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

仲雍的历史地位及精神感召

时间:2024-03-03 21:07:25   作者:钱文辉   来源:常熟市仲雍文化研究会   阅读:382   评论:0
内容摘要:仲雍的历史地位及精神感召泰(一作太)伯、仲雍兄弟秉承父意,让国同心,南奔荆蛮建立勾吴国之事发生在3100多年前,时间虽遥远,但这不是虚安的传说,而是实有的史事。中国先秦两汉古籍《左传》《论语》《史记》《汉书》《国语》《吴越春秋》《论衡》等都有记述或述及(一些细节,在东汉开始的历代......

仲雍的历史地位及精神感召

 仲雍的历史地位及精神感召 图1

(一作太)伯、仲雍兄弟秉承父意,让国同心,南奔荆蛮建立勾吴国之事发生在3100多年前,时间虽遥远,但这不是虚安的传说,而是实有的史事。中国先秦两汉古籍《左传》《论语》《史记》《汉书》《国语》《吴越春秋》《论衡》等都有记述或述及(一些细节,在东汉开始的历代吴氏族谱上有具体记载)。《史记》有两处记载最为翔实,大致勾勒出让国南奔的始末:“吴太伯、太伯弟仲雍,皆周太王之子,而王季历之兄也。季历贤,而有圣子昌(周文王),于是太伯、仲雍二人乃奔荆蛮,文身断发,示不可用,以避季历。季历果立,是为王季,而昌为文王。太伯之奔荆蛮,自号句吴。荆蛮义之,从而归之千余家,立为吴太伯。”(《史记·吴太伯世家》)“古公有长子曰太伯,次曰虞仲,太姜生少子季历,季历娶太任,皆贤妇人,生昌,有圣瑞。古公曰:“吾世当有兴者,其在昌乎?’长子太伯、虞仲知古公欲立季历以传昌,乃二人亡如荆蛮,文身断发,以让季历。”(《史记·周本纪》)周太王,是日后周文王对其祖父古公夏父的尊称。古公修其先祖后稷、公刘之业,积德行义,人民皆爱戴之。因避戎狄长年侵扰,果断地率部落百姓由世代居住]数百年的翻地渡漆水、沮水,逾梁山,到达岐山下之周原(今陕西岐山、扶风一带),在这里定疆界,筑城郭,成村邑,设官制,浚沟河、治田畴,归属者众多,人口大增,当时已具国家雏形。这个古公所建立的小邦国,得到商王朝赏识,被“赐以岐邑”,并因其地处周原,称“周”,因古公姓姬,又称“姬周”。古公有宏谋远略,胸怀翦商兴周之志,说:“我世当有兴者,其在昌乎?”实已表达了这种心愿给第三子起名季历。历,适也,意为由季历再传位及昌,是最为适宜的。仲雍随泰伯让国南奔荆蛮,不是单纯出于忠、孝,而是看到了并深信其父的宏谋远略。他们让国南奔之后,季历得以继位,传位于姬昌即文王。姬昌在位50年,以仁德治国,国势日盛,终成“三分天下有其二”之势,姬昌卒,姬发(周武王)继位,灭商夺得天下,建周朝。仲雍紧随泰伯,与之同心同德,让国南奔,这与文王、武王建立周朝有因果关系。仲雍有崇高的历史地位,与他对周朝建立的贡献有关,但最主要在于他是勾吴国、吴国的传世始祖。仲雍随兄南奔荆蛮建勾吴国(“勾吴”即“句吴”,“句”与“勾”字同)。荆蛮即指今无锡、常熟一带,无锡梅里为勾吴国都,常熟以虞山为中心,是勾吴国要地。东汉《吴越春秋》有“古公将卒,令季历让国于太伯,而三让不受”“古公卒,太伯、仲雍归,赴丧毕,还荆蛮”之说。按此说,泰伯、仲雍南奔荆蛮后,古公病危,将死前,令季历让位于泰伯,泰伯多次表示不受。古公死后,泰伯、仲雍回周原奔丧,然后再返回荆蛮。有些吴文化研究者认为,当时交通不便,走完梅里至周原上千公里是很难的。于是,另一说认为泰伯、仲雍初奔之地是距离较近的吴山(今陕西宝鸡、陇县一带),奔丧之后再远走高飞至梅里、常熟一带建立勾吴国。现在《中华吴氏大统宗谱》也采纳了这个先奔西荆蛮而后奔南荆蛮的看法。吴山西距周原较近,约100多公里,那里一直是古老狩猎部落虞人活动的地区。古代“虞”与“吴”字相同,虞人即吴人。泰伯、仲雍初奔至此成为与周国相邻吴(虞)人部落的领袖。古公病死后,泰伯、仲雍由吴山回周原奔丧,季历让王,泰伯不受,与弟仲雍带领部分吴山族人远走今日之无锡、常熟一带建立勾吴国,因为他们是从吴山这个地方来的,遂以吴山地名起国名“勾吴”(勾,古吴语之发声词,无义)。我认为,泰伯为何自号国名为“勾吴”或许还可做不同理解。《吴越春秋·吴太伯传》一段话值得引起注意:“吴人或问:何像而为句吴?’太伯曰:“吾以伯长居国,绝嗣者也。其当有封者,吴仲也。故自号句吴,非其方乎?’”意思是:吴地有人问他:“您是依仿何人不请赐封爵而自号勾吴呢?”泰伯回答:“虽然现在我以长兄的身份占据国君之位,但我没有儿子。应当封赐爵位的是我的弟弟吴仲(仲雍号吴仲、虞仲),所以我自取国号叫句吴,这不正合适吗?”由这一段话,可知泰伯是专为日后传位给仲雍而自起国名,因为仲雍号为吴仲,所以称国名为“勾吴”。上引《史记·吴太伯世家》“太伯之奔荆蛮,自号勾吴。荆蛮义之,从而归之千余家,立为吴太伯”,也可为此提供佐证,“荆蛮义之”的“之”,指“自号勾吴”一事,荆蛮百姓认为泰伯预为继位者弟吴仲(仲雍)而起国号为“勾吴”,是大义大德的行为,因此“从而归之千余家”,并尊立泰伯为“吴太伯”。)

泰伯卒,仲雍继位。从血统上看,所有勾吴国及后来吴国的君王都是仲雍的直系后代。泰伯是吴氏开姓始祖,而仲雍则为传世始祖。仲雍为勾吴国第二代君王,三代、四代、五代君王季简、叔达、周章均为仲雍后代。武王灭商后,封功亲族,寻找泰伯、仲雍之后代,得知周章已为勾吴国君,便仍沿用“吴”名,正式册封,列为诸侯吴国国君。周章之弟吴仲在北方夏墟(今山西平陆北)国号虞,其子孙以国为姓,传十二世,被晋国所灭,衍传不载。周章为吴氏受姓始祖,他是上承勾吴国下启诸侯吴国的重要君王。由于泰伯、仲雍打下了勾吴国的坚实基础,加上地处东南一隅,不像其弟之虞国处于中原诸侯列强之间,故周章之后,累世相传,以周章为五代君王计算,直传至二十五代吴王夫差。

仲雍卒年为公元前1105年,夫差失国在公元前473年。600余年间,勾吴国及吴国君王均为仲雍一脉。无仲雍,则既无勾吴国四代君王,更无诸侯吴国二十代君王。他的子孙使吴国成为东南强国。十九代寿梦,开始称王;二十四代阖闾,“西破强楚北威齐晋南伐于越”(《吴越春秋》),争霸中原。大思想家、教育家朱熹在南宋庆元三年为《吴氏通谱》作序曰:“吴氏之谱天下著姓,金枝玉树之根,又非他姓之可比。”朱熹称仲雍为“金枝玉树之根”,极度赞美仲雍作为传世始祖的无与伦比的历史地位。仲雍一脉,直至二十五代吴王夫差。夫差一度战胜越国,北伐强齐而大胜,在黄池与诸侯会盟,与晋争霸中原,后因刚愎自用,排斥忠良,听信谗言,终致吴国为越国所灭。夫差亡国后,吴氏子孙逃奔中国各地,因而后来吴氏遍及全国,也有不少人漂泊海外。据统计,今日国内吴氏后裔达4000多万,在中国19个大姓中占第10位。海外吴氏后裔700多万占华侨总数之15%。有的辗转到了外国,日本、朝鲜、越南、东南亚各国都有源自吴氏的国民。吴亡之后,夫差第二子便东渡日本,生根繁衍,《晋书·四夷传》有记载。吴氏子孙大部融入大和民族中,有些还保留了标志,演变成“吴”“吴人”“吴羽”“吴服”“吴汉”等姓氏。也有完全改姓的,如日本《新撰姓氏录》云:“松野连,吴王夫差之后。”朝鲜也有吴氏子孙。据唐《元和姓纂》记载,春秋时吴公子夫概(吴二十四代君王光之弟)与兄光出兵伐楚,夫概私自回国自立为王,光回兵伐夫概,夫概奔楚,留在吴国者改称“夫余氏”,其后裔在夫差失国后迁人朝鲜开拓基地。直至今日,“夫余氏”仍是朝鲜主要姓氏之一。吴氏子孙也有流迁到越南的。现今越南200多个姓氏中,吴氏名第六位。这样看来,仲雍不仅是勾吴国、吴国的传世始祖,也是中国乃至海外吴氏子孙的共同始祖。仲雍的崇高历史地位,受到历代推崇。周朝建立,武王追赠仲雍为“吴伯”。晋明帝太宁元年(323年),尊仲雍为“恭孝王”。明洪武三年(1370年),封为“吴仲雍之神”。明成化十七年(1481年),提学御史娄谦在仲雍墓旁建清权祠。明弘治七年(1494年),江南巡抚刘廷攒奉旨重修仲雍墓,建“清权坊”。明崇祯九年(1636年),巡按御史路振飞立墓碑。清乾隆十年(1745年),江苏参议程光炬为仲雍、为仲雍墓撰镌联“一时逊国难为弟,千载名山还属虞”背额镌“至德齐光”。乾隆三十一年,江苏学政曹秀先在仲雍墓“南国友恭”坊上撰镌联“道中清权垂百世,行侔夷惠表千”背镌江苏督粮道胡文伯书“让国同心”。仲雍之墓及周章之墓在常熟虞山,如今仍在。史志载,仲雍长子季简墓、夫差之兄太子波(亦称终累)及妻子齐女墓都在常熟虞山。这是历史文化名城常熟的一笔极为珍贵的历史文化财富。常熟在勾吴国及吴国历史上的地位显赫,是今日海内外吴氏寻根问祖之圣地。常熟以有先贤仲雍为荣,吴氏子孙以有先贤仲雍为荣。清代《儒林外史》作者吴敬梓自称为仲雍后代,按吴氏族谱,其高祖为仲雍九十九世孙。因仲雍与常熟的关系,他在《儒林外史》中塑造的一位正面人物、贤良君子名叫“虞育德”“虞博士”,被皇帝赐以“第一甲第一位进士及第”,还被特别写明是“常熟县人”“常熟真儒”。据《常熟先贤事略》《康熙常熟县志》《常昭合志》诸典籍载。明初,言子的六十二世孙因直言陈事得罪朝廷,遭捕逃匿。言氏子孙为避迫害,改姓吴。明清常熟名人吴讷、吴历都是由言姓改吴氏的后裔。

作为传世始祖,仲雍与勾吴国及吴国后代不仅血脉相系,而且精神相递,对其有很强的感召力量。仲雍的可贵精神,主要是礼让和开拓。

仲雍在周原得知其父古公父欲传位其弟季历以再传季历子昌,就随兄泰伯避让,最终南奔至荆蛮。仲雍让国同心的礼让精神深得后世赞颂。伟大诗人李白赞称:“泰伯让天下,仲雍扬波涛。清风荡万古,迹与星辰高。”这是仲雍对其弟季历的礼让。这里需要提出的是,在南奔荆蛮建立勾吴国后,仲雍对兄泰伯的礼让。泰伯无子,宣布仲雍为继承者。“吾以伯长居国,绝嗣者也,其当有封者,吴仲也”(《吴越春秋·吴太伯传》),仲雍并不由此骄,而且为不干政、不争权而隐居常熟。《论语·微子篇》中孔子称虞仲为“逸民”,并说:“虞仲......隐居放言,身中清,废中权。”意思是虞仲如同被遗落的人才,隐居寡言(或解为坦言),行为达到了廉洁,放弃高位达到了自己的心愿。虞仲即指仲雍,因仲雍之号为“虞仲”。汉代大史学家班固在《汉书》中即肯定了这一点。明代常熟建清权祠、清权坊乃至在仲雍墓前立“商逸民虞仲周公墓”碑,都表明时人认同孔子所言虞仲仲雍的说法。我们可以认为,孔子称仲雍为“逸民”及“隐居放言,身中清,废中权”,即指仲雍对兄礼让,不争权,不干政而避居常熟的情状。无锡鸿山东侧山上有亭称“望虞亭”至今犹存。相传,泰伯当年在此遥望避居常熟的仲雍,以释相离相思之苦。此亭在唐代诗人皮日休的诗中已有咏及:“盘回曲涧数峰青,云护皇山一古亭。千里明月回首望,飞烟冲起海虞滨。”元代大画家倪《春日登望虞亭有感》诗,有“何处春光最可怜,望虞亭上望虞山”句。如果说,仲雍随兄泰伯避国南奔是兄让弟.那么至荆蛮建勾吴国后,不干兄政,不与争权,长期避居常熟则是弟让兄。仲雍这种弟对兄的礼让,对吴国公子季札的影响极为深远。

季札是吴国十九代君王寿梦四子,也是最幼之子。寿梦欲让季札继王位,季札对三位兄长礼让,坚辞不受,隐居延陵终其身。《史记》及《吴越春秋》对此有详尽记载。吴王寿梦有子四人,长曰诸樊,次曰余祭,次曰余昧,最次为季札。按周礼,王位应由长子继承,但寿梦病重时在四个儿子面前宣布让季札继位,因季札坚辞,于是寿梦立下死后由兄弟依次相传,务使季札当上国君的遗命。寿梦死后,长兄诸樊秉承父意让位于季札,季札不受并避居于舜耕山。诸樊战死后,其弟余祭为王,封季札于延陵(今属常州),号曰延陵季子。余祭后也战死,其弟余昧继位,四年后病故,临终前重申父王兄弟相传之命,立季札为继君。季札又不受,逃归延陵。吴国群臣商议:“先王有命,兄卒弟代立,必致季子,季子今逃位,国不可一日无君,王余味其子当代。”遂立余昧之子僚为国君,但诸樊之子光不服,设计刺杀王僚,“致国于季子,季子又不受”,公子光便自立为王,即二十四代吴王阖间。

仲雍对兄的仁让之心,无疑对季札有所感召,历代贤人对季礼的仁让评价至高。孔子在季札墓手书十字碑文:“鸣呼有吴延陵君子之墓。”,司马迁赞曰“延陵季子之仁心,慕义无穷,见微而知清浊,又何其因览博物君子也。”(《史记·吴太伯世家》)

仲雍弟兄礼让精神与季札弟兄礼让精神有明显的感召力和传承关系。明洪武三年,仲雍被封为“吴仲雍之神”,季札同时被封为“吴季子之神”,是两者礼让精神相通所然。封称相同,这绝不是偶然的事。

泰伯42岁、仲雍38岁时在荆蛮建勾吴国。泰伯在位49年,享寿91岁。仲雍比泰伯小四岁,87岁即位,在位5年,享寿92岁。在泰伯长达49年的执政时期,仲雍为不干政,长期离开兄长在常熟生息,由此礼让带来的兄弟和谐、社会和谐,使武王克商封列诸侯国以前,很早即在中国东南地区建立的第一个国家政权勾吴国,得以扎根、发展,一直传至第五代周章,再由周章受封而成为周的诸侯国。

除礼让之外,仲雍的再一个可贵精神是开拓。如同当年随兄南奔荆蛮开拓基业建立勾吴国一样,仲雍在泰伯于勾吴国都梅里执政时期,避让至勾吴领地常熟,也并非纯是避让隐居,他在常熟也有所开拓,发展生产,以巩固并发展勾吴国力。据传,仲雍在常熟勘查低洼地区,以便引积水归江海。营造田畴。又考虑交通之利及农田灌溉之需,打算挖一条河道,把泰伯在梅里所开中国第一条人工运河“伯渎河”打通,经渔村(今荡口)、月溪(今甘露)直抵常熟虞山。仲雍长年在常熟一带从事开河引水、拓荒造田之事,对常熟抱有特殊感情,以至临终遗言要魂葬虞山。仲雍的开拓精神,更表现在文化上。仲雍与兄泰伯来东南荆蛮之地建立勾吴国,将中原文化和荆蛮土著文化融合为吴文化,他们都是开拓吴文化的人文宗祖。不过。据古籍记载。他们兄弟两人在开拓过程中融合的方法有所不同。泰伯以移入为主,仲雍则以融入为主。《左传·哀公七年》记曰:“泰伯委端治周礼,仲雍嗣之,断发文身,赢(裸)以为饰。”东汉王符《潜夫论·氏姓志》记曰:“太伯君吴,端垂衣裳,以治周礼。仲雍嗣立,断发文身,保(裸)以为饰。”这两段文字,非常清楚地记载了他们在文化融合上方法之相异。泰伯“委端治周礼”,委为委貌之冠,端为玄端之衣,都是周统一前的礼服(周灭商后沿用),即其父古公父时周国的礼服,泰伯建立勾吴国后仍穿戴中原周国的旧服,用周礼治国教民。在文化上,采取以移人为主的方法。“仲雍嗣之,断发文身,赢以为饰”,仲雍继位后,遵从荆蛮土著习俗,剪短头发,身上绘刺花纹,裸身不戴帽、不穿鞋。在文化上,采取人乡随俗以融入为主的方法。生活习俗、服饰是一种文化现象,相沿成风,相习成俗,有很顽强的因袭性。勾吴国所在南方荆蛮地区,处江河之滨,以鱼、龙、蛇为部族图腾,土著居民操舟捕鱼,“常在水中,故断其发,文其身,以多龙子,故不见伤害”(《左传》汉应劲注),那里天气湿热,故不冠不履,以裸为饰(仲雍坚持“断发文身”,除用以文化上的融入外,自然也有永做荆蛮之人、永不返周,即《史记》所谓“示不可用”的意图。)

泰伯、仲雍由中原来到南方荆蛮,他们开创的吴文化本质上是一种移民文化。泰伯在勾吴国“委端治周礼”,自然是必要的,否则荆蛮土著文化就不可能与中原文化交流而形成多元性的吴文化。仲雍注重融入,使作为移民文化的吴文化保有显著而浓烈的地域特色。仲雍遵从土著习俗服饰,这种风气世代相传。《左传·昭公三十年》记:“吴灭徐,徐子章禹断其发,携其夫人逆(迎)吴子。”投降吴国的徐国国君为迎接吴君而剪短了自己的头发。鲁昭公三十年(前512年)为吴王阖间三年,可见断发之习俗一直到二十四代吴王阖闯时代仍沿袭着。前引《左传·哀公七年》记吴国人“断发文身”之事,鲁哀公七年(前488年)为吴王夫差八年可见直到吴国末代君王时期,“断发文身”的荆蛮习俗,仍保留在吴文化之中仲雍开拓吴文化,以融人当地荆蛮土著为先导,形成一种富有特色的新的文化,这反映了一种多元文化和睦相处、各专其美的精神理念。这种精神理念,即使对今日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新文化,建设当代地方文化及民族地区文化仍有感召和启迪作用。

吴文化有狭、广两义。狭义的吴文化专指泰伯、仲雍南下荆蛮所建勾吴国及以后吴国直至公元前473年为越国所灭那一段前后延续650年的文化,简言之,即勾吴、吴国文化;广义的吴文化,既包括勾吴、吴国的文化,也包括吴国灭亡后直至今日的吴地地域文化(也可说是江南文化),这种文化既有物质财富,也有精神财富。从广义吴文化的层面看,泰伯和仲雍所开创的勾吴文化是吴文化的源头。南宋大儒朱熹在为当时封丹阳公的常熟言子的祠堂所作《丹阳公祠碑》(《海虞文征》卷七)中,评价过泰伯、仲雍所开创的吴文化:“爱自泰伯采药荆蛮,始得其民,端委以临之,然亦仅没其身。而仲雍之后,相传累世,乃能有以自通上国其俗盖亦朴鄙而不文矣。”这段话可以理解为:泰伯、仲雍以为父采药为名南奔荆蛮建勾吴国,泰伯用周礼治国,将中原文化注人,但仅一世一代。仲雍之后其子孙君王世代相传,后来国力强盛,自通于周王朝及列国诸侯。在文化上,由于其注重融入,以土著文化为基础,所以形成了“朴鄙而不文”的吴文化特点。所谓“朴鄙而不文”,是指吴国文化质朴,但缺礼仪文采,若要做到质而有文、文质彬彬,则要待言子北学中原,道启东南,将中原文化传播到南方,“变朴陋为文学”(元阎复《重修庙学碑》,见《海虞文征》卷五),要待汉代儒学地位确立并在南方迅速传播,要待西晋东渡、宋室南迁随之南北文化大交融,还要待唐宋以后江南经济繁荣及大量文士到江南游寓,这些正是后来吴文化向前发展的条件和动力。而吴文化的历史发展,是以泰伯、仲雍所开创的勾吴、吴国文化为基础和源头的。仲雍与泰伯一样,作为吴文化宗祖,其开拓吴文化的精神和功绩,是永存史册的。

注:(1)泰伯、仲雍先至吴山,其父病卒后返周原奔丧,然后再至梅里建勾吴国的说法,在下面的问题上不能自圆其说。据《中华吴氏大统宗谱》载,泰伯在位49年,享寿91岁。仲雍比泰伯小4岁,87岁即位,在位5年,享寿92岁。据此计算,泰伯、仲雅大约分别在42岁、38岁时建勾吴国。而此谱又载,古公高寿,相传活到98岁。这样,泰伯、仲雍要在吴山上待上二三十年,待父卒后奔丧,然后再去梅里建立勾吴国。在吴山待这么长的时间,实不可能。而且此谱上说泰伯建勾吴国后,执政长达49年,仲雍继之执政5年。从时间上推算,这难以成立。(2)见《全唐诗》卷一百六十九 李白《叙旧赠江阳宰陆调》。

仲雍的历史地位及精神感召 图2

作者钱文辉文史专家,常熟市仲雍文化研究会顾问,本文是2023年冬至纪念仲雍公讨论会上的发言。


上一篇:川西吴氏第十八届祭祖大会在都江堰召开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

华夏吴氏网QQ交流群:85987924   站长QQ:116539779   吴氏网公众号:cwu2015     世界吴氏公众号:worldwucom

  粤ICP备130152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