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世界

饮贪泉表明立志清廉――吴隐之

时间:2020-01-29 13:00:30   作者:小茶生   来源:   阅读:9094   评论:0
内容摘要:吴隐之(348―414),字处默,东晋濮阳鄄城人,生当东晋后期。曾任中书侍郎,左卫将军,广州刺史等职,官至度支尚书,著名廉吏,弟庆之。吴氏统谱存惠公派江阴西伍村支世系吴隐之安溪谱系和全国各地的对表世系官庄谱左台吴氏谱宿松吴氏谱永丰富禄谱永丰陶唐谱湖南新化谱吴盛谱贵州大方吴氏安溪平......

饮贪泉表明立志清廉――吴隐之 图1

 

吴隐之(348―414),字处默,东晋濮阳鄄城人,生当东晋后期。曾任中书侍郎,左卫将军,广州刺史等职,官至度支尚书,著名廉吏,弟庆之。

 

 吴氏统谱存惠公派江阴西伍村支世系

饮贪泉表明立志清廉――吴隐之 图2 

吴隐之安溪谱系和全国各地的对表

世系

官庄谱

左台吴氏谱

宿松吴氏谱

永丰富禄谱

永丰陶唐谱

湖南新化谱

吴盛谱

贵州大方吴氏

安溪平河谱

星子吴氏谱

湖北武穴谱

湖北阳新谱

吉安吴氏谱

广西兴业谱

19

诸樊

诸樊

诸樊

季札

季札

季札

季札

季札

季札

季札

季札

季札

季札

季札

20

光公

光公

光公

重道

征生

征生

征生

征生

征生

征生

征生

21

夫差

夫差

夫差

利坚

利坚

利坚

利坚

启蕃

启蕃

启蕃

启蕃

启蕃

启蕃

启蕃

22

鸿

成铿

成铿

成铿

成铿

23

弥容

弥庸

弥庸

若水

若水

若水

若水

24

勾馀

名馀

名馀

25

子山

子山

勾余

勾余

勾余

勾余

勾余

勾余

勾余

26

@

@

@

@

蹶由

蹶由

蹶由

蹶由

蹶由

蹶由

蹶由

27

28

29

30

31

广志

广志

广志

广志

32

千秋

千秋

千秋

千秋

33

衍陵

衍陵

衍陵

衍陵

衍陵

衍陵

衍陵

34

广志

广志

35

千秋

千秋

36

长陵

长陵

复兴

复兴

复兴

复兴

复兴

复兴

复兴

37

安世

38

39

复兴

x

x

天成

天成

40

A

A

41

42

子颜

E

允承

允承

43

少胄

如胜

如胜

v

v

乾英

乾英

乾英

44

熊庆

熊庆

45

彦通

文质

文质

康年

康年

46

应之

应之

延英

延英

47

显祖

康年

康年

之则

之则

48

清贵

嗣英

嗣英

49

信忠

正己

正己

E

E

皋益

皋益

50

祥吉

涿

涿

涿

宗献

宗献

季怀

季怀

季怀

51

之则

之则

之则

隐之

隐之

隐之

涿

龙(威)

龙(威)

始泰

始泰

52

隐之

隐之

世忠

世忠

世忠

符隽

符隽

53

延之

延之

延之

延之

54

安诚

安诚

安诚

55

56

应麟

景安

57

58

文慰

文尉

文尉

明彻

明彻

明彻

明彻

洵文

洵文

59

吴兢

明彻

惠觉

60

 

义芳

学达

伯谦

文尉

文尉

文尉

61

 

少微

如海

余涣

62

 

 

神泉

承休

63

 

 

良材

光惠

 

 

如海

若远

若远

64

 

 

伯芮

伯芮

 

吴澄

 

 

世伟

世伟

65

 

 

 

士彦

 

 

良材

66

 

 

延章

i 

i 

 

同正

 

 

 

67

 

 

茂迥

 

通明

 

 

Z

通明

 

68

 

 

 

武陵

吴彬

 

 

延昭

i 

 

69

 

 

中复

 

 

初云

武陵

 

 

初云

 

70

 

 

秉礼

 

 

(简)

龟领

 

 

(简)

 

71

 

 

_

 

 

()

九裹

 

 

()

 

72

 

 

 

 

 

 

 

文绪

 

 

73

 

 

 

 

 

 

源荣

 

 

 

 

 

 

 

元卿

 

 

 

 

 

 

 

 

 

 

 

 

 

 

 

 

 

 

 

 

 

 

 

 

 

 

 

 

 

 

 

 

 

 

 

 



 

 

 

1                        吴隐之:虽家境贫寒,但志存高远。他饱览诗书,以儒雅显于世。即使每天喝粥,也不受外来之财,母亲去世时,他悲痛万分,每天早晨都以泪洗面,行人皆为之动容。当时韩康伯是他的邻居,韩康伯之母常对康伯说:你若是当了官,就应当推荐像他那样的。

2                         

后来,韩康伯成了吏部尚书,便推荐吴隐之为辅国功曹。当时兄坦之为袁真功曹,袁真被桓温打败,坦之被俘即将杀头。隐之拜见桓温,请以身赎兄,温认为隐之是难得的忠义之士,放坦之,奏拜隐之为奉朝请、尚书郎。女儿出嫁,谢石派人前来帮忙,但隐之宾客一个不请,嫁妆一件未置,但见丫环牵着狗到大街去卖。后调任晋陵太守,妻子仍负柴做饭,孝武帝很器重他,任为御史中丞、左卫将军。后历任中书侍郎、国子博士、太子右卫卒、领著作郎、右卫将军等职。

隆安年间(397-402),朝廷想革除岭南的弊端,任命隐之为龙骧将军、广州刺史、假节领平越中郎将。赴任途中行至距广州20里处的石门,遇一山泉,当地人皆说喝了此泉之水就会变得贪婪无比,故名贪泉。隐之对家人说:如果压根儿没有贪污的欲望,就不会见钱眼开,说什么过了岭南就丧失了廉洁,纯属一派胡言。说着走到泉边舀了就喝,并赋诗一首:古人云此水,一歃怀千金,试使夷齐饮,终当不易心。上任后,他廉洁奉公,清简勤苦,始终不渝,所食不过是稻米、蔬菜和干鱼,穿的是粗布衣衫,住处的帐帷摆设均交到库房,有人说他故意摆样子,隐之笑而不语,一如既往。部下送鱼,每每剔去鱼骨,隐之对这种媚上作风非常厌烦,总是喝斥惩罚后赶出帐外。经过他的惩贪官、禁贿赂,广州官风有所好转。元兴初,皇帝下诏,晋升他为前将军,赐钱50万,谷千斛。

吴隐之在广州多年,离任返乡时,小船上仍是初来时的简单行装。唯有妻子买的一斤沉香,不是原来的物件,隐之认为来路不明,立即夺过来丢到水里。到家时,只有茅屋六间,篱笆围院。刘裕赐给他牛车,另为他盖一座宅院,隐之坚决推辞掉了。后升任度支尚书、太常,隐之仍洁身自好,清俭不改,生活如平民。每得俸禄,留够口粮,其余的都散发给别人。家人以纺线度日,妻子不沾一分俸禄。寒冬读书,隐之常身披棉被御寒。

 

义熙八年(412),隐之告老还乡,授光禄大夫,加金章紫绶,赐钱10万,米300斛。九年(413)卒。追赠左光禄大夫,加散骑常侍

2

晋书吴隐之传》:

吴隐之,字处默,濮阳鄄城人,魏侍中质六世孙也。隐之美姿容,善谈论,博涉文史,以儒雅标名。弱冠而介立,有清操,虽日晏f菽,不飨非其粟,儋石无储,不取非其道。年十余,丁父忧,每号泣,行人为之流涕。事母孝谨,及其执丧,哀毁过礼。家贫,无人鸣鼓,每至哭临之时,恒有双鹤警叫,及祥练之夕,复有群雁俱集,时人咸以为孝感所至。尝食咸菹,以其味旨,掇而弃之。

与太常韩康伯邻居,康伯母,殷浩之姊,贤明妇人也,每闻隐之哭声,辍餐投箸,为之悲泣。既而谓康伯曰:汝若居铨衡,当举如此辈人。康伯吏部尚书,隐之遂阶清级,解褐辅国功曹,转参征虏军事。兄坦之为袁真功曹,真败,将及祸,隐之诣桓温,乞代兄命,温矜而释之。遂为温所知赏,拜奉朝请、尚书郎,累迁晋陵太守。在郡清俭,妻自负薪。入为中书侍郎、国子博士、太子右卫率,转散骑常侍,领著作郎。孝武帝欲用为黄门郎,以隐之貌类简文帝,乃止。寻守廷尉、秘书监御史中丞,领著作如故,迁左卫将军。虽居清显,禄赐皆班亲族,冬月无被,尝浣衣,乃披絮,勤苦同于贫庶。

广州包带山海,珍异所出,一箧之宝,可资数世,然多瘴疫,人情惮焉。唯贫窭不能自立者,求补长史,故前后刺史皆多黩货。朝廷欲革岭南之弊,隆安中,以隐之为龙骧将军、广州刺史、假节,领平越中郎将。未至州二十里,地名石门,有水曰贪泉,饮者怀无厌之欲。隐之既至,语其亲人曰:不见可欲,使心不乱。越岭丧清,吾知之矣。乃至泉所,酌而饮之,因赋诗曰:古人云此水,一歃怀千金。试使夷齐饮,终当不易心。及在州,清操逾厉,常食不过菜及干鱼而已,帷帐器服皆付外库,时人颇谓其矫,然亦终始不易。帐下人进鱼,每剔去骨存肉,隐之觉其用意,罚而黜焉。元兴初,诏曰:夫孝行笃于闺门,清节厉乎风霜,实立人之所难,而君子之美致也。龙骧将军、广州刺史吴隐之孝友过人,禄均九族,菲己洁素,俭愈鱼飧。夫处可欲之地,而能不改其操,飨惟错之富,而家人不易其服,革奢务啬,南域改观,朕有嘉焉。可进号前将军,赐钱五十万、谷千斛。

卢循寇南海,隐之率厉将士,固守弥时,长子旷之战没。循攻击百有余日,逾城放火,焚烧三千余家,死者万余人,城遂陷。隐之携家累出,欲奔还都,为循所得。循表朝廷,以隐之党附桓玄,宜加裁戮,诏不许。刘裕与循书,令遣隐之还,久方得反。归舟之日,装无余资。及至,数亩小宅,篱垣仄陋,内外茅屋六间,不容妻子。刘裕赐车牛,更为起宅,固辞。寻拜度支尚书、太常,以竹篷为屏风,坐无毡席。后迁中领军,清俭不革,每月初得禄,裁留身粮,其余悉分振亲族,家人绩纺以供朝夕。时有困绝,或并日而食,身恒布衣不完,妻子不沾寸禄。

义熙八年,请老致事,优诏许之,授光禄大夫,加金章紫绶,赐钱十万、米三百斛。九年,卒,追赠左光禄大夫,加散骑常侍。隐之清操不渝,屡被褒饰,致事及于身没,常蒙优锡显赠,廉士以为荣。

初,隐之为奉朝请,谢石请为卫将军主簿。隐之将嫁女,石知其贫素,遣女必当率薄,乃令移厨帐助其经营。使者至,方见婢牵犬卖之,此外萧然无办。后至自番禺,其妻刘氏赍沈香一斤,隐之见之,遂投于湖亭之水。

子延之复厉清操,为鄱阳太守。延之弟及子为郡县者,常以廉慎为门法,虽才学不逮隐之,而孝悌洁敬犹为不替。

3

卖狗嫁女

说到东晋的吴隐之,人们很自然会想起他做广州刺史时饮贪泉而不贪的趣闻,而他做秘书时卖狗嫁女的逸事,却少有人知道。

吴隐之在做广州刺史之前,曾做过多年秘书。他先是为桓温所知赏,拜奉朝请、尚书郎;接着被谢石点名要过去做主簿;再后来是入朝做中书侍郎。与尚书郎、主簿一样,中书侍郎也是秘书性职务。吴隐之卖狗嫁女,就发生在他做谢石主簿的时候。

谢石是东晋著名人物,淝水之战的晋军司令便是他。这一仗足以使他名垂青史。谢石对吴隐之的生活很关心。吴隐之的女儿要出嫁,谢石知道他家穷,遣女必当率薄,便吩咐手下人带着办喜事所需的各种物品去帮忙操办。到了吴隐之家,只见冷冷静静,毫无办喜事的气氛,唯见婢女牵了一只狗要去市上卖。原来吴隐之要靠卖狗的钱来做女儿的嫁资!

清廉乐善

东晋时的主簿,虽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官,其职责无非是主管文书,为将相大臣一幕僚而已。但若论其地位,却又十分重要;论其权力,有时甚至大得使人咋舌。如桓温郗超为参军,为主簿,时人便有髯参军,短主簿,能令公喜,能令公怒之语,主簿地位之重要和权力之大,由此可知。其时谢石声誉日隆,炙手可热,且谢家十分富有,吴隐之在他手下工作,俸禄定当不菲。退一步说,吴隐之的俸禄即使不多,但他只要运用自己的地位和影响,以顶头上司谢石为榜样(谢石聚敛无度同样很有名),能捞的时候就捞它一把,怎么也不会穷到卖狗嫁女的地步。很显然,吴隐之家穷,是另有原因的。史书上说他弱冠而介立,有清操虽居清显,禄赐皆班亲族,冬月无被,尝浣衣,乃被絮,勤苦同于贫庶。他家穷,原来是他始终保持清廉的操守,又乐善好施造成的。

众所周知,两晋时的官风,是相当腐败的。何曾父子日食万钱,石崇王恺比阔斗富这类丑闻,都是发生在那个时代。在那种环境和条件之下,吴隐之能够清廉自守,确实难能可贵。特别是上司谢石都聚敛无度,他却毫不动心,守住清贫,尤其让人崇敬。后来,朝廷决定派他去广州做刺史,目的就是希望他到那里去树立新的形象,改变过去岭南历任刺史皆贪污受贿以饱私囊的弊端。

广州贪泉

广州面海环山,多有象牙、珍珠、海味和名贵药材出产。但因为地处僻远,瘴疫流行,在东晋时还属蛮荒之地,所以很少有人愿意去那里做官。只有那些家里贫困而又想发横财的人才肯去。到广州做刺史,只要弄上一箱珍珠宝物,几辈子享用不尽,以往的广州刺史因此没有一个不贪的。离广州二十里一个叫石门的地方,有一口泉叫贪泉,据说不管谁喝了这泉水,都会变得贪得无厌。吴隐之不信这个邪,到广州后,他对亲人说:不见可欲,使心不乱。越岭丧清,吾知之矣。为了表明立志清廉,他特意来到贪泉,掬水而饮,并赋诗为志:古人云此水,一歃怀千金。试使夷齐饮,终当不易心。意思是:人们都说喝了这泉水,就会贪财爱宝,假若让伯夷叔齐那样品行高洁的人喝了,我想终究不会改变那颗廉洁的本心。以后他在广州,果然始终保持着廉洁的操守,粗茶淡饭,衣物器具也十分简朴。调离广州时,他妻子偷偷带了一斤中药材沉香木,吴隐之发现了,十分生气,把它丢到水里去了。吴隐饮贪泉表明立志清廉――吴隐之 图3处可欲之地,而能不改其操,岭南习俗也就日趋淳朴。为了表彰他革奢务啬,南域改观的操行和政绩,元兴元年(公元402年),吴隐之被升迁为前将军,并得到赐钱五十万、谷千斛的奖赏。

 

吴隐之做主簿时卖狗嫁女和他后来做广州刺史时饮贪泉而不贪,这两件事表明:真正的清廉之士,是不管处在何种环境和条件下,也不管他手中有权还是无权,都是不会改变其志操的。

一个人能否保持清廉,其关键还在于自己,不能怪罪于环境和条件。

 


相关评论

华夏吴氏网QQ交流群:85987924   站长QQ:116539779   吴氏网公众号:cwu2015     世界吴氏公众号:worldwucom

  粤ICP备130152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