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动态

吴獬文化研讨会成立10周年座谈会

时间:2019-11-29 15:44:24   作者:吴增魁   来源:本站原创   阅读:885   评论:0
内容摘要:2019年11月29日,吴獬文化研讨会成立10周年纪念会在湖南岳阳楼召开。湖南至德会顾问吴湘波(湖南省军区政治部大校)、吴绍文(湖南省政府专家顾问团成员),省文联副主席、著名作家张步真等要人出席活动。2009年12月19日,在吴獬先生诞辰168周年纪念日之际,临湘市吴獬文...
吴獬文化研究会成立10周年座谈会召开
 
    11月29日, 吴獬文化研究会成立10周年座谈会在岳阳楼公园召开。座谈会上,与会研究会成员回眸了吴獬文化研究的十年历程,并发表对吴獬文化研究的新见解。
    吴獬文化研究会2009年11月14日挂牌临湘博物馆。同年12月19日,吴獬诞辰168年周年纪念日,成立吴獬文化研究会,并召开第一次会员代表大会。吴獬文化研究会成立十年来,精心研究吴獬文化的发展和历史进程,对吴獬的生平、诗文、思想等进行了整理编合。
    吴獬,字凤荪,临湘市桃林镇三合村人,清末进士,曾任广西荔浦知县,后辞官返藉,从事教育事业。吴獬擅长楹联及民俗文学,著有《不易心堂集》和《一法通》等书。其《一法通》在湘、鄂、桂等省流传颇广,被誉为吴版的《增广贤文》。吴獬作为湖湘文化中有名的文化才子对湖湘文化有着重大影响。

    2009年12月19日,在吴獬先生诞辰168周年纪念日之际,临湘市吴獬文化研究者与吴氏宗亲携手成立了吴獬文化研究会,研究会挂靠临湘市文化局,办公地址设临湘市博物馆。并着手开展以下工作:一是加强组织建设,积极发展和联络会员;二是广泛深入开展吴獬文化资料的整理和研究;三是立项争资,争取专项研究经费;四是配合吴獬后裔恢复吴獬故居;五是编辑出版《吴獬文化研究》期刊。

以下为本次活动图片,由吴增魁宗长提供,特此鸣谢!

吴獬文化研讨会成立10周年座谈会吴獬文化研讨会成立10周年座谈会吴獬文化研讨会成立10周年座谈会吴獬文化研讨会成立10周年座谈会吴獬文化研讨会成立10周年座谈会吴獬文化研讨会成立10周年座谈会吴獬文化研讨会成立10周年座谈会吴獬文化研讨会成立10周年座谈会吴獬文化研讨会成立10周年座谈会

吴獬其人

(下文资料来自临湘市人民政府网站,有删减)



    吴獬(1841~1918),临湘市桃林镇三合村人,1889年2月登第进士。1890~1894年先后任广西省来宾县、荔浦县知县。1905年7月撰成《一法通》,次年《一法通》刊刻问世。
 
  家庭出身
 
   1841年12月19日,吴獬出生于直隶宁河官舍,其父时任直隶宁河典史(典史:清朝每县设典史一人,掌稽检狱囚)。吴獬1~3岁在直隶宁河生活。1845年回到家乡桃林后,直至1889年中进士,大部分时间就在当地读书、教书、生活。
 
   吴獬的曾祖父吴鼎,直隶饶阳典史。祖父吴凤山,广西山角巡检(吴獬写过《清六品顶戴候选巡检叶君云路墓志铭》一文,后在家乡办团练,死于太平天国战事。父亲吴芝圃,直隶宁河典史,升台湾大甲巡检。吴獬的曾祖父、祖父、父亲通过读书、考试,进入清行政系统工作,吴獬算是出身书香门第,官宦世家。
 
  仕途经济
 
   吴獬1859年中秀才。1873年赴省参加乡试,选癸酉科拔贡。1876年赴省参加乡试,举丙子科亚元。1880年第一次赴京参加会试(进士考试),落第。1886年第二次赴京参加会试,落第。1889年第三次赴京参加会试,2月始登进士第。8月赴广西,见广西巡抚马丕瑶,任掌抚署文案。1890年补广西来宾县知县、未赴任,旋派任阅边随员,充乡试阅卷官。1891年任荔浦知县。1895年挂印返籍。1896年开始担任沅州府学教授。1898年在衡山研经院任山长,符定一、赵恒惕(后任北洋军政府湖南省省长)等人即在吴獬处从学。1916年在湖南省高等师范任教,深受省长谭延闿敬仰,被推举为国民代表。
 
  1909年,吴獬“《袁氏巴陵改港祠四修谱》序”:“宣统元年己酉秋,赐进士出身、同知衔、广西前任知县吴獬凤笙拜撰。”1898年,吴獬《诰封安人伍苏氏节孝传》“光绪二十四年戊戌暮春,赐进士出身、前任广西荔浦县正堂、世侄吴獬凤笙顿首拜撰”。由此可见,吴獬的“同知衔”是在1898年之后才有的。吴獬能当县令,不是靠祖荫,不是靠捐资,而是全靠自己的德才。
 

   吴獬死后,熊希龄、谭延闿、符定一撰的挽联,才调文采自不消说,其情真意切出自肺腑,可以看出此三人是发自内心敬重、珍惜吴獬其人的。熊联:八股时文天下重;一身正气九州名。谭联:盖倾麓山,讵料数年成诀别;名流湘水,相知念载化云烟。符联:衡岳传经,有缘慧眼蒙知我;京华奉讣,无力奔丧愧对公。谭联所流露出的对吴獬的依依惜别之情、近百年之后读之、依旧跃然纸上,让人亲切地感受到谭延闿仿佛就站立在我们的跟前。熊希龄是才子、政治家,曾任北洋军政府内阁总理。谭延闿亦为才子、书法家,国民党元老,曾任国民政府主席,与宋美龄是干兄妹,谭父是清两广总督。符定一(曾任湖南第一师范校长)是毛泽东敬重、感恩的老师。我们不能不说吴獬的死后哀荣、应当是临湘人永远的骄傲,吴獬死后哀荣达到了其政治上另外一种高度。

 
  祖上三代为官,吴獬早年家境殷实,读书读到了21岁。1863~1868年先后在临湘莼湖书院、湖北通城青阳书院任教,1869~1872年参与编修《临湘县志》,从22岁到31岁这10年时间吴獬任教、编县志、拿工资、养家糊口而已。1872年吴獬31岁时,妻李氏病故;1873年吴獬32岁时,父死;此时的吴獬经济上一定有些艰难,且中年丧偶为人生一大哀恸。1877~1879年吴獬36~38岁时在家乡任私塾先生。1880年吴獬39岁时第一次赴京参加会试;这是要盘缠的。1882年吴獬41岁时再婚。1889年吴獬48岁时中进士,作县令,后为学官,拿国家工资;其经济状况好转。但此时,吴獬已儿孙满堂,家庭经济负担应是较重。吴獬长子吴昱,永州扩运局局长,广西省政府参议。次子吴震亚湖南达材法政学校毕业,新化县县长。小儿子吴早,“历办公务”。供三个儿子接受高等教育无疑是要一些钱的。综观吴獬一生,有俭朴之风。1917年吴獬76岁时讲学岳麓山,“初至日,布袍、油纸伞,踏钉鞋入室”,其他学者几乎把吴獬当作下人看待。过了不久,湖南高等师范举行毕业典礼,省长谭延闿亲自参加;吴獬在盛夏之时,“独着蓝衣布大褂裤”,手持蒲扇坐在教室里,众人不知吴为何许人;当谭省长以完全平等的态度与吴亲切攀谈时,人们方知此为名士吴獬先生。吴獬《一法通》第三节《支纸置》里有一句话:“人人道我无行止,君到无钱便得知。”此十四字,或许可以作为吴獬俭朴行为的注脚。晚年的吴獬,经济上并不宽裕。1918年吴獬去世,我们今天可以看到其墓葬极其简陋,与当地农民无二,据此完全可以推测晚年的吴獬应该是清贫的。所不同的是吴獬墓联为熊希龄所撰:“仁心普及千秋颂,正气长存百姓讴。”吴獬的一生清贫而高贵。《一法通》上的“上陪得玉皇大帝,下陪得卑田乞儿”,即是吴獬一生真实的自我写照。
 
  才调性情
 
   吴獬有着卓越的才华。题陆城渔梁亭联:枫叶荻花,秋色弥天谁管领;江村水国,春潮拍岸任浮游。题岳阳楼联:每眼前望吴楚东南,辄忧防海;祗胸中吞云梦八九,未许回澜。此二联对仗工整,文采风流,大气磅礴,意境沉雄,美仑美奂,是为千古绝唱。吴獬的才调已经远远不仅仅是做一个中国边远地区县令的器宇。
 
   吴獬有着正直的人格。他所处的历史时代,正是满清腐朽统治已经走到尽头、清皇朝日落西山摇摇欲坠之际,正是 “正人去国”之时。吴獬即为国之“正人”。吴獬考进士的八股文中有一句话:“何堪不晓事长官,转使穷年冻馁。”这句话说明时年48岁的吴獬对社会现实已有深刻的感触,并持有社会正义感。1895年吴獬作荔蒲县令时,请办贩卖人口的“猪崽案”,想为社会匡扶正义,为民请命,但得到的结果却是上峰不予理睬。吴獬从此看透了腐朽的清官场,“不乐吏职”,甘愿去作清贫寂寞的教书育人的学官。
 
   吴獬有着朴素的情感。《挽胥鄜泉师联》中有云:“······地老天荒诗卷在;······山颓木坏泪痕深。”《题妹像赞》中有云“······我则文章、政事,一无所酬,宜乎一执笔而不自知泪泗之横藉也。”吴獬的戒烟歌、戒赌歌、放足歌对劳动人民的疾苦寄予了深切的同情。
 
   吴獬有着诙谐的性格。七言绝句《杨和尚》:“南门楼上杨和尚,化一文钱用一文。我管官钱八千串,多疑多忌不如君。”《题李泽贻小像》中有云:“义不掌财富不仁,翁义翁仁偏不贫。”戏题灵屋、夜壶联:“篾扎纸糊,经不得风,过不得雨,鬼住;泥做火烧,装不得茶,熯不得酒,卵用。”
 
  滋育后人
 

   吴獬最大的社会贡献是编了一本《一法通》。作此书的原意是促进青少年儿童启蒙教育。吴獬自己也说,教育实践证明,《一法通》比其它课本读物更容易被青少年儿童所理解接受。

    《一法通》陪伴了毛泽东一生。1971年林彪坐飞机跑人,周恩来请示毛泽东处置办法,毛泽东写下了一句话“天要落雨,娘要嫁人”。后来,为了找到此话的出处,忙坏了中央的大秀才们,他们翻尽史籍,遍阅图书,终于在吴獬的《一法通》这本小书上发现了“天要落雨,娘要嫁人”八个字。

    李锐(平江县人。毛泽东的五大秘书之一,曾任候补中央委员、中组部常务副部长)著的1994年版《庐山会议实录》记载的毛泽东的几次讲话中毛使用的谚语几乎皆出自《一法通》。“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是毛泽东1959年在庐山会议上批彭德怀时,回忆自己在遵义会议后重掌军权而说的;“一法通”第八节《庚梗更》第七十九言即为“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庐山会议实录》第70页记载了毛泽东这样一句话“‘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人人都有保卫自己劳动果实的本能”;《一法通》第二节《江讲绛》第二十四言即为“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庐山会议毛泽东在批彭德怀的讲话中,有一次针对陈云肯定陈云经济方面的治国能力时讲了一句“国乱思良将,家贫思贤妻”;《一法通》第六节《齐起气乞》第四十九言即是“国乱思良将,家贫思贤妻”。再如,毛泽东1956年6月写的《水调歌头·游泳》第一句为“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一法通》第十一节《鱼雨御》第十八言即为“宁饮建业水,不食武昌鱼”。抗美援朝之际,针对美国有原子弹,毛泽东下了一个著名的论断“一切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一法通》第十六节《歌果各》第六十九言即为“纸老虎,莫戳破”。《毛泽东选集》有一篇文章引用了一句话“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一法通》第三节《支纸置》第一百三十二言即为“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毛泽东晚年手书“一死一生,乃见交情。一贵一贱,交情乃见”给张玉凤;《一法通》第九节《元阮愿》倒数第三、第四句即为“一死一生,乃见交情。一贵一贱,交情乃见”。毛泽东曾手书“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给斯大林祝寿;《一法通》第九节《元阮愿》第六十言即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1966年7月8日毛泽东致江青信中有这样的文字“我少年时曾经说过: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可见神气十足了。但又不很自信,总觉得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我就变成这样的大王了”;《一法通》第二节《江讲绛》第八十八言即为“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 我们完全可以这样推想:毛泽东求学于湖南第一师范学校时,完全有可能扎实研读了吴獬的《一法通》,并从中汲取了丰厚的养分。另外,辛子陵著的《毛泽东全传》中记载,红军长征途中打到四川时,为了团结少数民族、减轻红军北上阻力,毛泽东亲自起草了一个四字韵语的布告,其最后一句“草此短歌,广泛宣传,真正做到,各族平等”,就完全是从吴獬的《放足歌》最后一句“草此短歌,广为宣传,真正做到,男女平权”化用而来。

 


相关评论

华夏吴氏网QQ交流群:85987924   站长QQ:116539779   吴氏网公众号:cwu2015     世界吴氏公众号:worldwucom

  粤ICP备130152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