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名人世界

吴敬琏

时间:2020-01-29 12:39:39   作者:   来源:   阅读:11038   评论:0
内容摘要:把市场引入社会主义中国的先驱者,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兼中国社会科学院教授吴敬琏向韩国中央日报透露,习近平时代,中国将掀起市场化、法制化改革的风浪。 他说,“现在任何事情都还没有确定下来,但中国应该进一步推动改革,而且也一定会如此。中国现在面临领导人换届,因此对于改革的讨论......

 

把市场引入社会主义中国的先驱者,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兼中国社会科学院教授吴敬琏向韩国中央日报透露,习近平时代,中国将掀起市场化、法制化改革的风浪。

他说,“现在任何事情都还没有确定下来,但中国应该进一步推动改革,而且也一定会如此。中国现在面临领导人换届,因此对于改革的讨论也非常活跃,大的方向就是‘市场化’和‘法制化’。据悉,习近平副主席也对此非常关注。也就是说,改革一定会注入更大的活力。”

身为国务院御用专家智囊,吴敬琏对中国政府主导投资却并不感冒,“中国投资三万亿人民币建设时速超过300千米的高铁,甚至有说法认为中国创造了‘速度奇迹’,但结果又怎样呢?温州高铁追尾事故导致数百人死亡,这便是腐败种下的恶果。就是国家自食其果。曾一度备受称颂的‘重庆模式’也是如此,重庆国民生产总值(GDP)规模为1万亿元人民币,其中财政收入为1500亿元。但在去年一年内,重庆固定资产投资额高达7500亿元,得益于此,重庆经济增长率也达到了15%,这种情况又能持续到什么时候呢?重庆模式以失败告终,所以最近重庆陷入了混乱。”

吴敬琏曾经被误指为美国间谍,泄露中国的重要经济数据CPI。

中央日报说,在1982年,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找不到方向时,吴敬琏曾写下《社会主义经济的计划属性和商品经济的属性》一文,在论文中为市场经济勾画了草图。此后,在保守势力的不断攻击下,他仍坚守“市场”,看到国家过分介入市场,滋生腐败和贫富差距的现实,他提出“国退民进”的主张。4月17日,中央日报记者在《韩中共同成长高层论坛》上,见到了吴敬琏。

吴敬琏认为,“中国现在到了放下增长速度,重视增长质量(Quality)的时期。韩国、日本和泰国也都经历过高速增长的时期,但这些国家也都经历了经济危机。中国也不会有大的例外。每年超过10%的快速增长不会长久持续下去,是不可能的。正是因为如此,增长的质量才尤为重要。经济增长应该摆脱依赖政府主导投资的情况,转变为由市场效率主导经济成长。即使速度有所放缓,也会提高效率。”

(搜狐网图:吴敬琏担忧中国陷日韩式危机 祷告上苍保佑中国)

吴敬琏承认自己也担心中国的经济增长率会发生急剧的下降,“但情况并没有外表看上去那么严重。通货膨胀和房地产泡沫是问题所在,这是因为之前放出了大量的资金,从而引发的现象。但最近两年,中国政府颁布了一系列紧缩政策,现在已经开始见到成效。通货膨胀正在逐渐稳定,房地产价格也在持续稳步下调,可以说是中国经济正在软着陆吧。”

吴敬琏认为邓小平所说的“共同富裕”距离中国的社会现实还“很遥远”。因为“市场体系还尚未在中国生根,法治也非常落后。中国的贫富差距是腐败之风和国有企业的垄断所滋生的弊病,因此,我们需要改变经济增长的方式。过分依靠国家直接介入投资的经济增长只会催生腐败、拉大贫富差距,应该让工资收入超过投资收益,成为主要的收入来源,经济增长方式应该由投资主导向以消费为动力转变,这是中国需要直面的课题。”

吴敬琏还透露,中国“汇率的市场化将会迅速进行。最近人民银行(中央银行)已将每天汇率变动的幅度从0.5%上调到了1%,从中便可看出。我认为,现在的汇率(一美元约合6.29元人民币)已经到了平衡点。汇率市场化是改革开放过程中无法避免的情况,但这并不意味着,美国压迫人民币升值便是合理的要求。美国的贸易赤字是由于本国人不重视储蓄所导致的,为什么要将罪名归结为人民币呢?正是这样,美国人才时常被批傲慢。”

至于中国和朝鲜的关系,吴敬琏说,“事实上,中国对于朝鲜的影响力并没有那么绝对,中朝关系也不总是一团和气。我曾8次来访韩国,曾多次申请前往朝鲜,但都被拒。”

他并批评朝鲜“人民在忍饥挨饿,政府却在搞导弹试验,这让人无法理解。我很想亲自去朝鲜看一看,但对方不让去……”

 
吴敬琏否认有什么“中国模式”或“北京共识”。“我知道强调自由主义的‘华盛顿共识’,却不知道什么是‘北京共识’(笑)。没有什么中国模式,部分学者提出的所谓中国模式,只是中国从计划・统制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的一个现象而已,所以才出现了市场和计划并存的情况。”

至于西方资本主义的未来,他认为,“肯定不会马上崩溃吧?但长期来看,前景并不乐观。他们(西方人)过度消费,不知道储蓄,而且在福利社会的名头下,他们也不努力工作,甚至有说法称‘在欧洲,只有德国人在工作’。民主主义的优点虽多,但却要去乞求选票,这是一大问题。”

改革,就要有勇气“革”自己的“命”

中国总理温家宝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68次提到“改革”。改革堪称中国目前的共识,但具体怎么改仍是众说纷纭。据中国经济周刊报道,3月17日,2012年中国高层发展论坛上,吴敬琏提出了“顶顶层”设计的概念。

吴敬琏认为,过去一年中国在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各地沿用的政府主导的发展方式投入太多、成本太高,不可持续,主要原因是经济体制障碍没有得到消除,有利于创新和创业的体制没有建立起来。

吴敬琏强调,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在于加强“顶顶层”设计,调整政府与市场间的关系。具体来说,目前大家都在热烈讨论各个部门的改革,比如金融顶层设计、财税顶层设计。“但是,有一个问题首先要解决,就是这个‘顶顶层’的设计。”

何为“顶顶层”设计?吴敬琏解释说,这是对两个不同方向的选择问题:是要一个能够实现社会公正和共同富裕的法治的市场经济?还是要一个由强势政府控制国民经济和整个社会的国家资本主义,乃至权贵资本主义?“这是我们面临的关键性问题,也是过去三四年里面争论很大的问题,我认为,现在应该是到了得出结论的时候。”

吴敬琏透露,自己的观点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党组书记、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刘鹤一致,即中国经济的成功并不能归纳成是国家垄断资本主义模式的成功,而是要坚持30多年来的改革方向,坚持发展市场经济。

吴敬琏还说,过去几年中国一些地方用“大政府强国企”的方式实现了高速增长,但其掩盖的问题正在逐渐暴露。

吴敬琏指出,改革的焦点是政府在市场经济中的地位和作用。因此,无论是经济改革还是政治改革,核心的问题都是政府自身的改革。这个改革确实最难。原因就是政府自身的改革将会触动政府和官员的权力及利益。换句话说,就是要有勇气和决心“革”自己的“命”。改革要取得突破,需要经济体制改革和政治体制改革配合起来推进。只有这样,才能从行政命令支配的经济,政府机关和党政官员的自由裁量权特别大的命令经济,转变为一个规则透明、法治的市场经济。

有一种观点认为,中国30多年来的改革一直没有一个清晰的目标和总体规划,至今还在“摸着石头过河”。

吴敬琏不以为然:“1994年外汇改革、财税改革都是经过精心设计的”,“摸着石头过河”,是在改革初期既没有传统的理论可做依据,也没有现成经验可资借鉴的情况下的一种没有办法的办法,或者叫做“次优选择”。后来,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制度不断完善,2003年十六届三中全会还通过了《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议》。这些规划设计的执行,直接带来了上世纪90年代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和繁荣。

吴敬琏认为,这也可以用来反驳一些人认为过去改革没有一个总体规划,所以各种社会问题的解决要走向另一个方向,即增强政府力量,用政府力量大量动员资源、维持高增长。

曾被误指为美国间谍

吴敬琏还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兼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国务院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副主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据百度百科介绍,吴敬琏曾经提出中国股市“赌场论”,主张维护市场规则,保护草根阶层生计,被誉为“中国经济学界良心”,是媒体和公众眼中的学术明星。在2007年3月参加政协会议期间,他发表了一系列言论,从反对春运铁路票价不上浮到主张城市拆迁不应按市场价补偿等等,他的评论引发了很大争议。

曾经被指责为美国间谍,透露中国的重要经济数据CPI,(西方国家每个季度的经济数据包括消费者信心指数都在政府网站公布),后来该指责被澄清。

吴敬琏以“敢言”着称,是中国经济学界的泰斗,被誉为“中国经济学界良心”,年逾八旬仍行走在乡村之间,由他所带头成立的富民基金(乐平公益基金)为广大农户的生活带来生机。


上一篇:吴公仪其人其事
下一篇:吴起年谱
相关评论

华夏吴氏网QQ交流群:85987924   站长QQ:116539779   吴氏网公众号:cwu2015     世界吴氏公众号:worldwucom

  粤ICP备130152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