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说吴

仙人关、杀金坪,吴氏兄弟再创金兀术

时间:2020-03-09 22:33:39   作者:未知   来源:心安历史说   阅读:108   评论:0
内容摘要: 南宋绍兴二年,随着建炎南渡,赵宋王朝开始稳定。亡国之耻,靖康之难仿佛就在昨天。在金设伪齐的缓冲之下,一切好像又重归平静。表面上,平静的如同镜面,实则波涛汹涌。 南宋方面,四大战区业已划分完成。岳飞、韩世忠、刘光世、张俊各领一军。赵构身旁有杨沂中率领的禁军保驾护航。五大军力看......

南宋绍兴二年,随着建炎南渡,赵宋王朝开始稳定。亡国之耻,靖康之难仿佛就在昨天。在金设伪齐的缓冲之下,一切好像又重归平静。表面上,平静的如同镜面,实则波涛汹涌。

南宋方面,四大战区业已划分完成。岳飞、韩世忠、刘光世、张俊各领一军。赵构身旁有杨沂中率领的禁军保驾护航。五大军力看似相安无事实则波涛汹涌,岳飞冠绝天下,早就引起其他三路将军的不满。岳飞书信一封,使得韩世忠英雄惜英雄放下了偏见,而张俊内心则更加阴暗,他势必要铲除岳飞。曾经富平之战,南宋战力皆在张俊之手,权力的魅力迷惑了他的心智。在他的心中,他便是南宋军方的一把手,张俊不允许任何人比他战功卓越。再者,领兵之人大多斗大的字不识一个,岳飞为了缓和矛盾,写给各大将军的亲笔心中,足以见岳飞文武双全。张俊面对着岳飞那精美的书法,再联想自己,更是无奈、气愤。这足以见韩世忠与张俊同为大将,气量不可两相对比。赵构更是时刻提防这些大将,虽有杨沂中的禁军,但是他还是没有安全感。赵构这个皇帝是一路被金军打到江南的,他恐惧金军,他想要绝对的安全,只要有战争就有失败的风险。父亲赵佶、兄长赵桓已经是前车之鉴,所以,他要议和,再续澶渊辽宋百年无战事之梦。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要逼迫金议和,要打,但是不能打太狠。所以,要分兵权去打仗,也要能控制住这四股力量,最好让他们相互猜忌,这是帝王的必修课,制衡之术。

南宋内部尔虞我诈,新兴的金国政权也是如此。作为典型的少数民族国家,军权便是一切权力的根本。军界老资历完颜宗翰和新任小皇帝完颜吴乞买、完颜昌争得你死我活,突然间一股势力开始不受控制,金兀术,完颜宗弼开始不听指挥,势必要与赵宋决一死战。金国上空,围绕着三朵乌云。

夹杂金、南宋两国的伪齐也是提心吊胆。一方面,南宋中兴四大将时刻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光复河山、覆灭伪齐的口号盘旋在刘豫皇座的上空;另一方面,刘豫还要保障绝对的战斗力、继续为金搜刮钱财,做好看门狗的本职工作。

三个政权如同三个快要爆炸的火药桶,星星之火,亦可燎原。

爆发

南宋绍兴二年十二月,宋军主动进军伪齐,堪称南宋第一次北伐,也成为三个国家沸腾的导火索。战事一触即发。

最早,刘豫鸠占鹊巢进驻北宋故都开封。并大肆征集10万乡民,兵分12路,驻扎在沿黄、淮两河的陕西、山东一带,颇有大举南下之意。

虽说有十二路敌军,但是兵力组成尽是乡野村夫。作战能力弱,怎么看都是送到嘴边的肥肉。可是,正轨的兵马如韩世忠、刘光世却按兵不动,出兵的反而是无名小辈。

襄阳镇抚使李横和河南府、孟、汝、唐三州镇抚使翟琮,为什么他们敢用兵?

他们的辖区靠近伪齐;他们不是正规军。所谓的镇抚使,只是赵构为了安抚肯跟随他的地方豪强而设的虚衔,不是心腹,只是一颗颗棋子。而正是这些所谓当权者的棋子,使人刮目相看。李横军一路横扫两淮地区,剑指河南,率军连克汝州、颍昌等地;翟琮领军由西部出发与李横形成西南两路包围,意取故都开封。

仙人关、杀金坪,吴氏兄弟再创金兀术

绍兴三年二月,两路人马在开封城外围顺利会师。如此巨大的战果震惊宋、金,南宋方面因为李、翟两句已经深入敌区而无力支援;刘豫也冒着被金国抛弃的危险紧急向金国求援。金兀术等来了机会,领兵南下,一路攻克了由于战线太长、粮草不足的李、翟二军。邓州、随州、襄阳、珵州接连被攻克,李、翟二人退到洪州(今江西南昌)才稳住阵脚。

此时,江南大片腹地暴露在金军的铁蹄之下,逆流而上攻取川蜀、顺流而下直抵吴越。面对天赐良机,金兀术没有选择任何一条路,反而率领大军向西南方向进发,因为那里有吴玠。

再会

驻守陕西的吴玠被留守的完颜撒离喝打败,真是罕见。完颜撒离喝,人称啼哭郎君。因为与吴玠交战数次总是兵败而归,得到了这个称号,不想这次吴玠败在了他的手里。

于是,由陕入川的另一条防线即将被打开。这是一次更好的机会。由陕入川,在控扼长江上游命脉,顺势南下攻取江南腹地,这才是金兀术给南宋安排的结局。如此良机他必然不会放过,

于公,金军不善水战,只有控扼长江上游,排除南宋水军的威胁才是上等之选;

于私,之前和尚原大败丢了完颜宗翰的女婿,自己大败而归,他不甘心,金兀术发誓一定要手刃吴玠。

这次,他们之间的恩怨已经由和尚原转移到仙人关。

金兀术还是有实力的,他率领人马再一次进攻和尚原,这一次,他成功登顶击败了吴玠的弟弟吴璘,而吴玠本人正在和尚原之后的仙人关等着他。

宋绍兴四年,金兀术与吴玠再次相遇,地点是仙人关。

仙人关、杀金坪,吴氏兄弟再创金兀术

金兀术有了和尚原惨败的教训,更加小心翼翼。他进军仙人关,正要安营扎寨。突然,一位将军率领一支人马要杀到关上去。金兀术急忙率军拦截,此人是金兀术的汉族爱将彀英,他急于劝说此次战役的重点不在于地势而在于时间。如此忠心换来的只是金兀术的一顿毒打,在金兀术的眼里彀英只是座下一犬,没有资格指手画脚。

再败

和尚原兵败后的吴璘与金军一路作战,终于在战争打响之前与哥哥吴玠会合。

2月27日,金兀术率领十万大军进攻仙人关,战争正式打响。金兀术在开战之前在仙人关东北方向约40里处占领了青泥岭、铁岭一线的制高点。他便以制高点为基础,使得金国骑兵从上自下发起冲锋。先不论40里的战线,使得人困马乏。仅仅就金国骑兵冲到仙人关下,却被挡住了去路。仙人关东北方有一道狭长的自然山岭,好似一道城墙一样挡住了金军的去路。吴玠给这条山岭取了个名字——杀金坪。

仙人关、杀金坪,吴氏兄弟再创金兀术

当天,统制官郭震驻守杀金坪,连续瓦解金兀术组织的30多回合的冲击。吴玠有军令不能退回杀金坪内,可是在30多回合的较量下,郭震选择撤退。

之后,郭震被军法处置,顶替他的是吴璘。

为什么要死守杀金坪,因为仙人关和和尚原不同,和尚原位于顶峰一点,金军只能朝这一点攻击,而仙人关地势广阔,虽有天险可守,奈何兵力悬殊。

当天黄昏时刻,金兀术和韩常各自率领一路骑兵,一路由西侧冲击杀金坪,另一路据东侧冲击。杀金坪被突破,吴璘败退。

当晚,金兀术小心翼翼地占领杀金坪,提防吴玠进攻。经过一夜的相安无事,金军开始组装攻城器械。

29日上午,金兀术带着30多台攻城器械向仙人关方向开去。可是他却无论如何也摸不到仙人关。因为通往仙人关的路上已经满是鹿角、木栅栏,步兵都难以通过何况是大型器械。金兀术下令骑兵下马搬运路障,当骑兵们搬运路障时,仙人关上的投石车开始运作,无数的石块如流星划过,金军成了活靶子。当他们搬完路障后,地面上又重新填充了石块。黄昏时分,道路才被清理干净。

这便是彀英所要争取的时间,早在吴璘向仙人关靠拢时,他便向哥哥提议:杀金坪之地,去原尚远,前阵散漫,宜益治第二隘,示必死战,则可取胜。

金兀术在畅通的道路上冲锋,不想宋军竟然主动迎战。宋军手持《唐六典》中记载的陌刀。两米以上的斩马刀一刀下去,人马俱碎。在武器的加持下,金兀术惨败。自此,金兀术将进攻的权力交到撒离喝之手。

仙人关、杀金坪,吴氏兄弟再创金兀术

撒离喝命令骑兵改步兵,进攻仙人关。宋军以神臂弩迎战,可是收获甚小。原来,这些步兵肩负2副重甲(接近140斤),优点是弓箭射不穿,缺点是行军太慢。看着一波波金军靠近,第二隘中的部分将领萌生退意,吴璘当机立断,以刀画线:死则死矣,过此线者斩。吴璘已经放弃杀金坪,再放弃第二隘,就算吴玠不杀他,吴氏兄弟也会成为全军的笑柄。正是在这种坚定的信念下,金军强攻到底也未攻破第二隘。

金军聚集在杀金坪一带修正,当金兀术正在考虑要不要再次进军时。吴玠率领所有宋军倾巢出动,金兀术全军疲敝,大军败退仙人关。

金兀术二次大败于吴玠,此生再未敢与吴氏兄弟交手。由陕入川,成为了金兀术越不过去的坎;和尚原、仙人关是他的噩梦,吴氏兄弟领这位金国的“战神”完颜宗弼胆寒。

上阵亲兄弟、打虎父子兵。吴氏兄弟的成功在于智慧谋略,更在于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勇气。

参考资料

元脱脱、阿鲁图——《宋史》,中华书局

唐张说、张九龄——《大唐六典》


相关评论

华夏吴氏网QQ交流群:85987924   站长QQ:116539779   吴氏网公众号:cwu2015     世界吴氏公众号:worldwucom

  粤ICP备130152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