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散文

一组木雕格子门,见证拉乌吴氏家族沧桑史

时间:2020-03-23 20:43:48   作者:吴宗伯   来源:老邓侃趣事   阅读:134   评论:0
内容摘要:我的家乡宾川拉乌村地处峨溪要塞,曾经建过许多值得称道的古建筑,可惜历经百年沧桑,留下的仅是凤毛麟角,我祖上的四合大院和那组百年格子木门,终究没能逃过三次大火,空留无处寄托的遗憾!拉乌吴氏宗族原籍南京应天府,柳树湾板桥,避兵逃难到云南。万历年间(1573—1602)寄居得昌县(米甸......
我的家乡宾川拉乌村地处峨溪要塞,曾经建过许多值得称道的古建筑,可惜历经百年沧桑,留下的仅是凤毛麟角,我祖上的四合大院和那组百年格子木门,终究没能逃过三次大火,空留无处寄托的遗憾!
一组木雕格子门,见证拉乌吴氏家族沧桑史

拉乌吴氏宗族原籍南京应天府,柳树湾板桥,避兵逃难到云南。万历年间(1573—1602)寄居得昌县(米甸)白沙坡。随后公讳吴洪(字九川)带领第三子吴世勋移居峨溪河畔的达悟村(拉乌)繁衔生息十一代后裔,至今约有三百多年历史。 

一组木雕格子门,见证拉乌吴氏家族沧桑史

吴氏宗族根深叶茂,渊源流长,有着勤劳朴实,奋发图强,艰苦创业的精神,是一支昌盛兴旺的家族。吴氏祖宗注重发展生产,节衣缩食积蓄资金买下土地田块,购置大片山林墓地,发展林果业,为子孙后代造福。

一组木雕格子门,见证拉乌吴氏家族沧桑史

大约清光绪年间,祖先在村中建成一个四合大院,大院的大门从北厢房出,下四级台阶是一个小平台,前方是一个小照壁,上方有山水字画,正中写有一个大“福”字。左边是宽敞的马牛猪舍, 右边是下往村中主干道路的十二级石台阶,第一级石台阶长四米有余, 越往下台阶越短,最底下的第十二级已到大路只有四尺长, 祖上酿造好酒,众人要买好酒只认准高台子花照壁那一家。

一组木雕格子门,见证拉乌吴氏家族沧桑史

四合院正房堂屋内装有古朴典雅、制作精致、价值不菲的一组木雕格子门,当时成为村中最好的木雕格子门之一。木雕格子门几经磨难,一直保存并使用到1988年,被电线短路引发火灾才烧毁。木雕格子门是六扇三道双合门, 每一扇从上到下都是由“四丘田”组成。在正中的一合门是三透漏镂空雕,左边一扇的第一层雕的是篆字体的“西京明训,孝悌力田”八个字, 右边是隶书体的“东鲁雅言,诗书执礼”八个字。

一组木雕格子门,见证拉乌吴氏家族沧桑史

两扇门镂空雕的第二层各是一朵牡丹花,寓意花开富贵;第三层是人字格,上下小田中雕的是文房四宝;其余两道四扇门主图是两层镂空雕,第一层分别雕的是松鹤延年、竹报平安、腊梅迎春、兰花放蕊,第二层仍是人字格,副图雕的是二龙戏珠、双凤朝阳之类的飞禽走兽。

一组木雕格子门,见证拉乌吴氏家族沧桑史

人们常说:创业难守业更难。光绪末年,兵荒马乱,土匪猖獗, 盗贼四起,我的爷爷这代就没能守住四合院,家业一败涂地。那时各路土匪少则几十人,多时则百十多人,他们把拉乌村看成一块肥肉,你走我来,冬去春又来,抢不到金银财宝就把村中的大瓦房全部烧光,爷爷家的四合院就是在一场大火中被烧毁的。

一组木雕格子门,见证拉乌吴氏家族沧桑史

当时东西北三坊厢房因为用木板铺楼易然,被大火烧尽,主房楼在楼楞木上又加了厚厚的泥土,隔断了上边的火源,而且救得及时才保住了那组木雕格子门。随后通过爷爷、父亲和两个叔叔的共同努力,三年后又把西厢房和北厢房修复成有楼的茅草房, 并将那组木雕格子门藏在主房的耳房中用茅草盖着,等待主房重建时再安装上。

一组木雕格子门,见证拉乌吴氏家族沧桑史

民国戊寅年腊月二十四日,土匪李应科再次带领党羽一百多人抢劫拉乌村,为攻入大财主吴泽生家大院抢劫,土匪就用柴火烧他家的外大门。民团从楼上开枪打死了一名土匪,在枪战中也有两名民团成员被土匪击中。本来我的爷爷一家已经逃出村外,可是爷爷放心不下那组木雕格子门,再次回来查看时在半路上被土匪抓住,拉到村外砍头杀害,到收尸时我的三姑妈才用红丝线把头缝在脖子上装入棺内。因为是血光还不能葬入祖坟,爷爷为那组木雕格子门付出了宝贵的生命。

一组木雕格子门,见证拉乌吴氏家族沧桑史

1948年秋,财主吴泽生在村子西边建起砖瓦厂,生产砖瓦卖给村民。父亲和两位叔叔为修复四合院主房,尽快把那组木雕格子门重新装上,再露风采,于是与财主吴泽生订好瓦片,并交了定金,约定下年三月交货。

一组木雕格子门,见证拉乌吴氏家族沧桑史

1949年春,父亲的主房架已竖好并上好椽子,派人去驮瓦时,财主吴泽生提出满足两个条件中的一个才能拿瓦,一个是要父亲家的那组木雕格子门,另一个就是要与他家连在一起的三分菜田,两件都是祖宗留下来的心头肉。为了拿到瓦,父亲只好忍痛割爱把菜地拿给财主。等拿到瓦时,主房架椽子木料被两次大雨淋后变黑了。

一组木雕格子门,见证拉乌吴氏家族沧桑史

大房子虽然上瓦盖出水,但仍然只是一个空架子。后来二叔三叔提出分家,好田地、核桃树和三坊厢房分给了二叔三叔,差的分给父亲一家七口人,还有两匹母马、一架耕牛和一个小骡子也作为建房费、结婚费用一并分给了他们,五年过去了父亲还是无能力装修房子。

一组木雕格子门,见证拉乌吴氏家族沧桑史

电线短路引发火灾后的老院墙

1954年冬,父亲卖掉土改时分到的母牛和小牛,请来禾甸木匠装修主房,认真清洗好木雕格子门装在堂屋里,木雕格子门得以重新展露风采。

一组木雕格子门,见证拉乌吴氏家族沧桑史

在后来的十多年中,二叔和三叔也建好了三坊瓦房,四合院又展现它的风貌,但外观大不如初,照壁和绘画也看不到了。后来,二叔三叔也结婚生子,一个大院二十多口人和和美美地度过了几十年,我的二叔三叔先后过世,父亲1986年过世,享年83岁。1988年5月,四合院因电线短路失火,再次变成一片废墟,那组木雕格子门终究没能保存下来,只有通过回忆,用文字记下来。


吴宗伯/图文 杨宏毅/图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吴大升:相约大西北
相关评论

华夏吴氏网QQ交流群:85987924   站长QQ:116539779   吴氏网公众号:cwu2015     世界吴氏公众号:worldwucom

  粤ICP备130152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