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故事

广州湾事件中的吴氏宗亲

时间:2020-01-29 21:08:51   作者:   来源:   阅读:11139   评论:0
内容摘要:广州湾是广东省湛江市旧称,湛江是粤西地区最大的城市,前身是法国租借地(殖民地)。“广州湾”此名称形成于明清时期,据考证因南三岛有“广州湾”村坊而得名。 1898年4月上旬,法国驻华代办吕班两次照会总理衙门,提出将广州湾租给法国99年,清政府复照同意。中英《展拓香港界址专条》签订后......

广州湾是广东省湛江市旧称,湛江是粤西地区最大的城市,前身是法国租借地(殖民地)。“广州湾”此名称形成于明清时期,据考证因南三岛有“广州湾”村坊而得名。


1898年4月上旬,法国驻华代办吕班两次照会总理衙门,提出将广州湾租给法国99年,清政府复照同意。中英《展拓香港界址专条》签订后,法国政府训令法国驻华公使毕盛,法国在广州湾必须得到与英国“同样多的领土”。法国不等两国官员会勘,擅自派军舰驶进广州湾,强行登陆,占领炮台,制造事端,任意扩大租借地范围。广州湾附近的中国民众包括当地吴氏宗亲与清政府军队,激烈地抵抗了法国军队,称为广州湾事件。

1899年11月16日(光绪二十五年十月十四日),中法正式签订《广州湾租界条约》。湛江市区被法国“租借”,租期99年,当时名字叫“广州湾”,对外贸易曾繁盛一时。1943年,广州湾为日军占领。1945年抗战胜利,广州湾回归,从此定名为“湛江”。





吴邦泽(1875―1898年),清末遂溪县调宝社南柳村(今湛江市霞山区海头镇南柳村人)。抗法英雄。


吴邦泽家境清贫,为人正直,朴实敦厚,勇敢刚毅,善使长棍,以义勇闻于乡里。清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4月22日,法国殖民主义者以租借广州湾为由,派兵强占遂溪海头汛,并向南柳等地进犯。法军四处骚扰,挖墓略地,焚烧民房,伤毙人命。法军的暴行,激起当地村民极大愤慨。邦泽激于民族义愤,首倡联络附近各村,打“番鬼”,保家乡,获得当地百姓和爱国乡绅的支持。清光绪二十四年五月初一日(1898年6月19日),吴邦泽、吴大隆等率各村抗法队伍首次冲击法军的海头兵营,久攻不下。为鼓舞士气,表示决心,南柳村率先在后坡山晒谷场举行抗法誓师大会,与会者还有调丰、坎坡、东山、海头港等村群众,共四五百人,对天发誓,齐心杀敌,宁愿战死沙场,也要保卫国土家园。会上,众拥邦泽为“棍头”,负责指挥战斗,约定各村抗法队伍看他手中木棍所指挥方向行动。
清光绪二十四年五月二十三日(1898年7月11日),吴邦泽、吴大隆、吴美观等再次组织800多名抗法勇士在上林寺举行誓师大会。次日,志士们手持藤牌、大刀、镖叉、棍棒,助以铁炮,兵分三路,再攻法营。吴邦泽率南柳志士百余人为中路,打先锋,其他村庄志士组成左右两路共进。邦泽带领之中路南柳队伍首先到达法营前面,展开激战,左右两路继到,投入战斗,杀敌数十人,直逼营房大门。敌枪炮先进,且有营墙卫护,志士们所用土制武器,威力不大,营前又无掩体,全靠卫国保家精神,以血肉之躯奋战,多次冲锋,未能破敌兵营,而伤亡渐多。邦泽观察战场形势,觉不宜久战,立即把木棍后指,示意各路撤退,自己则率中路队伍殿后掩护。正撤退间,邦泽被敌弹击中,鲜血涌出,但他仍忍受极大创痛,咬牙屹立,继续举棍向后,直至各队全部撤离,才倒在战场上。牺牲时,手中依然紧握指挥作战的木棍(此木棍现存于湛江市博物馆),年二十四岁。初葬本乡东山岭,后迁葬沙坡岭,墓今尚存。
 
 
吴大隆(?―1898),原遂溪县海头港村(今湛江市霞山区)青年农民。清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4月,法军以租借广州湾为由,强行登陆后,焚掠海头村,抢杀下地种薯百姓。大隆深痛村庄被占,乡亲被杀,奋起约本村青年数人,潜入法军海头兵营,刺杀敌人,被敌人开抢打伤腿部。事后,法军进行报复,焚烧村庄。大隆不屈,率众返回本宗南柳村,继续参加抗法斗争。
清光绪二十四年五月二十三日,大隆与吴邦泽、吴美观等组织抗法誓师大会。次日,在领队攻打法兵营的战斗中牺牲。



-------------------------------------
一个法国士兵日记里的广州湾事件


一个法国士兵,在1898年11月5日来到广州湾,用日记记录了他亲历法国租借和占领广州湾的过程。这个士兵叫里昂・苏伯曼(LeonSilbermann)。

里昂・苏伯曼把他所有的战场经历汇编成一本书,叫做《士兵苏伯曼战争回忆录》,于1910年出版。

在十九世纪与二十世纪之交,很难找到法国士兵写的日记,记下他们在广州湾的情况。到目前为止,能确定的日记只有两本涉及广州湾(另一本为方施华・摩列在1900年和1901年被派遣到广州湾所写的日记),因此,苏伯曼的日记对研究法国初期占领广州湾非常重要。

苏伯曼参军15年,但他只是一个“下士”。他的日记写得很乱,而且时间、地点也常弄错,有些战役连名字都不知道。

为了弄清楚他写的广州湾日记的内容,我们结合中方的研究成果,对他的日记进行整理,对比加以研究。

我们发现,在他的日记中,记载了许多有关广州湾的重大的事件,包括:新埠之战、麻章之战、平石事件、黄略之战等。



新埠之战(1899年10月9日)

在苏伯曼来到广州湾之前,霞山南柳村村民吴邦泽、吴大隆等率领南柳、海头、洪屋、塘、那划等村庄的抗法勇士对法军的入侵进行多次抵抗。在抗法保家的热潮推动下,1899年8月下旬,文车营义勇80人,向驻在赤坎百姓村高岭的法军兵营进行夜袭。由于法军有备,义勇便即撤退。法军在极大震动之后,为了报复,打响了新埠之战。

苏伯曼在日记中这样写道:

1898年10月9日,一项侦察活动指向了Cheu-Cam(赤坎),一个拥有五六千居民的小城市。我们包括官员总共也只有82个人,由麦特队长指挥,他对我们有救命之恩,若是没有他,我们早已被一个比我们强很多武装力量当成了网中之鳖。但是我们必须撤退,对方上千人对付我们82个人,而且我们不可能立马就获得增援。

约晚上5点的时候,我们到达了我们的基地Pé-Sé(百姓村)。我们的情况相当凄惨的,全身湿透,精疲力竭,而且全天都没有一点东西下肚。在这一天,我们至少行走了40千米,其中在作物地里,在淹没的水稻田里,在沼泽地里大步疾走了20来千米的路。我已经发了140枚子弹,为此,我的右肩膀还肿胀了好几天。

中方关于这一天的战斗是这样描述的:

9日天明,法兵五百名(后据调耸挡蛔愣百名),用声东击西之计,潜由赤坎外渡河,经福建、东山等村,直趋黄略村背后偷袭。当时黄略练勇与法兵相遇,战斗打响后,黄略村的群众,闻声齐出支援,东路华封、平石,西路的麻章练勇,皆赶来支援,法兵偷袭的阴谋未得逞,在我军奋勇攻击下,法军退到海边新埠地方,被我军包围在新埠。战斗相持至下午,法军由海头派出援兵百余,到福建村上岸,时已天黑,不释接战,乃掩护撤退回百姓岭兵房。

从日记的描述来看,苏伯曼并不知道,他们被包围在赤坎的新埠这个地方,苏伯曼没有写到法军士兵伤亡情况。中方也并不知道,法国士兵只有82人。

麻章之战(1899年11月5日)

钦差大臣苏元春于1899年10月18日到达遂溪海头,开始和法国人谈判。法国人提出租借硇洲、东海两岛,清政府不允许。于是法国远东海军总司令库尔约耳准备用武力压迫,并从越南增派两营步兵和一排炮兵,于是有麻章之战(也叫东菊之战)。

苏伯曼日记中写道:

1899年11月5日上午6点,我们开始上路去麻章,两艘军舰在赤坎后面的那条河上前进。在我们到达执行行动的小山丘之前,我们头顶飞过了那两艘军舰以及我们基地朝着团练老巢发射的麦宁炸弹。于是,当我们到达小山丘时,我们目击了这场恐怖的袭击。中国的防御塌了,村落也着火了,大炮爆炸发出了可怕的巨响。


正当我们的队长笑着切开一片肉并准备送进嘴巴的时候……丁丁乓乓,一阵枪林弹雨向我们撒了过来。“趴下来”,队长命令道。那些中国人,那些我们以为在如此轰炸之后被打倒的中国人,已经在村前的沟壑中间挖的土堆中占据了强有力的位置,毫不动摇地等待我们。


在我这个小组,一个叫皮斯特的士兵发出一声惨叫,死了。没多久,又轮到了我排的中士。子弹来的是那么疯狂,我曾试着伸长手去收集一个子弹,想以此作为纪念。马上,一阵枪林弹雨就扫到了离我的手仅几厘米的地方。


我们坚持到了下午4点,直到打完最后一颗子弹,我们不得不撤离。在这一天,我们的炮发射了差不多500发炮弹。仅仅我们一小队,13个人就发射了1263颗子弹。

中方关于麻章之战的描述是这样的:

1899年11月5日,法国军舰驶入赤坎沙湾外,发炮向麻章轰击,然后派兵400余人,从洪屋下村和宫曲村分两路进攻麻章。麻章练勇迎击,在东菊村与法军相遇。这一战,击毙法军官兵8人,伤70余人,我方仅伤9人,是抗法斗争中最大一次胜利。

麻章之战中方取得胜利的关键在于地理环境。在赤坎的东菊村,当时有很多很深的车辙印,这是牛车留下的。中方的练勇趴在车辙印里面,当做掩体,或是战壕,法军无法射击到。

平石事件(1899年11月12日)

中方对平石事件有这样的记载:

11月12日,法军又组织对平石村的进攻。首先由被法军占领的门头炮台,开炮向平石村轰击。然后法军多人,渡海向平石村攻击,遭遇到义勇坚强的抵抗,当场击毙法军官各一名,并被练勇取首报功,平石村义勇,只伤三人。这一事件,引起法军的恼羞成怒,认为中国民兵杀害了他们的军官,遂派人到广玉兵轮上,强将雷琼道周炳勋,参将陈良杰扣留,作为人质,并特加渲染地向我国总理衙门,提出严重的抗议,说法军舰“笛卡儿号”官员是在门头散步时被杀害的,以掩饰它向中国人民进攻的罪行。

平石事件引发为外交事件,关于它的起因,法国士兵苏伯曼引用法国的外交辞令:

“两位海军军官在奥克山炮台(门头)旁边的一座山上散步”遭到杀害。中方的说法是:“法军多人,渡海向平石村攻击,遭遇到义勇坚强的抵抗,当场击毙法军官各一名。”显然双方说法完全不同。

直到1931年,曾任殖民地步兵统帅,广州湾武装司令的博南格在他的《法国在广州湾》一书中,道出了两个法国军官被杀的真正原因:“名叫古拉旺和库姆的官兵在哨岗附近执行测量任务时被一群中国民兵暗杀,地点发生在平石村。”


(平石事件的当地居民的说法:湛江抗法战争时期,疲惫不堪的法国军队沿着西溪 河退到平石附近安营扎寨。对于刚从紧张甚至恐怖的万 年桥战场下来的法军而言,驻营地周围的平静令法军丧 失了警惕。 第二天早上,一个法国大兵扛着枪走出兵营,径直朝遂 溪平石墟走去。我们无法揣摩这位法国士兵当时的想 法,或许是西方人的猎奇心态驱使,非得要去交战方的集市逛逛。 于是这位可怜的法国兵,被成群的村民和乡勇高声喊叫,拿起手中的家伙扑向这位士兵,杀死了他。平石村是郑姓大村)


平石事件是著名黄略之战的直接导火索。

黄略之战(1899年11月16日)

平石事件引起了法军的疯狂报复,苏伯曼日记写道:

11月16号,海军司令下令进行一场新的攻击。这一次,我们是两个海军陆战队,半个炮兵部队,一小部分的中国连还有舰队的火炮。两艘军舰,笛卡尔号还有苏皮士号停泊在了赤坎的前面,从上午5点开始,往麻章方向开火。


在中午的时候,我们进入了那些中国人自称不可攻破的战壕。


那些战壕,完全根据现代艺术原则挖造,证明了我们面对的是经受过训练的部队。我扫了一眼内部,简直惨不忍睹。那些尸体,面部已经扭曲,而且血迹斑斑(让我猜想到这是受到致命伤的人,是我们用枪柄打至死的)。这些尸体从护墙一致延伸到战壕内部,有些面朝着天,有些面朝地!敌人放弃了4个大炮还有大量的各种型号的步枪,还有些特制步枪竟有3到4米长。


然而对我们来说,那天还没有结束。接着我们步行到了Van-Luoc(黄略村),是广州湾的中国军队的主要支援部队所在。在这半天,我们付出了2亡12伤。


两天之后,麻章的中国官员向我们投诚。那些陪同他的人向我们说,在11月16号那天,在Van-Luoc(黄略村),我们杀了他们400多人。

中方的记载如下:

1899年11月16日清晨,法兵先以火炮轰击麻章墟,并以少数人佯攻麻章,以牵制麻章的练勇不敢他往。而以大队八百余人,分三路进攻黄略。在众寡悬殊,敌人炮火极猛的情况下,黄略村人民,发挥了英勇无畏的精神,浴血抗战,牺牲很大,退回新雄、陈村仔一带,在泥沟炮垒中坚持作战。在众寡悬殊,死伤惨重的情况下,黄略义勇乃下令先疏散老幼,然后义勇向遂溪县城撤退,下午四时,黄略村遂为敌人暂时占领。

在这一战斗中,黄略村哨官王喜卿、王明卿、王炳章,文车营哨官杨秀湘等,为国捐躯。黄略义勇战死69名,伤125名。文车义勇战死18名。黄略村居民住屋被焚千余间,十去其六,牺牲惨重,可见当时黄略村人民英勇抵抗的激烈。


这一天,钦差大臣苏元春与法国海军提督高礼睿签订了《广州湾租界条约》。条约签订之后,遂溪知县李钟k被革职。李鸿章接替了谭钟麟为两广总督。


 

----------------------------




法国侵略者为了进一步扩张,以达到他们侵占整个雷州半岛乃至海南岛的计划。1898年6月19日,巴勘葛号、袭击号、狮子号三艘法国战舰在雷州府遂溪县海头汛(现湛江市霞山区)登陆,法军500名士兵迅速占领海头汛炮台,在登陆点大榕树挂起法国旗,筑金鸡纪念碑,建兵营,打平乐、攻南柳。法国侵略者占领广州湾后,到处烧杀掠夺。据光绪廿四年《知新报》第106册《广州湾近事汇志》载:“法军登陆后被其污淫暴虐者不可胜数。有不从者,则以死处之。附近土人,恨之入骨。”光绪廿四年七月十一日《昌言报》载:“(法人)直至遂溪县属海头汛登岸竖旗,夺民牛马。又因该处之民,不卖食物,大怒入市,捉乡民十人至船。”法军占领硇州岛、东海岛和广州湾村坊等地后,并在海头、沙湾等处建立兵营,驻兵增加到一千二百人,并加紧向遂溪县内陆腹地进攻。法国侵略者的野蛮行为激起南柳、宝满、黄略、文车、麻章、坪石等地群众强烈愤恨,纷纷揭竿而起,进行反抗法帝斗争。

广州湾总公署被逐出坡头

法租界广州湾总公署于1909年7月14日在坡头的总部举行占领广州湾10周年和法国国庆大会。总公使柯德马夫妇和东营、西营各营营官、各区公局长全部列席。法国国防军(红带兵)、保安队(蓝带兵)和警察(绿衣兵)列队两旁,会场布满三色法国旗,会场外设置一些侮辱当地华人的娱乐节目:“打沙煲”、“爬竹杆”等。三甲祠指挥部组织民众自救会打烂沙煲,然后抢上主席台,并拔下法国国旗擦屎尿,新闻记者欲拍照,被柯德马禁止。当地群众万人齐呼“打倒法帝国主义!”“广州湾总公署滚出坡头!”等口号,声浪此起彼伏,震耳欲聋,气势有如山崩地裂之势。坡头人民坚持反帝斗争,一浪高于一浪。1912年端午节,坡头农工商会各界代表又在三甲祠召开决定各行业于农历五月十四日开始总罢市,驱逐广州湾总公署。后来法帝不得不于同年将广州湾总公署迁至“西营“。


广州湾总公署“西营”告终

法帝为扩大侵略和被坡头当地抗法力量所威迫,在其登陆的海头汛地域将坡头广州湾总公署于1912年迁往“西营”(霞山区旧称),其后于1925年建筑广州湾总公署大楼(位于现海滨一路)。法租界政府以此大楼作为图谋侵略南中国扩张营盘的总部所在地,一直延续至1945年9月21日。法帝在广州湾统治了47年之久。在统治时期内法国侵略者一直遭到高雷两地人民(遂溪、吴川)的强烈愤恨和抗击,军心俱下,难以统治广州湾。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加紧南进,胁迫法国驻安南总督戴古签订《广州湾共同防卫协定》,允许日本派出海军商务委员会常驻广州湾,监督港口来往物资。

1943年

日军侵占广洲湾(今广东湛江)。日本侵略军以48师团山田联队为主组成的独立团混成第23团,约4000人,由旅团长河边宪二指挥,从2月13日起向雷洲半岛袭击登陆。16日拂晓,日军约1600人、汉奸武装约300人,在飞机掩护下分乘舰艇于广州湾通明港(今麻章区通明渔港)登陆。2月19日攻占遂溪县城,2月20日攻占寸金桥后,指挥官入广州湾西营会见驻广州湾法国公使署馆长官杜麦克,交涉日、法“共同防卫广州湾”事宜。次日,交涉日、法双方在法驻广州湾公使署签订《共同防御广州湾协议》,下午,日陆海军分别在西营(今霞山区)、赤坎同时举行“和平进驻广州湾”仪式,日本没发一枪一炮便入侵了广州湾。

1943年4月9日

美国盟军为打击日本军国主义势力,从云南的空军基地派遣“飞虎队”飞行队的9架战斗机南奔中国大陆最南端这个港口城市,夜袭日本驻广州湾的海军炮船。呼啸的战鹰贴海面掠过城市上空,投下颗颗炸弹,炸沉了日本的炮船。轰炸机继续轰炸日军军事设施,炸死日军部分官兵,码头的军需品及粮仓也中弹烧毁,日军两架追击的飞机在麻章圩上空被击落。战斗场面激烈,被称为广州湾“珍珠港事件”。

1943年 9月18日

来势汹汹的国民政府军飞机及盟军飞机再次袭击广州湾,一艘日军舰“竹江”号被炸沉,舰上的日军全部丧命,续演广州湾“珍珠港事件”。

此后,国民政府军与盟军飞机多次袭击广州湾。1944年6月3日,盟军飞机袭击日军遂溪机场,炸死日伪军官兵300人。6月5日美国盟军在夜袭行动中误炸当时名噪一时的广州湾法租界内赤坎的娱乐场所同乐戏院。炸弹响后,同乐戏院变成一片废圩,焦烟浓罩四邻、瓦砾残砖堆下埋着无数尸体,血肉模糊。有一些残肢抛出几条街。同时,在轰炸中也误炸了一些居民楼,其中就有我国著名书法家沈定庵先生的父亲及家人全部罹难。沈定庵也被气浪冲击波抛上再落在另一条街的沙堆上,幸免于难。

当时盟军战机也遭到日本炮火的猛烈射击,美国两架战机被击中,其中一名飞行员跳伞保住了性命,另一名飞行员被击毙,被当地百姓埋葬于海头圩荒地。1948年美军方代表团从遥远的太平洋彼岸美国飞赴中国。美国空军搜索队长史栋甫率员乘登陆艇抵湛江(945年广州湾光复改称“湛江”),前往海头圩拜谒在抗日战争中遇难的美空军上尉勒氏墓。

震惊中外的广州湾“珍珠港事件”被中外新闻媒体传遍世界,也列入了美军战况录。

-------------------------------------------------- 


法国殖民地在近代并不穷,都是独立以后才穷的。近代越南西贡曾经比香港发达,上海法租界也非常繁荣,法国的阿尔及利亚曾经是全世界税收收入最高的殖民地,每年给法国上交天价税收财富,甚至超过了英属印度。殖民时代有一段时间是法国比英国更富的,因为法国的殖民压榨能力更高,包括像圆明园文物7成在法国,英国却很少。


法国占领湛江,法国的殖民政策就是彻底吞并殖民地,不同于英国只是想跟殖民地贸易。湛江不是通商口岸,法国认为本土至上,即法国本土最高贵,殖民地不能与法国本土的工业产生竞争。所以殖民地只能充当原材料和市场。如果湛江人民没有发动反侵略战争的话,那么湛江也会是另外一个香港!当年越南抗法战争之所以没有繁华起来,原因是当年越南人民反对法国恢复殖民统治,从而错过了吸纳当时法国资本主义的相对先进的思想观念。法国在建设殖民地方面突出建设基础设施比如不遗余力建设铁路,目的是用来掠夺原材料,但是不发展工业。一旦殖民地要独立,法国佬会把殖民地所有工厂电线都全部拆走。所以法国殖民地独立以后经济减半


英国占领的香港经济之所以在后来这么发达,主要原因是当时香港是通商口岸(自由贸易港口),当时香港吸收了英国资本主义的相对先进的思想,建起“廉政公署”,权力很大,效率很高,几乎是每一个香港人都参与进来了。他们的观念是:"零容忍"一元钱也是贪污,已经深入香港人心!

 
--------------------------------------------
1940年日本入侵占领印度支那后,仍保留法国的统治。1944年法国维希政府倒台,原已投降日本的印度支那法国统治者准备倒戈反日。日本占领军为防止法军策应盟军登陆,决定采取行动,清除隐患。


1945年3月9日下午7时整,日本大使松本向法国驻印度支那总督J.德古递交一份最后通牒,要求法国在印度支那的海、陆、空军和武装警察接受日军的指挥;各条铁路和海上内河运输线以及国内外交通线,必须置于日军的直接管理之下。日本限令印度支那总督在两小时内答复。德古在与高级文武官员研究后,请求日方放宽期限,以便与驻在河内的法军总司令部磋商通牒中提出的条件。日方认为德古的答复实际上是驳回最后通牒的信号,于当晚9时20分下令进攻西贡各大机关及总督府,德古及法国高级官员被捕,各大机关被占领。这天晚上,在印度支那各省的法国官吏和军队,除在一些地方作了微弱的抵抗外,几乎全部投降。日军很快就控制了局面。


在这个三九政变中,8万多法军被歼灭(不包括外籍军团和越籍红带兵),法籍官兵被击毙1662人,靠近中越边界的法军逃往中国,成千的法国人被囚禁在各地的监牢里,大部分法国人被日本收留在政府机关中任职。


3月11日,日本扶植阮氏王朝末代皇帝保大(1926――1945年在位)上台,宣布越南“独立”。日本取代法国,对印度支那实行殖民统治。

 

---------------------------


1870年12月,明治政府下令统一军制,规定海军学英国,连军校的样式都是仿造英国的。陆军学法国,连军服都学习法国,法军将领们都会戴着一把长刀,日本人也是照猫画虎。不过日本是每名军官一把。二战时期,世界上有两个国家是自上而下为所有军人都配发军刀的国家,其中一个是波兰,另一个就是日本。 西方军刀一直在日本使用到了1933年,1934年,日本开始为军官们配发日本武士刀,显示日本军国主义的全面抬头。日本的军刀是分有很多种类的,低级军官使用的都是工厂成批生产的军刀。中级军官则需要自己花钱定制军刀,可以来一些个性化。高级军官们一般都佩带着祖传武士刀,通常带有一些特殊的意义。


普法战争后,日本陆军的主要转学德国陆军。

 



 


相关评论

华夏吴氏网QQ交流群:85987924   站长QQ:116539779   吴氏网公众号:cwu2015     世界吴氏公众号:worldwucom

  粤ICP备130152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