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世界

我所知道的吴冠中先生

时间:2020-01-29 12:41:57   作者:   来源:   阅读:10148   评论:0
内容摘要:  我一直都很喜欢吴冠中先生的作品,就因为这,成就了我和吴冠中先生的一段忘年交情缘。  上个世纪90年代初,我从漓江出版社调到广西美术出版社当编辑,出于我对一些当代艺术家的喜欢,我策划编辑出版了一套《中国现代艺术品评丛书》,选取了当时国内还不太有名的一些中青年艺术家如尚扬、戴士和......

  我一直都很喜欢吴冠中先生的作品,就因为这,成就了我和吴冠中先生的一段忘年交情缘。

  上个世纪90年代初,我从漓江出版社调到广西美术出版社当编辑,出于我对一些当代艺术家的喜欢,我策划编辑出版了一套《中国现代艺术品评丛书》,选取了当时国内还不太有名的一些中青年艺术家如尚扬、戴士和、杨飞云、刘小东、阎平等。书出版后,也出于对老一辈艺术家的尊重和希望得到他们的指点,分别给吴冠中先生以及靳尚谊、詹建俊等老艺术家都寄去了一套。出乎我意料的是,最先给我回信感谢的就是吴冠中先生,同时还给我寄来了他在台湾出版的两本亲自签名的文集。感动之余,我并不把这件事很放在心上。因为我想吴老大概也就是一般礼节性的感谢,那时也没有觉得自己会有认识吴老的机会。过了两三年吧,那是1998年秋天里的一天,我在办公室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一个陌生的声音说找苏旅,我说我就是啊,您是哪一位?电话那边说:我是吴冠中。

  原来吴老是全国政协常委,他随全国政协代表团来南宁视察,住在西园饭店。通过广西人民出版社办公室找到了我的电话。

  我和吴冠中就这样见面了。

  吴冠中先生在1999年有一系列大的艺术活动,其中要向中国美术馆捐赠10幅巨作,同时有一个大型展览。他特意联系我就是想请我们广西美术出版社出版他的一系列画册。用老先生的话说,就是因为广西美术出版社出版了那么多的好书,鸡窝里飞出了金凤凰。他就是要来这个飞出金凤凰的鸡窝看看。

  这样我有机会走进吴冠中的家中。自从走进吴老的家,我就认定,这绝对是一个值得敬重的老艺术家。

  吴老住在北京方庄芳古园的一栋普通的公寓中,面积不过几十平方米。电梯里的中年妇女笑眯眯地问:找吴冠中吧?很亲和很平凡,一点也没有把吴老当大师的意思。而吴老夫妇,确实也是一对最普通不过的市民,上下电梯和邻居亲切地聊天。一直到最近几年,很多西装笔挺的人士频繁出入这栋不起眼的公寓楼,才让邻居们觉得身边有个大人物。

  吴冠中的家很朴素。1998年我去的时候,家里几乎都是上世纪70年代的家具,沙发、书桌、床、餐桌……唯一的新玩意就是那一台彩色电视机。我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这个作品在苏富比、嘉德等拍卖行动辄拍卖千万元的大艺术家,竟然过着如此单纯、朴素,甚至可以说是清贫的生活。

  吴冠中的画桌就更令我感动。这根本就不是一张桌子,而是两条在我们六七十年代常见的大饭堂里的长板凳,上面搁着一块五合板!这就是吴冠中的画桌!多少声名遐迩的杰作,就是在这块五合板上诞生的。

  而吴老似乎很喜欢这块五合板。他对我说,这块板很方便啊,因为高度不高,很适合控制整个画面;而且要画大画,需要竖立起来靠在墙上的时候,他们老两口很轻松地就可以完成。

  我对吴老肃然起敬。

  因为工作的关系,我认识很多知名艺术家。有些所谓“德高望重”的艺术家喜欢摆架子,做大师状,家里极尽豪奢,像那个写过“辞国声明”后又自命为“中国当代第一大儒”的画家以及“万荷堂”的主人就不用说了。连那些二三流的“当代大师”们也以豪华别墅、豪华车甚至游艇飞机等竞相称奢,和吴冠中相比,我觉得这是两个完全不同世界的人。

  从2000年开始,我策划出版了《吴冠中艺术年鉴》,一共出版了3年,2004年我到乡下挂职,出版社也以经济吃紧,对这种学术出版不是很支持,没能坚持下去,后来百雅轩的李总让我授权给他们继续出版,总算还能继续下去。但百雅轩是商人,估计和吴冠中要计较利益关系的了。这一点,我是很遗憾的。

  吴冠中是一个为艺术而生的人。我们现在所看见的所有艺术家,或多或少都有着因为名或利而为艺术,像吴冠中那么单纯、执着,那么疯狂爱恋艺术的,至少在我的视野内,只有他一个。

  吴冠中的单纯还表现在生活上。说句我们出版界不爱听的话,不止好多商人或者掮客,好多所谓的“编辑”也都骗过吴冠中。据说早在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北京一家著名的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吴冠中的画册,叫吴冠中拿了100多幅作品去拍照。若干年后吴冠中问出版社要回自己的作品,出版社说你不是已经签名领回去了吗?一查,那个责任编辑居然冒充吴冠中签名代领了作品,然后搬家到外国去。吃这种亏吴冠中不止一次。但老先生就是一次又一次地跌倒在同一个地方。但这也是这位老人最值得尊敬的地方之一。我原来确实也抱着一点私心,说啥时候吴老高兴了乘机索一张小画。但认识了吴冠中之后,我为自己的无耻感到羞愧。站在这样一位单纯、善良的老人前面,连我自己也变得纯洁了许多,我第一次从吴冠中家出来我就决定,绝对不向吴老索要哪怕一张纸片。所以很多人以为我和吴冠中的关系(吴冠中曾经说,只要是苏旅出版他的书,不用授权),会有很多吴的画,有的画商就私下向我打听过。我至今也没有任何后悔,至少,我自己认为自己和吴冠中先生是真正的忘年交,很纯洁的那种,这也是一种幸福。当然,我有很多吴冠中的文字手稿,那是我们经常书信来往或者是吴老签名赠的书留下的。

  吴冠中没有手机,只有一部可以显示来电号码的固定电话。他家里电话响的时候,老两口就一边一个坐在电话机旁边,静静地看电话机铃声儿响,最后确认是熟人的号码了,才拿起来听。吴冠中最后那几年,正好是我换了手机号码,没来得及通知吴老,吴老当然不会接我新手机的电话。直到他去世,我也没有再和他联系过。这是一种有着淡淡惆怅的遗憾。

  吴冠中,一个艺术圈里独一无二的殉道者,一个真诚和善良的老人。他也以自己独一无二的艺术风格和个性,在中国美术史上留下了深深的脚印。


相关评论

华夏吴氏网QQ交流群:85987924   站长QQ:116539779   吴氏网公众号:cwu2015     世界吴氏公众号:worldwucom

  粤ICP备130152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