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为恩师扫墓

时间:2024-04-02 08:53:56   作者:吴开源   来源:本站原创   阅读:98   评论:0
内容摘要:为恩师扫墓我今年85岁,何韵梅大我8岁,胡树林大我9岁,可他们俩却既是我的恩师,又是我的大姐姐大哥哥。记得大学一年级刚入学报道时,接待我们的就是何韵梅老师。后来她担任我们的辅导员,待我们可亲了,虽说是老师,倒不如说是大姐姐。她对我们政治上要求严格,生活上体贴,学习上帮助。课堂上她......

为恩师扫墓

我今年85岁,何韵梅大我8岁,胡树林大我9岁,可他们俩却既是我的恩师,又是我的大姐姐大哥哥。

记得大学一年级刚入学报道时,接待我们的就是何韵梅老师。后来她担任我们的辅导员,待我们可亲了,虽说是老师,倒不如说是大姐姐。

她对我们政治上要求严格,生活上体贴,学习上帮助。课堂上她是老师,课下她是姐姐。同学们不管是政治进步上、学习上遇到困难、还是生活上有了问题时都愿意向她倾诉,总是得到圆满的解决。

何老师是中国人民大学毕业的,为支援安徽来合肥的。

她是在大学入党的,我大学二年级时,何老师不再担任我们的辅导员,改任外语系专职党总支组织委员。随着学习的深入,我急需一部俄华大字典,可当时要12元,我买不起。又不能老借别人的。

一天,何老师把我叫到她家,从柜子里拿出12元给我,叫我买字典。当时我感动得几乎落泪!

以后,何老师又托人从北京给我买了俄文原版大字典和俄语翻译教程。有了这些书,我学习上如虎添翼,进步很快,全得益于何老师的帮助!

毕业实习前,何老师把我和带队李老师叫到她家,做我俩思想工作,要我们团结,圆满完成实习任务。因为曾在李老师教学问题上,我们之间发生过矛盾,而且比较尖锐。李老师思想很左,这次实习她带队,何老师怕我俩闹矛盾。李老师正要求入党,只有何老师能管得住她,讲话她听。

何老师对我关心备至!

胡树林老师原是海军司令部俄语翻译,后转业到我们学校外语系当老师。

胡老师待我们学生就象大哥哥对小弟弟一样。我们一到他家总是热情接待!

令我至今难以忘怀的是,秋冬的一天,我母亲来学校看我,被胡老师知道了,胡老师何老师两个硬是不让走,非要母亲留下吃过饭才让走。要知道,这是饥馑的60年代!人人都吃不饱肚子,在这个时刻能把人留下来吃饭多高尚啊!

涓涓滴水,润人心田。恩师的高尚永记心中。

去年偶然机会遇见,恩师的两位公子皖生和肥生,相约今年为恩师扫墓。

今天好天气,春光明媚。我们一行来到恩师墓墙前,献上鲜花后,我首先向恩师大礼参拜,并祷告。接着两兄弟参拜,也祷告一番。

我仔细注视恩师的照片,栩栩如生,64年前的景象又浮现在眼前......


上一篇:中新网:吴熙雨小议厚德载物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

华夏吴氏网QQ交流群:85987924   站长QQ:116539779   吴氏网公众号:cwu2015     世界吴氏公众号:worldwucom

  粤ICP备130152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