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世界

千秋英烈吴占林营长

时间:2020-01-29 11:52:33   作者:   来源:   阅读:9200   评论:0
内容摘要:摘自 http://tieba.baidu.com/f?kz=18025615转自 http://bbs.tiexue.net/post_2793104_1.html营口战役――记千秋英烈吴占林营长 伯玉国民革命军52军是百战劲旅,但在大陆知之者甚少,尤其是52军解放战争征战史,......

摘自 http://tieba.baidu.com/f?kz=18025615

转自 http://bbs.tiexue.net/post_2793104_1.html

营口战役――记千秋英烈吴占林营长
伯玉

 国民革命军52军是百战劲旅,但在大陆知之者甚少,尤其是52军解放战争征战史,几乎无人知晓。前些时候有人在和平论坛写了一篇52军军史,竟然将52军解放战争全部战史几乎一笔未提,仅寥寥数语,匆匆带过,令人叹息不已。解放战争史是中国军战史上一个巨大的空白,胜利者编写的是胜利战史。失败者写文史资料也绝不敢碰这个“雷区”,他们说:写写打日本人还可以,怎么可以写打胜利者的战史,岂不自找麻烦,中国历史因此留下一个大真空。

52军是陕西名将关麟征一手调教的部队,被日军名将板垣征四郎誉为一个军顶10个中国军,很多军官都是关一手提拔的陕西人仕,如后任52军军长刘玉章、 52军最著名常胜将军张晴光、百战将星张文博等等。52军出关后,连战连捷,所向披靡,经历重大战役有:1、山海关、绥中战役,2、兴城、锦西、葫芦岛战役,3、锦州战役,4、北镇、黑山、大虎山战役,5、平泉、朝阳战役,6、营口攻防战,7、增援秀水河子,8、抚顺战役,9、本溪宫原,10、安东战役 11,宽甸八河川战斗等等。这千百个大小战斗,精彩纷呈,悲惨壮烈,不是几本著作能够描述的。其中对东野有生力量打击最大,也是东北解放战争史上东北野战军损失最大一次,就是会同新6军发动的安东战役及随后的扫荡战,使辽南主力部队、地方部队,各县党政军干部损失共达6万人以上,超过东北野战军战损任何一次。东北野战军的南满部队被压缩在南满四个县,岌岌可危,准备撤出南满。东北局不得不紧急派陈云、肖劲光赶往南满,以图稳住阵脚,便有了决定南满生死存亡的“七道江会议”。

解放后所有战史提到安东战役,仅长篇累牍、不厌其烦的介绍描写其中战斗之一“新开岭战斗”,道理很简单,因为整个安东战役只有“新开岭战斗”是胜利的,所有其他几百个大大小小战斗全部失败,因而按照有关部门出版规定和原则,略去这个重大战役其它所有战斗,略去其他所有过程。让读者读历史就象云里雾里一般,其实什么都搞不明白。

本文描述的仅仅是52军25师出关后无数战斗中的一个,即营口攻防战的过程。

营口是东北重要的战略海港,是东北和沈阳的海上门户,位于沈阳、旅大、锦州三点之间,水陆交通方便,地形平坦。大兵团从这里登陆。能迅速向三个方向展开,向东可切断中长路,威胁旅大;向西可切断北宁路;向北则是进入东北之捷径。尤其在苏军强占中国领土旅顺、大连后,营口战略地位更加重要,是国军大兵团进入东北最理想的港口,是连接东北与关内的枢纽重地。尤其是连接解放军最重要根据地――胶东半岛的门户。国共双方对营口都高度重视,进行了多次反复争夺。52 军也特别有营口情结,第一次占领营口是它,最后通过营口从东北战场撤出也是它。52军于45年底攻占北镇、黑山、新立屯、大虎山后准备北上占领营口。控制这个重要的战略海港为后续部队开辟新的登陆点和运输线。52军25师于46年1月4日接到命令进攻营口,即作战前准备。由于74团已出发接收新民,决定以 75团3营留守大虎山,25师师长刘世懋率师直属部队,73团全部,75团(欠3营),共5个营加直属队,共6千余人进攻营口。于1月5日出发,由黑山、大虎山、沟帮子登上火车。全部集结到距营口最近的盘山,准备发起进攻。当时正是东北最严寒的冬季一月,大地积雪,气候严寒,河流封冻,(因此没有河流障碍)。从沟帮子到营口,有路况很好的公路一条。盘山到营口之间,都是沿海平原。除营口东北之滚子泡地区有绵延丘陵外,基本没有山地,地势平坦。因此当时除了天气恶劣外,地理上这一地区是天然战场。

25师是52军3个主力师之一,官兵资历较老,善于进攻,战斗力强,排以上军官均经过美军直接短期轮训,作战指挥、战斗动作比较熟练。号称“千里驹”。与之对垒的当面解放军为东北人民解放军第2纵队(即后来的东野4纵),2纵有1、2两个旅,每旅3个团,加警卫团和纵直,共有7个团,12000人左右。纵队司令员吴克华是我军优秀指挥员,带领部队到达东北后,占领了日军大量军火仓库,发了洋财,装备极为优越。仅短短一个多月后,吴已收缴了日军很多大炮,计有;14野炮一门、41山炮两门、平射炮3门、92步兵炮2门、高射机枪1挺、92重机枪6挺,成立了一个机炮营。纵直带2旅驻海城,1旅率1团及3团2 营驻营口市,3团1营驻田庄台,3营驻营口东北古树子:2团驻大石桥为1旅机动部队。

离沈阳最近的只有营口一带25师,于是东北国军长官即下令:“该师即以驻新民74团主力,于13日先进入沈阳,师部率营口部队,于12日于大洼登车,车运沈阳,营口留一加强营守备之。”25师于1月12日西开接收沈阳后,仅留下73团3营一个营守卫营口,这个3营建制还较完整,前几天战斗损失很小,辖3个步兵连,营长吴占林(又名英占林),配属73团高射机枪连一连,团部还留下几十个留守人员,共600余人。1月13日2纵6个团;1万余人扑向营口,营口守军命运休矣!

营口市区东西长20里,南北宽3里,以一个营的兵力守卫就是诸葛亮再世,也只能唱空城计了。当时25师这么做1是出于无奈,只有这点兵力只能留一个营守营口,2是认为第二天(13日)就是停战令生效日,解放军不可能在停战生效令后再发动进攻。万万没有想到,2纵全军不顾停战协定,倾全力扑向营口,。吴占林营长临危受命,抱定必死决心,沉着冷静,紧急作出部署:

1、营部率2个连守核心阵地――市政公署;2、一个排守警察署;3、一个排于市南郊警戒;4、一个连守青林馆;5、团部留守人员驻企亚烟草公司。

为了迟滞2纵推进速度,吴占林营长搞了疑兵计,用麻袋装雪在营口市外空地上堆成一个一个的集团防御工事,震慑进攻部队,当2纵进攻部队赶到时,曾非常吃惊,敌仅占营口3天,怎么已耗巨资、费大力修筑这样大规模防御工事。研究讨论了好久才发起进攻,冲到工事跟前一推就倒,原来后面空无一人,是用来吓人的麻袋雪堆。市郊没有发生战斗,2纵部队就直插入市区,展开巷战。守军依托城市高大、坚固建筑物,进行顽强抵抗,火力十分猛烈,射击准确,训练有素。2纵不讲战术,以人海战术蜂拥而上,猛冲猛打,结果遭到极大杀伤。尽管如此,2纵凭人数绝对优势,十几倍以上人数优势,逐渐推进,1团1营为主攻,3营为助攻,旅警卫营为二梯队,进攻警察署,敌守卫警察署的那个排,战斗经验丰富,射击技术高超,一直到攻方接近50米之内才一起开火,封锁住进攻街道。1团1营由于指挥不灵活,两个连集中在一起,道路狭窄,纵队拥挤,几次突击不成功,白白地在雪地里留下几十具尸体。1团见状,派出一部占领侧翼纺织厂,两面夹攻,守军见势不好,退入市政公署大楼。青林馆守军在2纵队发起进攻后,主动收缩回市政公署。对企亚烟草公司进攻很顺利,守军是73团后勤留守人员,没有战斗力,一经接触,即退往市政公署。3个团用了3个小时即将以上3个要点占领。2纵随后将进攻矛头指向邮局、海关和正经银行,攻击邮局部队因选择道路狭窄,兵力展不开,火力不集中,故伤亡大,攻击不成。进攻海关和正经银行的那个连队因任务交代不明,被敌火力打乱,有5个班失掉联系,该连基本失去战斗力。针对攻城和巷战重大伤亡,2纵政委彭嘉庆回忆说:“我军到东北后缺少训练,战术技术基本保持着抗战时期游击战那一套,还未真正转到正规作战方面来,攻城水平和巷战能力都比较低,不少攻击分队被压在小胡同雪地里。”

在各个建筑物反复激战同时,吴占林针对对方兵力绝对优势,制定出非常有效的“小突击”战术,所谓“小突击”战术,就是派出两三个人的小部队,带着冲锋枪和手榴弹,利用夜幕掩护,偷偷摸摸到解放军进攻部队后面,朝着密集队型狂打一阵。等到攻方醒悟过来,整顿队伍反击,包围他们时,他早已溜之大吉了。就这样反反复复,把进攻部队给拖住了,大大迟滞了进攻部队速度。2纵攻城计划动用了4个团兵力,摆了个大规模作战部署,对方是一个营,兵力显得分散。没有能抓住主要目标,包围进攻。在进攻建筑物受阻和被敌骚扰情况下,时间被一分一秒浪费掉,接近1月14日零点,停战令生效期,不得不暂时停战,而这时仍有市政公署和两边海关,邮局大楼没有拿下来。2纵领导一面停火,一面商量究竟还打不打,最后狠下决心,不管停战令生效否,坚决要攻占营口,决不可错过这个良机,给中央一个交代。午夜12时停战令时间生效后,2纵派人给核心阵地---市政公署守军送去一封最后通牒,说:“如不退出营口,即将全面进攻。”面对即将来临的死亡,吴占林营长没有一丝怯懦,平静地在最后通牒上写下:“以战争解决战争”7个字,决心战斗到底,宁死而不投降。

送信人走后,吴占林营长紧急动员部队,加固核心阵地――市政公署防御工事。这市政公署是一栋二层的钢筋水泥结构的白色大楼,非常坚固,守军全体动手,把正面防区100米之内建筑物,凡能拆的全部拆掉,二楼平台改成临时炮台,把全营30门60、82迫击炮全都集中布置,守军也集中收缩进楼。大楼门窗全部用沙袋挡住。广场上架设电网,加修暗堡。14日凌晨2点,2纵发起总攻,1团进攻邮局、海关,守军迅速收缩回核心工事。2纵随后从正面和东北面猛攻核心工事。顺着辽河进攻的2团配备了一门“14”式野炮,从侧面猛攻核心工事。正面进攻的部队浴血苦战,十分不顺利。守军防守重点在正面,2纵主攻方向也是正面,正面广场设有电网、暗堡,又把临近大楼的百米之内的地形地物用黑白两色作了明显标记,事先测好了距离。大白楼门窗垒起了沙袋,配置了火力点,二楼平台机枪和炮,只要发现目标进入他们标定区域,便立即开火,几乎弹无虚发。进攻的一团必须经过广场,那里是守军重点防守区域,火力密集,几十挺轻重机枪、30多门小炮打出了弹雨火墙,1团领导组织部队了发动了几次强攻都失败,反复进攻受阻,广场上横七竖八躺满尸体,鲜血遍地,大地上雪白血红,格外分明。天气奇寒,受伤者由于不能够及时抢救和治疗,很快就冻成一具僵尸,造成战死者比例很大,由于屡攻屡挫,死伤过大,正面进攻不得不停止下来。正在这时,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那就是苏联侵略军公开参加中国内战。话说法西斯暴君新沙皇斯大林上台后,亡中国之心不死,一直在分裂侵吞中国领土,美其名曰:输出革命,在全世界实现共产主义。并借二战机会,侵占我国领土旅顺、大连。占领东北期间,大规模抢夺中国工矿物资,奸淫掳掠,枪杀我高级领导人,无恶不作。一般人只知道北朝鲜派出大批所谓“志愿”人员参加东野各个部队,并组织专门朝鲜支队,参加中国内战,并且支援了东野几千车皮的武器、弹药、军火。但是还没有人知道苏联红军也曾经公开参与中国内战。苏军在营口车站驻军一个连,配备坦克七辆,装甲车多辆,炮多门。2纵进攻营口时,曾事先通知营口苏军,苏军表态“要打就一定打胜,打不胜就不宜打。”2纵同时提出:国共打仗是我们国内的事,请苏军不要介入,以免把问题搞复杂。

一开始,2纵战斗还算顺利,苏军也就袖手旁观,等到了停战令生效后,还是没有能够解决战斗,并且对坚固的核心工事缺少办法时,苏联侵略军就变了脸,露出其狰狞面目,以国际共产主义互相支援为义务,以输出革命为己任,公然参战。其7辆坦克、数辆装甲车同时开火,猛轰市政公署大白楼。步兵平射炮、迫击炮一齐开火,全面参加战斗。参加战斗的4纵老人们都亲眼目睹了这一场面,原4纵干部解放后任淮阴军分区副政委王X X说:“他亲眼目睹全过程,可惜建国50多年来没有任何出版物敢讲。”老人内心也不愿意将这一历史泯灭,所以特地让我们录象、录音记载这段历史。

由于苏联侵略军参战,吴占林营长成了抗日战争后第一位抗击外国侵略军的民族英雄,他的战斗事迹英勇壮烈,他的英勇行为青史留名。在这里还原这段历史,心情十分沉重,对新沙皇苏联侵略军行径更加痛恨。由于苏军参战,市政公署守军态势变得更加困难,但核心工事守军没有屈服、没有动摇,决心要和苏联侵略军血战到底。2纵正面进攻由于守军誓死抵抗,反复受挫。决定除了加强正面进攻外,同时加强侧面进攻,沿着辽河进攻大白楼东侧。多少出乎2纵意料,大白楼东侧靠着辽河这方向,没有窗户,只有一个门,墙上连枪眼也没挖,二楼平台也没有向东布置的火力点,东侧的射界也没有清理,原有建筑物都完好存在,便于进攻部队隐藏行动。守军过于匆忙完全没有顾及这一侧。2团3营很顺利地进到离大白楼仅50米的一处院子里。2纵派1旅参谋长寇奎甫亲自到侧翼督战,指派2团郑珊副团长亲自指挥侧翼进攻,这个团长带着几个参谋、政工人员、警卫人员、一个炮兵班带一门41式山炮绕到辽河边,来到三营占领的院子里。这时,正赶上3营第一次进攻失利。原来,担任东侧进攻的指挥官三营副营长王玉堂是个老粗,不懂技战术,看到白楼东侧有扇门,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下令:给我冲!一个排上去,砸开门就往里冲。结果被密集的弹雨打得只剩几个人跑了出来。损兵折将,一个排完了。2团郑团长了解情况,想用炸药炸,一时找不到,急中生智命令把带来的41式山炮拉到离大白楼30米的一家院子,实施抵近射击,这是威力巨大的一招,是解放军灵活使用武器的典范。那是当年郑在胶东党校学习时,从115师686团张团长处学来的绝活,那个686团张团长,指挥打炮一反炮兵操典,不是把炮拉到目标千米外而放,而是把炮架在离目标几十米内,拉开炮栓,从炮膛里直接瞄准射击,百发百中。但是这个命令被炮兵排长拒绝,作为一个专业炮兵军官,来自纵队炮营,对这种完全违反炮兵操典作法无法理解。郑也无可奈何,正在此时,旅参谋长寇奎甫来了,对炮兵排长说:“听郑团长命令,快拉进来吧。”炮兵排长只得服从。山炮拉了过来,在冰冻地上挖好坑,固定炮位。炮排长走过来说:“报告副团长,准备完毕。”“打!瞄准二楼打!”炮排长拉开炮栓,从炮膛里直接瞄准,随后拉火,一声响亮的爆炸,二楼坚固的钢筋水泥墙面轰开了锅口大的洞,接着第二炮命中。战场一片欢腾、欢呼,叫好声此起彼伏,解放军的口号也响起来了。随着两声炮响,73团炮手立刻发现目标,从平台上立刻飞来一发82迫击炮炮弹准确地落在院子中央,炸死炸伤20多人。郑副团长也受了重伤,鲜血直流。见势不好,留在院子里会遭到更大炮击造成更大损失。院内外2团七连士兵由连长薛亚山率领,一拥而上,破门而入,冲进大白楼内,楼内楼梯是防守重点,足有一个排士兵防守,双方挤作一团,面对这种形势,守军不敢开枪,因为怕开枪伤自己人,怕子弹被墙壁弹回来。薛连长乘机解决了楼梯守军,冲向二楼,二楼守军在25师师校少校参谋陈子承指挥下,组织了上百支冲锋枪、步枪猛烈射击,封锁住走廊,把7连士兵阻挡在东、西两个楼梯口。战斗进入僵局,并且一旦守军发动反攻的话,7连就会遭到上下夹攻,消灭在楼梯上,处境十分危险。7连从东侧冲进大白楼后,楼内守军乱了阵脚,抽调正面部分人员对付7连的突然进攻。造成了正面防守空虚,正面一营抓住战机,迅速猛冲,有不少人乘机迅速越过广场,靠近大白楼,马上把手榴弹扔进一楼窗内,两面夹攻得手。正在危急之中的7连,听到正面手榴弹声,知道正面得手,信心倍增,两边同时夹攻,用手榴弹扔进每间房间,顿时手榴弹不停地爆炸,整个大楼都颤抖了,守军的抵抗到了最后关头,被逐屋逐屋的消灭了。房内战斗结束后,两路部队会合,冲向屋外平台,平台守军是高射机枪连和八二迫击炮排,1营在正面进攻路上吃足了大亏,死伤累累。都想狠狠地出气,二连二排长张本禄带队冲在最前面,他跑上楼梯,一脚把门踢开,刚踏上平台,就被躲在门旁的士兵打死了。一梭子汤姆枪子弹全部打在胸口,把胸口打成了蜂窝。2团士兵一拥而上冲入平台,展开了近战拼杀,平台上守军没有一个投降的,全部投入近战、肉搏战,厮杀十分惨烈。枪弹射击声、刺刀格斗声、双方喊杀声、临死者惨叫声混成一片,悲惨而壮烈,凄厉而感人,在夜空里久久回荡,不能散去。由于双方力量悬殊,仅10分钟战斗结束,守军除阵亡、被俘外。将近百人跳楼逃走。600多名守军中,战死三分之一,被俘三分之一,负伤三分之一,仅近百人逃脱。而2纵最大的损失也在进攻这个核心工事时产生的,4纵战史坦率承认:“固守这座两层楼房的国民党军也给人民自治军予很大杀伤。”

营长吴占林子弹打光后,亲自参加肉搏战,打死好几个对手。最后眼见大势已去,不愿投降被俘,在厕所里上吊自缢身亡。1月14日下午5时,停战令生效后5个小时,战斗终于结束,2纵重新占领营口。此时大地上静静地流淌着战胜者、战败者的红血傍着皑皑白雪,分外鲜明,比那奥马哈海滩的血水和海水更加鲜明、更加凄惨。这里专门描写的虽然是个规模不大的战斗,但是具有不同凡响的意义,吴占林营长指挥的这个战斗有三点非常意义;1、这是苏联红军公开参加东北内战的一个战例;吴占林营长是抗战结束后,第一个与外国侵略军作战的民族英雄。2、他是停战令生效后,第一个战死的国军军官。3、面对几十倍于己的对手猛攻猛打不投降,不苟且,从容不迫为国殉难,慷慨就义。所以可以称得上是真正的死的光荣、千秋英烈、万古流芳。

守卫营口双方死伤、被俘情况:25师73团3营:伤、亡、被俘500余人。而我方声称消灭守军1759人这是不可能,守军是一个加强营,加几十个团部留守人员,总共600余人。这是军战史上又一典型夸大战果来掩盖损失的谎言。解放军4纵战史承认;伤、亡1027人,失踪(即死亡找不到尸体、逃亡等)188 人,共损失1215人,与52军军史记载的“毙伤近1200余名”,完全吻合。实际上52军军史还漏掉一个重要数字,据2纵战史记载,2纵非战斗减员,严重冻伤778人,总减员2千人,是守军的4倍。

 

 



上一篇:社峰吴氏名人传
下一篇:易学 吴吉平
相关评论

华夏吴氏网QQ交流群:85987924   站长QQ:116539779   吴氏网公众号:cwu2015     世界吴氏公众号:worldwucom

  粤ICP备130152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