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动态

探访奎阁甘棠书院

时间:2020-03-25 10:22:46   作者:吴开全   来源:本站原创   阅读:149   评论:0
内容摘要: 奎阁甘棠书院,指1486年明代广安州人云贵按察使吴伯通讲学处的甘棠书院,由郡守王舆和同知秦昇创建。因为1818年由州牧恒敏和刘有仪在文明街(现厚街)桂花井仿吴石谷之旧名捐创有甘棠书院。1880年,因改建文昌宫在恒公祠建甘棠书院, 此1880年建的甘棠书院于1904年与渠江书院......

  奎阁甘棠书院,指1486年明代广安州人云贵按察使吴伯通讲学处的甘棠书院,由郡守王舆和同知秦昇创建。因为1818年由州牧恒敏和刘有仪在文明街(现厚街)桂花井仿吴石谷之旧名捐创有甘棠书院。1880年,因改建文昌宫在恒公祠建甘棠书院, 此1880年建的甘棠书院于1904年与渠江书院和培文书院一起以紫金精舍为堂址,成立了广安州官立高等学堂,1911年后更名为广安州立高等小学堂,此后又改为广安县立高等小学堂,1915年邓小平进入该小学堂学习了三年,即邓小平母校广安中学前身。

探访奎阁甘棠书院
  近日,笔者到奎阁街道办事处药场社区探访了至今有534年曾经的甘棠书院。
  2020年3月22日,一直想去探访奎阁的甘棠书院终于成行。2015年3月6日,“两江行”采访组到此进行了寻访,记者胡佐斌写了一篇《甘棠书院:我市最早的官办学堂》文章。当时受资料的限制,一些情况还未掌握,也未被人了解。
  我们在大桥路最先见到王国斌,王国斌的年龄应有70岁左右。问他是否知道甘棠书院的事,他说他从小一直生活在这一带,知道甘棠书院,但他说的甘棠书院在现正大饲料厂位置的姜家院子,但后面多人指正不是这里。但王国斌叫我们去找一个叫姜德良的人。

探访奎阁甘棠书院
  去找姜德良的路上,在大桥路131号处,看到一个门市,上面赫然写有“甘塘埔餐馆”店招。店前有几个人在闲谈,我们上前打招呼,问他们是否知道甘棠书院的事情。其中一位年龄较大的妇女周庭琼马上就开始介绍,她指着店旁的低矮破旧的瓦房说,这就是甘棠书院。我们穿过这个“甘塘埔餐馆”往里面看到刚才低矮破旧瓦房里面的情况,里面的房子是土墙,空地多,有人造的小路,砖砌的小房,空地养有鸡鸭。周廷琼说,这里是个坡坡,前面有条河,以前旁边有一条小河沟(就是甘棠溪,甘棠书院因此名取),但已填了,看不出有小河沟,这条小河沟是从正大饲料厂方向流向大河的,我问她这条大河是不是叫海棠溪。她说就是。我问这小河沟叫什么名字,她说就不知道了。
  周廷琼介绍,原来是甘棠书院的房子是周廷荣的,周廷荣巳八十多岁了,他有个儿子叫周军,在南充打工,住在南充氮肥厂。据后面姜德良介绍,这里邻小河边还有叫大湾丘的地名有朝门(大门)。书院建在小河沟(甘棠溪)与岩之间。《广安州志》对甘棠书院的描述:“在州东十里,溪水溁洄,四山环抱”。毕竟这么多年,该地地貌与当初情形无法进行比对。他们提供的情况与我们来的路上看到的情况可以确认的两条河的名字。一是这条所谓的大河入河口流入渠江,从《海棠溪奎阁街道药场社区段河长公示牌》得知,这条所谓的大河沟就是海棠溪。从公示牌可以看出,海棠溪经过瀚石村、园门村(夫子坎)流经原药场村四组(现改为药场社区六组)。

探访奎阁甘棠书院
  因吴伯通而取名的夫子坎就在护安园门村。据明代版吴伯通撰《石谷达意稿》记载,吴伯通父亲吴辅去世后就葬在夫子坎山下玉皇观,离甘棠书院也不远。
  在《石谷达意稿》中,《山庄寄松庵》有一句“海棠溪上是吾家,翠竹新移傍浅沙”的诗句。《幽居写怀》诗“天地驱驰轮暂曳,海棠溪上此茅庵”。《甃引庄北小溪》诗旁注,海棠庄北有小溪可引而溉,因甃为塘,塘成,纪之以诗。此三处海棠印证吴伯通曾生活在海棠溪边。
  我一直在关注夫子坎、玉皇观吴辅墓、甘棠书院的关系。《石谷达意稿》中《闲居山庄出省墓田》(感总有作呈松庵次韵)“何时虎啸城边去,还指长松问旧庵”。虎啸城就在现在奎阁街道办事处的虎啸村,距园门村和药场村不远。毫无疑问,吴伯通作品中吴伯通“丁忧守制”生活范围就是指的夫子坎、玉皇观吴辅墓、药场村四组甘棠书院三角关系范围内,海棠溪旁。

探访奎阁甘棠书院
  后来在三桥安置房找到了姜德良,他说,解放前他家给廖二娃(廖典木)家种庄稼,种了40挑谷,要付地主8挑谷(租金)。        
  解放后,因减租退押,地主破产了,地主抵了一个立柜给他家,这个立柜现在还在。甘棠书院解放前是地主廖二娃在住。只是记得这房子听说时就有一百多年了,他现在87岁了,估计他说的这房子恐怕有200年以上。解放后,他与他伯伯就分得甘棠书院的房子。他家因人多分得前半边,他伯伯姜以成分得后半边。堂屋他家占四分之一。
  希望了解更多关于甘棠书院的事,姜德良介绍的均是解放后的事。他说他家就住甘棠书院。我问他父亲给他说没说关于书院方面的事,他说没有,他说了几次,传说这里原是一刺斑竹,砍了后修的书院。看来也无法了解更多信息。我突然想到,一般家谱应有过去详细地址信息,我问他家有无家谱。他说有。

探访奎阁甘棠书院
  从家谱看,其祖辈的姜通珍1868年生于台子里姜家湾,父亲姜以相1917年生于姜家坝。姜德良自己也1933年生于姜家坝。家谱明确记载姜德良母亲陈光杰于1970年在本邑石桥乡台子里地名甘棠书院去世。从1949年姜德良三第姜德财开始,后面所有的人均为甘棠书院生长人氏。  
  这里家谱中记载的甘棠书院就是大桥路131号“甘塘埔餐”旁刚才周庭琼指的低矮破旧房子。
  就在我们准备离开时,想到有人说一个安置房小区就取宠甘棠书院。
  到我们沿广前路往植物油厂斜对门一高层建筑群进入三桥路南段再转入甘堂铺街时,看到安置房小区大门,小区名字就叫“甘堂书苑”。感觉小区名“甘棠书苑”没问题,整一个街道名“甘堂铺街”,是否“甘棠堡街”最有历史范儿。
  探访经历知道的就这些。
  这里,我来说说关于甘棠书院方面的事。
  甘棠书院在《广安州志》中有专门记载。也专门记载有吴伯通写的《甘棠书院记》,可能许多人还不清楚,目前尚未点校出版的《石谷达意稿》中的《甘棠书院记》(明代刻版)与《广安州志》记载的《甘棠书院记》有五十七处有出入。许多人还不知道吴伯通在建甘棠书院之前他在干什么?云南师范大学王紫阳一篇硕士研究生论文研究百泉书院的系统介绍了吴伯通在1483年因父亲去世回乡“丁忧守制”前的情况。

探访奎阁甘棠书院
  在此之前,吴伯通已任河南学政三年,提学官五年,已参与主持了1477年和1480年河南乡试。出台公移《河南提督学校条约》,系统规划建设管理河南教育改革。创建辉县百泉书院,开封大梁书院,洛阳伊洛书院,汝宁汝南书院。
  明初上百年的时间里,书院几乎处于无人问津的地步,河南四川皆如此。吴伯通看到当时士子“病时流学务枝叶,不根理致”而“建四书院于河南境内,以祀前贤而励后进”。达到广育人才以弥补当时科举废坠的颓势,其系统的教育改革和建议巳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教书育人体系。 
  一是充分利用宋元时苏门大地大儒云集“喜其重风教之本”,首议建百泉书院。以祭祀周敦颐、邵雍、二程、朱熹等十贤,起到正道脉,兴学术的独特作用。 
  二是推行朱子读书法和史蒙卿进修大端四条,成为河南全省士子们读书的座右铭,贯穿读书始终。 
  三是以策问来检查最终学习效果。因提学官职责选录优秀生员,他的这一方法得到当时许多书院的采用。 
  四是为河南学政提出选贤师、严考试、清仕路、开科目等举措来纠正当时为学不正的现象。 
  吴伯通创办百泉书院倡导“为学先立志,立志先立德”,这便是吴伯通“辩正志业”的核心标准及价值所在。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吴伯通亲自设计创建甘棠书院并在此讲学。
  明代顺庆知州《题甘棠书院》诗,“十亩方园水竹隈,广堂当时讲筪开”,“门墙桃李年年事,吾道真无有厚培”。明代阴子淑诗《访甘棠书院》,虎明书院虎城阴,增重甘棠抵万金。一要堂分濂洛派,十斋铭见圣人心。春风次第吹嘘透,时雨寻常化育深。瞻望杏坛如咫尺,斯文喜读到于今。
  在这种背景下的甘棠书院培养的学生“胡世宁及全川绅士多师事之”,“出身有三贡,有乡举,有进士”。清代迁建,重建甘棠书院,“條画井然,人文蔚起,铉诵相闻”。“吴创甘棠,善诱循循,至今遗范,四境秀民”。建甘棠书院最高规格的表彰在东街建“当代真儒”牌坊,也因此“崇祀乡贤”。
  广安的书院中甘棠书院历史悠久,影响深远,挖掘甘棠书院,作为传统文化元素,可以增强当地城市文化底蕴,对传统文化教育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教育都有非常大的现实作用。

   (广安市城市建设档案馆 吴开全)
解读甘棠书院院训 

   河南三门峡市因陕州古城“甘棠遗爱”、“召公勤政”闻名一世。四川广安的明代甘棠书院与河南甘棠书院没有关联。广安的甘棠书院在《广安州志》有记载,州志上记载甘棠书院的位置在州东十里,为吴伯通的讲学处。也记载了相关古迹。一要堂:州东甘棠书院内明成化丙午(1486)春吴伯通建。俨若思堂:亦甘棠书院明吴伯通建。尝列先正条规,祀其像取景仰之意,左右有十斋。州志记载的十斋为“敬、义、静、虚、动、直、明、通、公、溥”。州志记载了吴伯通《甘棠书院记》和《甘棠书院碑记》。
       吴伯通一生作品汇集在明代广安知州汪城序,母本刻于甘棠书院的三十四卷的《石谷达意稿》,也有称《石谷文集》。遗憾的是五百年来,至今没有人点校研究。近年来因吴氏家族修谱才推动该工作,才引起相关专家的注意,广安本地尚未有专门研究,西华师大和重庆民间专家反倒正在进行相关点校研究,甚至已纳入已蜀全书点校出版。
       本文主要解读甘棠书院院训。解读前需交待一下吴伯通撰《甘棠书院记》版本问题。州志记载的《甘棠书院记》与《石谷达意稿》原文有近六十处的出入。这么多内容误传也是一件遗憾的事情,有些内容差距还较大。这里不一一列举。本文完全采用明刻本《石谷达意稿》原文进行解读。
      《甘棠书院记》由吴伯通撰,出现在《石谷达意稿》卷二十一第六篇。文章“记创建端原”。文章开头把在河南的思想理念进行了交待,要“正学”,反对“邪说”,言下之意倡导良好学风。进一步说回乡“丁忧守制”只是为了守墓需要建居住的房子,当初也想多花时间教一下自己的子女。后来,来向他请教的人太多,因为督学潘璋的鼓励,更有“二侯”知州王舆和同知秦昇的鼎力支持,各方人士出钱出物出劳力,建好了甘棠书院。其规划建造水平就是当时河南高等学府的水平,实际上是百泉书院的翻版。
       原文中有一句话“亦因以纪念二侯之遗爱”,在咸丰版《广安州志》的《甘棠书院记》没有这句话。实际上《甘棠书院》写作目的,更多让后人知道知州王舆和同知秦昇的功劳。这文前提到的“甘棠遗爱”,《甘棠书院记》亦有记载,成浩甘棠遗憾爱意指对离去官员“二侯”的颂扬。
       原文的十斋顺序也与州志不一样。原文“斋左:曰敬、曰静、曰明、曰动、曰公,右:曰义、曰虚、曰通、曰直、曰溥”。这就是甘棠书院“周元公(周敦颐)所示学圣之要诀也”。也是我所说的甘棠书院院训。
       这十个字顺序排列不是乱排,这是一个完整的意思表达,比州志记载的顺序科学。这是对吴伯通坚守的宋明理学的高度概括和理解,要求学生必须时刻铭记在心并践行的。
       院训表现了北宋周敦颐易学道德命题:无欲则静虚动直,进而达到明通公溥。“静虚则明,明则通,动直则公,公则溥”。意思是人心中虚静则没有疑惑,没有疑惑心就通达,念头正直就无私,无私就无所偏倚。“明、通、公、溥”这四者具备,就同圣人差不多了。 
       在周敦颐看来,学圣学,也就是教人做圣贤,根本要领是“无欲”,由“无欲”就能做到“静虚动直”,由“静虚动直”自然能达到“明通公溥”。用句套话说,就是研究圣学,“无欲”是基础,“静虚动直”是关键,“明通公溥”是功用。周敦颐到底说了个什么意思,咱们还是举例说明。
       这是个真实的故事。明代有一大儒名叫曹学佺(音全),他当官的时候,所在的地方,有一皇亲宗室,他的家奴特别的骄横无礼,养了一只恶犬,到处欺压百姓。话说这天,这个家奴又带着恶犬上街,见人就咬,结果一个秀才没躲开,被恶犬扑倒在地,眼看这个秀才就要命丧犬口,这时候路旁边的一个屠夫持刀过来,手起刀落,砍下了狗头,救下秀才。这下家奴恼了,告到官府,让屠夫给恶犬偿命。刚正不阿的曹学佺正好处理此案。了解了真相后,他不但不同意处罚屠夫,还要狠狠的处罚那个家奴,还要家奴赔秀才医药费。家奴就回去告知了皇亲,于是皇亲贿赂了秀才,让他翻供,说是跟家奴是好朋友,那天是逗狗玩,要治屠夫的罪!秀才在权势威胁和重金诱惑下,竟然翻供,当堂认狗作友,说那天是哄狗玩,屠夫是多管闲事,杀死爱犬,应给狗偿命。曹学佺勃然大怒,痛打秀才,最后秀才招了自己被收买的事,于是真相大白!曹学佺判:屠夫无罪;秀才,与狗相好、认狗做友、恩将仇报,革去功名。
       故事到此结束。我们来看故事中的两个人物:屠夫与秀才。
       先看屠夫。他原本当街卖肉,在狗咬人事件发生前,他的心态是平和的,没有什么想法和倾向(当然可能正在忙于自己的生意),这就叫“静虚”。狗咬人事件发生后,他见义勇为,手刃恶犬,救下秀才。在做出这一行动前,他没有考虑这一行为会给自己带来什么麻烦,只是遵从自己内心最基本的恻隐之心和是非判断,毫不犹豫,动手救人。这就叫“动直”。《中庸》说:“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遵从上天赋于我们的“人性”而为就是“中庸之道”。在这个故事中,因无私无欲从而做到“静虚动直”的屠夫,真正践行了“中庸之道”。
      再看秀才。在被狗咬之后,他不可能分不清是非,他的问题就出在“动不直”,在金钱和权势面前,他丧失了基本的是非之心,丧失了基本的“人性”,为了自己的私欲,诬陷恩人,认贼为友,彻底违反了“中庸之道”,说他是个衣冠禽兽也不为过。看来,离开了“中庸之道”,人就不能称其为“人”了。所以《中庸》说: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
        从某种意义上讲,屠夫没什么知识,一事当前,他想的少,更容易遵从自己内心的第一反应行事,毫不犹豫,反而践行了“中庸之道”,更接近“圣贤”。那秀才虽为圣人门徒,有了知识,想的事也多。一事当前,是非本是分明,但就怕他转念一想。这一转念,往往就背离了良知,选择了利益,违反了“中庸之道”,做下禽兽不如的事。所以事后,曹学佺怒写对联:
       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
       吴伯通对这十个字总括为“一要堂”,写诗进一步阐明“内一静虚,外一动直”,“明通公溥,优入圣域”。强调“主敬”以存心,吴伯通说,是云持敬,静存动晳(晰)。持敬是宋明理学核心精神诉求。持守恭敬之心,吴伯通放在第一位。他认为,一为要,一者,无欲也。无欲易至,必自敬始。
       在吴伯通看来,“万物有则,百为维桢”,“天下正路,君子攸行”。他认为义理两端,其几可不辨于立志之始乎?其途可不辩于咸拇之初乎?毫厘一差,君子小人天壤判矣,岂直千里之谬?然人亦孰不愿为君子哉?无所为而为者,义也。一有所为而为之,皆利心也。 
按吴伯通理解的静虚动直和明通公溥。在他的诗中可以看出,静,“无欲故寂,有主常在”;虚,“此心真体。鉴空衡平”;动,“此心寂感,天地至神”;直,“善端感物,木萌泉发”;明,“理彻万微,义精秋毫”公,“心一无欲,百虑皆公”;溥,“流通物我,圣功乃成”。“一者,无欲也。无欲则静虚动直。”意为没有欲望之心方能做到虚静,即使念头萌动也不失正直。”这里的欲指私欲和自私。纵观吴伯通的一生,真正践行无欲(没有私心)。“明通公溥,庶矣乎”,就是说我们一个人,如果能够做到明——清明,通——畅通,公就是大公无私,溥——普遍,到处可以畅行无阻。这大概就是圣人了。
吴伯通一生以做圣人为标准。这个标准就是吴伯通对学生要求的标准“为学先立志,立志先立德”。对学生的要求就是对自己的要求。他为什么坚持原则选拔人才,因为“无欲”,因为无私心,说穿了就是具有修德敬业高尚的人格魅力。这在整个《石谷文集》中无不彰显吴伯通的以德立业健康心态。

(广安市城市建设档案馆 吴开全)

探访奎阁甘棠书院


甘棠书院原址
有甘棠味道的店招
甘棠书院后面


族谱记载中的甘棠书院
甘堂铺街?
 

相关评论

华夏吴氏网QQ交流群:85987924   站长QQ:116539779   吴氏网公众号:cwu2015     世界吴氏公众号:worldwucom

  粤ICP备130152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