修水利(库)、做砖瓦窑工、水田里插过秧苗、旱地里锄过麦草,干过多种农活,农闲时学唱楚剧。

难忘乡愁

难忘乡愁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吴氏祠堂拆迁换盖的同兴小学以及老椅子、脚盆

    大吴家湾前的吴氏祠堂,那里留下我学童时读书的美好时光;羊角山半腰原来的羊角寺庙是我五世祖吴钰家庙(据八届谱载),曾经香火鼎盛,香客不断,然而,在20世纪50年代“破四旧”运动中被拆毁,材料援建了四姑墩学校。湾子里原居住有180多户人家的老房屋,现大多数已倒塌或被拆除,而每个巷道里的老房子原本分别居住有十几户不等的人家,后因乡亲们都搬到湾子周围新盖的楼房居住,现在每个巷道大门的牌楼巳东倒西歪,即将结束光彩的使命。还有那两座并齐相对的箭楼,传说建于明朝年间,相距50米左右,分别高约150米,全是用石条和神砖砌成,墙体四周间隔2米就设置有一炮眼,以防来犯的土匪,楼子座西朝东,门楼正面都设置有20余级石条台阶,但是,其中一座楼子在清朝同治年间改建成住宅房,剩余的一座也在“十年文革”中期(1974年)拆掉,材料搬到300米外的塘埂改做了生产队粮仓,这些只能成为老一辈人心灵深处的记忆。而大吴家曹门大院屋后那棵千年古银杏树曾经是人们信奉的神树,它支撑了多少人对生命的信念和对美好未来的期待,可惜的是,这棵粗约需六、七个人才能合抱的古银杏树,在“大跃进”(1958)年代大炼钢铁的浪潮中被砍伐,并被当做了炼铁的燃料。另外,当年为丰富人们的精神文化生活,历经几代先人努力奋斗,曾经唱遍方圆几十里的地方楚剧团各类服饰(装)及演唱所需物品自20世纪80年代初至现在再也不见踪迹。只有湾子前的两条小河因有石骨冲水库从未干涸过,它在我的记忆里是多么的宽广!还有河床上始建于明末清初、历经300多年风雨苍桑的古青石桥,至今仍依然完好无损,继续承担着它的使命……。

难忘乡愁


大吴家湾前河床上的古青石桥
    大别山以博大胸怀孕育了我的生命,见证了我们昔日的成长足迹,这片红色土地也给了我生命最原始的动力。
    只要称呼故乡,总觉得是多年漂泊在外、远离故土,而且功成名就的游子才佩这样称呼自己的家乡,如鲁迅、茅盾等。似乎像我这样离家乡并不太远的普通人,如果也称呼故乡是会被人笑为多情做作?
    故乡,是我饱经沧桑、历经艰辛,藏在心底最深的印痕,永远抹不去对故土的依恋……
    可是,现因年轻壮年大都外岀务工,眼前的田地只有少数老年人耕种,大部分已是一片荒漠……。
    我的祖辈上几代人都是耕读世家,且有文武官员,祖父吴苏民毕业于黄埔军校三期,曾为抗日民族解放出生入死,生前虽默默无闻,1974年冬月初十在家乡寿终正寝,享年75岁;母亲是大家闺秀,贤德善良,因盖房积劳成疾,1960年农历9月18日年仅39岁病逝;父亲有才、善文、正直,早年从教和自己创业,掌握了机械、养蜂等技朮,虽“文革”期间受到迫害,但心胸开阔、从容面对,安享晚年,于2013年冬月23日平安夜92岁辞世,与圣诞老人远渡天国。
    母亲的早逝给我和小妹的童年留下了难忘的辛酸记忆……,父母都是中国最淳朴、最勤奋、最坚忍、最善良正直的人,然而他们早已进入仙界,有时我仿佛在梦中见到父母亲和英年早逝的兄长忙碌的身影若隐若现,他们在天堂都好吗?一定会过得很好的!他们的一生是无愧无悔的,对自己、对乡邻、对儿孙,尽了本分,收获了安心!
1947年5月蒋介石签发的吴苏民(我祖父)退役令
难忘乡愁
家中保存1961年的房屋产权证
难忘乡愁  
1946年父亲与绍奇四爷共同在河口北街购地盖房的契约以及保存的老物件
难忘乡愁
    其实,我居住的城市离家乡并不遥远,尽管我是个没有多少文化且又无能耐的平凡人,不能衣锦还乡光宗耀祖,但我还是要固执地称这片土地为故乡,那里曾有我的喜怒哀乐,这才真正是我牵挂和成为难以割舍的乡愁……!
    传统的春节临近,又准备踏上回乡的路途,那是一种熟悉的气息,虽然己是深冬时节,大地一片寒冷和荒芜,但在我心里却依然芳草浓郁,野草芬芳,流萤飞蝶。我将追溯着记忆……沿着熟悉的归程公路寻找着往昔的足迹……
又说乡愁:
    每当睡梦中忆起故乡往昔,眼里就会饱含泪水,更有心中郁积的乡愁如火山喷发,炽烈的情感燃爆着岁月的沧桑,因为游子对家乡那片土地爱得深沉,那里既留下有我们童年短暂的欢乐时光、错失向往美好的青春梦想和追求命运的精神寄托,还有亲友和青山绿水的情怀,以及随处可见的人间冷暖……
    不管时光如何变迁,从内心情感上总是思念生养我们的那方热土。因为故乡有亲人的热度,那里的黄土堆下也是先人的归宿地,而且还有我曾经艰辛奋斗过的足迹,以及宣传研究先辈革命史锲而不舍、执着努力,争取迎得贵人相助的成果。

    离别故里四十多年转瞬即逝,但家乡的山水和乡情日久珍贵。当年我们来到他乡工作,那激情岁月成为永恒的记忆,在不久的将来还会魂归故里,因此,时常怀念和梦牵萦绕生养我的田园风光。正是那些乡愁的美好记忆,随着岁月流逝愈加光彩夺目,还有红色资源而倍感自豪荣光,学习的热情更是如此充实。虽年近古稀且身患多病,但仍想在有生之年,迈步时代征程,尽其所能研究家族史,继续弘扬“两红”(革命传统和万亩红叶)文化,传递正能量,发扬英烈奉献精神,讴歌传颂家乡,这是义不容辞的责任,相信家乡的明天会更美好! 

难忘乡愁难忘乡愁难忘乡愁难忘乡愁难忘乡愁难忘乡愁   

  

1971年至1973年初中各学期成绩单、假期参加生产队劳动的鉴定暨明港部队第六十师政治部、后勤部1983年对我在军企任职的通知

                       吴隆繁于2021年元月28日
                       (庚子年腊月16日)

阅读:439    评论:0

相关评论

0

COPYRIGHT © 1997-2020 华夏吴氏网粤ICP备13015218号
【电脑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