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名人世界

漫 漫 祖 源 探 索 路 —纪念吴復公诞辰690周年

时间:2021-03-17 17:09:04   作者:吴仁清   来源:小茶生   阅读:214   评论:0
内容摘要:漫 漫 祖 源 探 索 路—纪念吴復公诞辰690周年復公系杰公房澧州支房 復22世孙 仁清 復23世孙 孝成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屈原《离骚》 (一) 、根在何处,网寻实察穷求索 2009年,从各自岗位退休后的我俩,受宗亲们的委托,开始再续涔澧《吴氏族......
漫 漫 祖 源 探 索 路
—纪念吴復公诞辰690周年
復公系杰公房澧州支房   復22世孙  仁清  復23世孙  孝成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屈原《离骚》

    (一) 、根在何处,网寻实察穷求索

    2009年,从各自岗位退休后的我俩,受宗亲们的委托,开始再续涔澧《吴氏族谱》。
    民国时期,居住在澧州涔水和澧水流域,分别来自全国七个地方的吴氏家族,合修了一套木刻版涔澧《吴氏族谱》。谱中称七个门派。我们澧州支房族众最多,占75%,是主体,称大门。我俩都是大门復公裔孙,就将主要精力都放在了编撰杰公房支谱上。
    编纂族谱的目的,就是探本溯源,寻根问祖,缅怀先人,承上启下,激励后昆。我们决心乘这次续谱机会,弄清復公的原籍生平,彻底查找我们的祖源。
    清光绪二十二年编纂的《吴氏族谱》载,澧州支房始祖有期、復、良、海四公,只期、復、海三公的子孙落业澧州左所唐桥寺,良公子孙不知去向。谱中对復公是这样记载的:“始祖復公,明记载,涿郡人,元末避兵,别业涿郡,流落江南凤阳府凤凰山鸳鸯岭杉木桥土里,与族兄良公从明太祖起兵有功,良封江阴侯,復封安陆侯,俱塑像于鸡鸣山功臣庙,后充总兵官,征贵州苗蛮,归服者众,开地数百里,殁于镇所,事闻上震悼辍朝,进赠封黔国公。”但对其原籍及生平传略未述其详。
    復公生于何年何月,死后葬于何地?这一难题始终在我们脑海中缠绕。我们决心借这次续谱的机会,利用现代化手段搞个水落石出。
    有一天,仁清突发奇想:復公既然是大明开国功臣,贵为国公,进了功臣庙,那么《明史》中就应该有所记载,何不在网上查一查呢?想到就做,马上行动。当他输入“吴復”二字后,“百度”一下,振奋人心的内容出现了:
    元末明初历史人物——吴復的简介:
    吴復(1321—1383年)(注:1321应为1331),合肥人,生于肖圩乡享堂任村。元末随朱元璋起义,屡建战功,以功封安陆侯。后战死,归葬于此。朱元璋(明太祖)谕葬,并建有享堂,以任姓平民守之。后任姓繁衍成村,即以“享堂任村”为地名。
……
    继续查找,好多好多关于吴復的文章出现在电脑屏幕上。这些资料很多与我们族谱中的记载吻合。这不就是我们的始祖復公吗?失记六百多年的祖宗復公,终于找到了。这下解决了先人留下的一个大难题。仁清立即打电话给总编审孝成,分享找到祖先的喜悦。孝成说,已从常德市图书馆借来了《明史》,并已将《吴復传》复印、断句、标点,准备分发给编审们。我们当即决定尽快去安徽寻祖。
    仁清接着在《吴氏在线》的网站上发表了寻找吴復其他后裔的帖子。帖子发出后,看帖人多,回帖人少。有一天,一位叫吴自金的山东宗亲回帖说:“据我所知,吴復和吴良不是兄弟,起码不是亲兄弟。合肥市肥东县八斗镇有一支吴姓,自称是吴復后裔,但中间断了几代连不上来,你可与他们联系。”又问:“你们是杨氏的后代吗?”
    莫名其妙!当时我们哪里知道杨氏是谁?但这就足以确定安徽省合肥市肥东县八斗镇大吴村是我们的祖籍地了。
    后来得知,自金是一位中学教师。他的先祖也是安徽人,同样是朱元璋的重臣,他也正在寻找他的祖先,所以手中掌握了安徽大量的有关吴氏的资料。
    2010年5月,修谱工作有了一定眉目,我们可以脱身了,立即赴安徽省合肥市进行了一次实地考察。
    两天两夜的汽车火车,尽管到了合肥市肥东县,也是茫然不知路在何方。幸好有热心人指点,几经转折,来到了八斗镇。当时的八斗大镇,是由原来的陈集乡、肖圩乡、八斗镇等四个乡镇合并来的。在镇上一打听,马上又有好心人把我们送到了大吴村,到了“国公祠”。祠堂附近的宗亲发现我们后,立即电话叫来宗族理事会秘书长吴兆应,极其热情的接待我们。真可谓同姓一家亲,族谱走天下。在八斗镇三天的时间里,兆应秘书长自始至终用自己的小车陪同我们。
    5月28日,我们去祠堂内叩拜了復、杰二公。生平第一次进自己的祠堂,第一次叩拜復公神象,心里激动万分:伟大的祖先啊,我们终于找到您了,终于找到六百年前的老家了!
    国公祠保存完好。2002年肥东县政府进行了第三次保护性维修,定为县政府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祠堂前立有县政府的保护石碑。
    5月29日瞻仰了復公陵墓。陵墓在八斗镇秦湖村。穿过几间村屋,村中央出现的一条近八十米长二十米宽的神道两旁,排列着石人、石马、石虎、石羊。这些石雕,在公元1966—1976年的十年文革中,都只受到小的损坏,保存较好,只是两根高大的望柱仅存一根,驮碑的神龟头被砸掉,但都已补齐修好了。安徽省政府将这一石雕群定为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进行了保护性维修,并立有保护石碑。
    这次考察,收获颇大。除找到了我们的祖籍地和復公的安葬地外,另还有更多收获:
    其一、找到了明朝名臣刘三吾大学士给復公撰写的碑文。该碑文是从台湾故宫博物院馆藏的《四库全书》中找到的。碑文较详细地记载了復公的父、祖、尊、高上四代及復公子女的情况。
    其二、得知復公另有三支后裔分居在皖湘黔三省三地。除了安徽八斗外,还有贵州安顺和湘西张家界两个支系。并且三方已商议联合编修《皖湘黔吴氏復公系宗谱》。我们寻来了,就成了三省四地。总部决定联谱延期出版,让我支正式加入联谱编修工作。
    后来在张家界联谱编辑工作会议上,总部理事长吴文开宣布任命孝成为总部副理事长,仁锋为理事,仁清为副主编,忠先为编委。
    其三、意外遇见了良公的后裔吴德章老先生。当他知道我们祠堂里几百年来都供奉他们先祖良公和高公牌位时,双手合十,表示感谢。他给我们介绍说,良公后裔现在主要聚居在安徽蚌埠市一带,约有二万多人。当时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就是良公的后裔。在不知不觉中完成了先人们要我们后代子孙寻找良公后裔的心愿。
    其四、得知当时正在编修《中华吴氏大统宗谱》。德章老先生时任大统宗谱安徽省主编,我们便在德章老先生手上买得了一本《中华吴氏大统宗谱》第一卷线谱。查看统谱线谱,復公与良公,都是泰伯第八十五代孙。同是泰伯第六十九代孙明公的后裔,正如我谱说的是族兄弟。我们很高兴。张家界和安顺都上了统谱,而我们澧州支房由于寻祖迟了没上统谱。我们恨自己晚来了一步。
    八斗镇大吴村的宗亲和我们同属復公系杰公房,于是共同商议,我们称杰公房澧州支房;他们称杰公房八斗支房。
    同为杰公子孙,又亲近了一步,他们对我们的接待是热情空前的,难以细述。此行使我们真正体会到了“亲只三代,族有万代”的真实含义。
    这次考察,虽然收获颇丰,找到了復公祖籍地和安葬地,查到了復公的父亲、祖父、曾祖、高祖名讳,但高祖以上是哪些人?祖源仍是疑问,需要继续探索。

    (二)、睦族联谊,溯源路艰苦乐多

    为了追寻復公足迹,也为了增强与其他两房的感情,决定寻访湖北安陆、湖南张家界和贵州安顺,以便顺藤摸瓜和寻根,试图找到復公的其他后裔和祖源。
    我祖杰公袭安陆侯爵,继父职。永乐二年,杰公奉命随曹国公镇九溪卫蛮,授职千总,居九溪城赛金台。2010年6月,忠先、仁清与仁锋三兄弟到原九溪卫古城进行考察和寻找祖坟,找到了赛金台,也找到了埋葬祖坟的拜官山。据一喜欢历史考古的安姓青年说:当时九溪卫的官兵都埋在这山上,立有望柱的墓不计其数。他还保留了一些照片。现在这座山的坟都整为梯地,建成了全国最大的杜仲基地。我们去迟了,找不到祖坟了。
    三人接着又到张家界永定区访亲,查看了永定支房的老族谱,也去祭拜了他们所修的復公墓,同样受到了永定宗亲的盛情接待。
    同年10月份,仁清与孝成考察了湖北省安陆市。这里是復公任安陆卫指挥使和受封安陆侯的地方。在原常德市担任过档案局局长的孝成,满怀信心地以为此地一定有大量资料可查,可是查遍了图书馆和档案馆的所有府誌资料,唯独缺失明朝开国初期的记载。一无所获,扫兴而归。
    同年11月份,仁清又与孝成赴贵州省安顺市考察。安顺市就是当年復公奉旨建的普定城,也是復公为国捐躯的地方。那时没设贵州省,统属云南省管辖,后来的云贵总督府也设在这里,是云贵两地的经济文化中心。原以为安顺只是大山中的一座小城,可出现在眼前的却是一座落在高原上的现代化城市,到处高楼林立,铁路、公路四通八达,市区人口有八十多万,是贵州省的第二大城市。那里的宗亲与安徽、永定宗亲一样,热情好客。家族事务副理事长吴应明推迟了去广西探亲的行程,天天陪伴我们,给我们搜集资料,带我们实地考察。我们返乡之日,才是他赴广西探亲之时。由于復公是安顺市第一个开发者,所以安顺府誌等史书上留下的关于復公的史料不少。在实地考察中,我们察看了復公寿终正寝的地方:当时的北教场,后来的兵营,现在的高楼林立的居民区。清朝时因建兵营而迁移的復公陵墓离城不远,地名叫欢喜岭祈雨山轿子穴。仁清与孝成手持香烛钱纸,在众宗亲的带领下,到復公墓前进行了祭奠。墓地山势不高,坡度平缓,视野开阔。朝东南山下眺望,安顺市尽收眼底。在一长列吴氏祖坟中,正中最高大的一座就是復公墓。左右两边是他在黔的子孙墓。復公墓是当地復公后裔从2006年开始,历经三年重建的。墓碑正中书:
吴公讳文真母丁太君墓
    左边副碑上刻有《入黔始祖传略》,称“吴公文真,名復,字伯起,安徽合肥人。”这与明史中的记载吻合,只是多了一个称谓“文真”。宗亲们介绍:当地祖辈们传说,这里才是復公的真坟,而迁往安徽的,由于当时路途遥远,无法运灵柩,只是运去了一些復公随身衣冠、战袍、刀枪箭戟之类物品下葬,是衣冠冢。可明史上明确记载的是:洪武十九年,明太祖朱元璋谕葬,派员把吴復灵柩从普定移到安徽老家。难道是被所派官员违旨造了假不成?谁是谁非,各执一词,我们无法判断。但安顺和八斗的墓是復公的墓或衣冠冢,不用置疑,是千真万确的。
    我们还参观了安顺文廟。这是南方最辉煌,保存最好的文廟。里面供奉有吴復公和傅友得的牌位。
    除已知的这些復公后裔外,还有哪些后裔?居住在哪些地方?
    博览明史,发现明朝在建国初期有个不成文的奖励政策,即:将军外出征战,家属要做人质留在朝内,但每攻占一城就可纳一妾。復公身为猛将,为大明攻城无数,纳妾也就众多。所以復公五十一岁时攻占普定后纳妾杨氏就不足为奇了。妻妾多,子女也多。我们颁谱会后,有了时间,从2013年开始,就陆续开始寻找復公后裔,希望从中发现復公祖源线索。
    仁清利用在省城长沙“湘吴会”工作机会,多次到省图书馆查找吴氏家谱资料,发现常德市桃源县、石门县、临澧县都有吴氏家谱资料与我们有关联,就都记了下来,分别进行走访查寻。
    按掌握资料,仁清和孝成去桃源县架桥乡寻访,不是復公系。石门县吴忠文、仁锋到石门县界牌去寻访,也不是。
    后来仁清一个人在临澧县通过多次寻访,发现很多支吴姓。有一支最大的吴氏叫“澧临吴氏”,分布在澧县和临澧县。后在澧县一老贫协主席家找到他们的老谱。这贫协主席冒险将一大箱三十五卷谱,藏于三楼,每看一次谱,给他一百元,一本看完后才能换第二本。我们去了三次才看完,看到谱里面记有吴履,还有吴祯、吴良,满希望里面还有吴復,但始终没有找到。
    一次偶然的机会找到了旺公支系。一个星期天,在澧县二中教书的吴孝刚与在澧县张公庙乡中心学校当校长的吴宏军一同喝酒,酒中交谈各自吴姓排辈不同而讲来历。孝刚说我们祖先是明朝国公叫吴復。我伯父与孝成哥修的谱,千真万确。宏军听后大惊:我们的开祖也是吴復,你们修谱怎不要我们参加?于是孝刚告诉了仁清的电话号码,宏军与仁清联系后的第二个星期天,用车将仁清带到吴修海家。七十多岁的吴修海是个有文化又有心眼的贫下中农协会主席,在破四旧时,发现一整套《吴氏族谱》(其实缺首卷),就偷偷地藏了起来,没让任何人知道,也没给任何人看。宏军虽年轻,但是是修海的叔叔,两人关系极好,所以宏军就第一个看到了,仁清是第二个看到的人。
    这一支就是临澧吴家厂吴氏,主要分布在临澧、澧县、石门县,很旺,与革命先辈林伯渠和作家丁玲都是亲戚。仔细看谱,真是復公后裔。吴旺公支谱载:
    “復公  明朝勅封安陆侯,追封黔国公,奉圣旨,二赐铁券。蟒袍、玉带、宝剑、旗帜,俱存古溹口吴士珩家,每年夏出晒。生没缺,葬黔地,楚妣附焉,有玉碑、墓志、祀田。妣彭  生殁缺,葬桃源,有玉碑、墓志、祀田。生子一:旺  继妣楚  生殁缺,附葬夫茔。
    后来仁清按省图书馆所记资料,到常德市花山进溪村寻找。一热心老大姐送仁清到了吴姓聚集地,将仁清交给一背锄头的老头,她说这吴老头是一退休老村支书,还领退休工资呢!吳支书听完介绍,非常高兴,马上带领仁清到他大哥家,取下藏于三楼的老谱。仁清问他俩,你们的开祖是谁?他俩都回答不知道,都不识字。仁清迫不及待的打开匣子,取出黄色谱书,看了起来。一看谱中如下记载:
    “一世復公,字伯起,明朝开国功臣,谥威襄。明洪武年间由江南庐州府奉旨平蛮来楚,遂落业常德府武陵县花山进溪村。生子一:文。”
这两支房的谱都保存很好,从復公起一代一代不缺失,已传至復27世,很完整。
    湖南湘西还有一些吴氏,都说是随復公平叛到湘西来的,有的还改了姓,其中有一支吴还自称是陆文龙的后代。反复论证,都不是復公后裔。只能确定旺、文两支是復公后裔,
    综上所述,已知復公后裔现在分居三省六地。六地宗亲的族谱,都只有復公以下的后裔传承,都没有復公以上的祖宗记载。顺着藤,瓜是摸到了,但没有寻到根。復公祖源,仍是一个谜。

   (三)、厘明史误,先是惊喜后疑惑

    我们认真研读《中华吴氏大统宗谱》第一卷线谱,发现是把我们復公系接入左台谱(注1),在少微系金竺派师政公下的,线谱如下:
    【71】琇→【72】依牵→【73】子明→【74】待→【76】垓→【76】十万(仁逹)→【77】珣→【78】师政→【79】庚→嗣【80】伯七→【81】虎(省三)→【82】海(万一)→【83】復
    这样连接,我们就成了金竺派商山支了,似乎很完美,获得意外惊喜,但仔细推敲,很不对头,疑惑油然而生,请看这样嫁接的后果:
    在商山谱上有关于仁达公如下记载:
    仁逹 十五府君,号为十万公,垓子,丰貲厚产,早于一郡,薄取而厚施,及乡邑全活者甚众,产业不分于三子(珣、文选、文举),而分于十孙,毎孙计租一万,他物行是,故时人号为十万公。仁宗朝(1022-1063年),十万公求石延年(字曼卿)书大寿字,刻诸屏间,乃景祐四年(1038)六月九日书也。
    再看:石曼卿(992—1040),北宋文学家,名延年,字曼卿,一字安仁,别号葆老子。祖居幽州(今北京一带),晋代以幽州遗契丹,其祖举族南走,后家迁居宋城(今商丘市睢阳区)南 (今鹿邑境)。石曼卿尤工诗,善书法,著有《石曼卿诗集》行世。
    从以上资料考证,仁逹公求石曼卿大寿字为景祐四年(1038年) ,所以仁逹公大约生在1000年或更早左右。即(仁达公生约980—1000年,卒于1050年左右)
   【76】仁逹(980年)→【77】珣→【78】师政→【79】庚→【80】伯七→【81】虎(省三)→【82】海(万一)→【83】復(1331年―1383年),共传七代。
    我们推算一下:1331-980=351年,350/7=50.1年。传七代用了350年,平均每代用了50年。一代两代相距50年可信,但连读七代都五十年才传一代,可能吗?
    为追根究源,我们发现这一疑问后,汇报给总部,为此,吳復文化研究会吴志堂会长专门拜访了《中华吴氏大统宗谱》安徽主编吴德章先生。他道出了真相:由于查不出伯七公是谁的儿子,为了完美,就将伯七公接到了庚(康)公名下,成了庚的嗣子。《皖湘黔吴氏復公系宗谱》黔中卷主编吴应明当时也参与了统谱的编辑,他发微信证实说:“……吴德章对志堂所言我族联谱前就有所闻。当时八斗和统谱办及吴德章还多次询问贵州08谱的祖源对接情况,我们答复是推理并无历史依据。(推算复公为89世)八斗则认为我们应与吴祯吴良为85世才对。故而委托德章转请统谱办寻找祖源对接。故而有了对接吴康的统谱结果。……”    
    得知吴德章说法和吴应明的证言后,知道是当时没有依据的无奈之举,这就可以肯定,我们不是十万公(仁达)的后裔。就可能不属于金竺派。这种无凭无据嫁接的方法不妥当。因此,我们的祖源还要重新研究,继续追寻。
    徵洲吴善槐宗长,退休后全身心投入左台吴氏族谱研究,是我们少微系族谱的权威专家。他今年发现了一套少微系商山支孝敬堂的一套族谱,发现里面有个“百七”公,其记载与復公高祖“佰七”公的生活年代高度吻合。这个“百七”公是不是就是我祖“伯七”公?请看下面资料:
    1、线图:
    (78)师允——(79)禹仪——(80)仲仁——(81)友贤——(82)清——(83)文忠——(84)宗友——(85)百七公——

    2、文字谱(第七十九世至八十二世省略)

    第八十三世(裔山第十一世)(孝敬堂三世)
    文忠  小五公,字良臣,(邑庠生)清子,生南宋淳熙已酉年十一月十八日,卒于南宋宝祐戉午年,娶洪氏合葬太公冢子午向,生四子: 宗友、宗政、宗晟、宗德

    第八十四世(商山第十二世) (孝敬堂四世)
    宗友    三公,文忠长子,字惟信,生宋嘉定庚午,卒元大德戊戌,娶洪氏,合葬太公穴,生四子: 百六公、百七公、百九公、小二公

    第八十五世(商山第十三世) (孝敬堂五世)
    百六公  上舍,又名松,字文茂,宗友长子,邑学生,生南宋绍定辛卯(1231年)六月二十七日,卒大德己亥年(1299年)正月四日,娶汪氏,合葬太公穴子午向,生三子: 质、素、诚
    百七公  宗友次子,
    百九公  宗友三子
    小二公  宗友四子
    松      宗友五子

    从上谱中可以看出,百六公生于1231年,那么百七公一定生于1231年以后。復公生于1331年,距百七公出生九十多年。四代九十多年,正合情理。所以可似认为这个“百七”公就是我祖“伯七”公。这又让我们惊喜了一次。但问题又来了,“百七”不同于“伯七”,姑且不说,但良、祯、復是族兄弟,而且都是85世,而现在復公一下降了三代,成了88世,这又怎么办呢?谜仍未解开。


    (四)、柳暗花明,正本清源现主根

    为了继续探索祖源,仁清建立了《吴氏三国公祖源考》群(三国公:江国公吴良、海国公吴祯、黔国公吴復),更广泛地共同索源。
    群内人数虽不多,但都是研究左台吴文化的精英。他们有左台谱专家吴善槐老先生,有精通汉语言文学致力于研究吴文化的良公后裔吴明远,有热心于吴文化研究的企业家、祯公后裔吴国英,有开国状元吴佰宗后裔吴生明、吴让国,有吴復公文化研究会吴志昇、吴志堂兄弟俩等众多吴氏精英。
    在这个群中,研究祖源特别热烈。山东省良公后裔吴明远在群中提供了大量明史资料、三公资料及大量吴氏族谱资料。其中祯公后裔提供的族谱照片引起了我们的高度注意。
    反复认真地识读这些并不完整的族谱照片,拼凑起来,发现记载有这样一个故事:
    江阴侯吴良在靖海侯吴祯的追悼会期间,在南京鸡笼山功臣庙与朱元璋见面,并呈上家谱,请明太祖赐序。二人单独会见,谈论家事国事,声音低沉,心情凄切悲戚。触及往事伤心哽咽,不能自持。说明二侯与太祖驱逐元人,建立汉人明朝是何等惨烈,何等悲壮英雄。太祖看后,感慨万千,感叹吴氏灵长于我明(朱),并说“但予不喜文人粉饰……,大江南北中州无二吴,朕素念之等”。赐吴氏宗谱全谱,并亲书序言,原文如下:忠孝永锡,灵长于我明,益有光焉,功崇维志,业广堆勤。之,勉之,慎思,保之。钦哉特序。
    诸多谱页照片中,有一页:

漫_漫_祖_源_探_索_路_—纪念吴復公诞辰690周年
    上图谱页的译文:
    是海国公追悼日,派礼官袝祭鸡龙山廟位,昭左而乃兄江阴侯良,泪陈家乘,请序垂后,君臣相视,不胜呜咽,但予不喜文人粉饰。然,侯服内兄:开科状元吴伯宗,学士吴沉,省臣吴印,合肥骁将安陆侯吴復,皆际时嫡脉,世传大江南北,中州无二吴,朕素稔知古今,通晓侯祖之华表荣荣,周道荡荡……
    从以上图谱中,(朕)朱皇帝认定復公与吴良吴祯是服内兄。而我澧州清光绪二十二年版《吴氏族谱》记载是族兄弟,所以现在可以肯定吴復与吴良是族兄弟了,并且是服内兄弟。
    古代有五服、八服、十服之分,復公与良公是几服之内兄弟?这并不很重要了,只要接入良公以上十代内恰当位置就可以了。我们仔细研究良公谱系,发现有一绝妙接入点,请看仁清写给总部的下文:
    为找准復公祖源第一种接法的准确接入点,我认真读了山东明远宗亲给我发的良公支文字谱。该谱是按统谱少微公为63世体系编排的,良公为85世,80世至85世的看下表:
漫_漫_祖_源_探_索_路_—纪念吴復公诞辰690周年
    上表中,文桂公的长子七三公是良公第五世祖。次子七品公,三子八品公的后裔无任何记载,不知去向。而“八品”公和我祖“伯七”公中的“八”和“伯”谐音,是不是同一个人?我认为是。这样,復公与良公恰好是五服内兄弟,且都是泰伯85世。(左台谱为83世)
接入良公所在的明公系后是:
    良公系

    (67)明——(68)道隆——(69)晋——(70)淙——(71)靖——(72)景元——(73)富生——(74)驹——(75)用清——(76)启——(77)延硕——(78)纬——(79)文桂-——(80)七三——(81)再三——(82)兴三——(83)良——(84)高


    復公系
    (67)明——(68)道隆——(69)晋——(70)淙——(71)靖——(72)景元——(73)富生——(74)驹——(75)用清——(76)启——(77)延硕——(78)纬——(79)文桂-——(80)伯七(八品)——(81)虎——(82)海——(83)復——(84)杰、旺、文、元、迪、尊、思圣、思贤。

    将伯七公接到文桂后的接法,我们已于2020年12月20日呈报总部。
    2010年,我们去安徽肥东寻到了復公的老家大吳村,找到了復公墓,找到了朱皇帝为世代纪念復公而御赐所建的国公祠,自认为找到根了。所以仁清在我们续修的族谱上写了一篇《六百年寻根路》的序言。现在我们才知道,奋斗了十年,至今才真正找到“根”。这下我们可以给已逝的祖宗们和以后的子孙们一个完美的答复了。

                             2021年三月八日

    注:因为少微公在左台谱中为泰伯61世,在大统谱中为泰伯63世。所以良公、復公在左台谱中是泰伯83世,而在统谱中都是泰伯85世。


相关评论

华夏吴氏网QQ交流群:85987924   站长QQ:116539779   吴氏网公众号:cwu2015     世界吴氏公众号:worldwucom

  粤ICP备130152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