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大五郎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8-30 13:42:06  文章录入:ok  责任编辑:吴鸣镝
 

吴大五郎的父亲叫吴硕三郎,是日籍华裔。吴大五郎对汉、日两种语言文字都很熟悉,是明治维新之后外务省首批赴华留学生,在日本驻北京公使馆作为见习翻译学习北京官话。

 

1888年,吴大五郎还与他的堂兄弟郑永邦合著了一本《日汉英语言合璧》,作为到中国经商的日本人学习北京官话的教科书(也可当字典用),书中有大量涉华政治、经济、外交、商贸等内容。

 

郑永邦的父亲郑永宁,是吴硕三郎的弟弟,后来到老郑家当养子,所以改姓为郑。这里郑氏应该与中日混血的郑成功没有关系,郑成功的弟弟在日本,名字是田川七左卫门,又名田川次郎左卫门。

 

1895年,吴大五郎进入印度,调查经济情势及大吉岭(印度的茶都)茶业实况,回日本后写出《印度内地巡回复命书》,其中总结到:“已隶属于我国版图的台湾,同属茶产丰富且多瘴疠之地,我们的民政官员,有必要从事当地的文化建设,振兴当地的产业,建设另一个大吉岭。”

 

一个传说是,吴大五郎在长崎事件中“捡到字典”。据宗泽亚的《清日战争》一书引日方史料披露,伊藤博文死去30年后,其遗著《机密日清战争》之中讲了一件事:18868月,北洋舰队访问日本长崎,期间发生了一件清军水兵与当地警察冲突的恶性治安事件。事件中,吴大五郎偶然拾到了一本中国人的小字典,小字典内的汉文字纵横两侧,标注了0123456789的小数字,电信专家立刻判定:这是清人电报用汉字译电本,从译电本中数字的组合规律,他们很快掌握了中方制造密码的方法。

 

然而,日本外相陆奥宗光的秘书中田敬义在1938年回忆说:“佐藤爱麿先生时为电信课长,破译了中国的电报。明治十九年(1886)发生一些中国水兵在长崎骚乱事件。其时有个人叫吴大五郎,截获过中国的电报。中国是没有拼音字母的国家,所以在字典中的常用字旁注上一、二、三、四等数码,作为明电码使用。这是一种很小的字典,亦即对方(指中国)之电本,日本外务省存有此书。明治二十七年(1894)622日,陆奥外相致函()驻日公使汪凤藻。此函最初由尼森用英文起草,经(外务)大臣官邸之伊东巳代治译成日文,再由我译成中文送达汪凤藻。次日,汪凤藻向总理衙门发出长篇电文。佐藤认为,这个电文肯定就是昨天(陆奥致汪凤藻)之公函。经过多方研究,终于发现了其中电码编排规律之秘密。此种密电码,中国方面此后从未变更。于是,彼方之电文我方便能完全解读。这一秘密仅仅为佐藤爱麿、伊藤博文、陆奥宗光等有限几个日本人知晓,直到伊藤博文被刺杀30年后,随着伊藤博文遗著《机密日清战争》出版,才在有限范围内公开此事。

 

可见,吴大五郎不是“拾到”中国电报明码小字典的,日本外务省本就有这本书。吴大五郎是在骚乱期间利用截获的中方电报,参照中国字典等资料,开始了对电报密码的破译准备。日方破译中方电报密码的确切时间,是1894622日。清朝方面对电报密码的保密其实是很重视的,并和各国一样有电讯管制措施。否则从1886年吴大五郎开始,到1894年佐藤爱麿最终破译,日本不至于用了8年时间,才最终完成破译工作。

 

甲午中日战争之前,中国人沉浸于大清天朝上国的迷梦之中,长期存在的对日文化优势,蒙蔽了清王朝官僚、知识分子和中国平民的眼睛,大清朝野弥漫的是“好好教训一下日本”的声音。

 

史料记载了一件小事,可以反映当时清朝的心态。18761月,年仅30岁的日本驻清国特命全权公使森有礼途经天津,满身西式装束的他拜访了53岁的李鸿章。李鸿章说:“阁下赞赏模仿欧风,废弃旧来服制,犹如将自国的独立委身于欧洲的制度,岂不是遭人唾弃,羞耻之事?”森有礼答道:“对外来事物的取舍并无他人强迫,完全是我国人民自己喜好的事情,故没有丝毫羞耻之处,我国古来极力吸收和采用亚洲、欧美及其他各国的长处为己所用。”李鸿章自信地说道:“不过我国决然不会进行如此变革,只是不得不在武器、铁道、电信等机械方面,吸收西洋的东西,因为这些东西正是那些国家最优秀之处。”

 

清朝一直在寻找机会对日本“宣示国威”。18868月,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率领定远、镇远、济远、威远等战舰组成的舰队,在朝鲜海域演习完毕后,受命于81日抵达长崎,名为维修战舰,实则宣示军威。

 

813日,数名登岸购物休闲的清朝水兵在丸山游廓寄合町的妓院,和日本巡警发生斗殴。15日下午,约300名水兵上岸购物休闲,已经积怨的清朝水兵与日本巡警再次发生冲突,直至引发了200余名水兵与更多当地日本人、巡警之间的群殴。最后调查统计,日本巡警死亡2人,伤26人,北洋水师水兵死亡5人,伤44人。长崎事件是清王朝宣示国威的意外插曲,事件最后以两国间互相赔偿了事。

 

长崎事件后,日本民间的反华、仇华、排华的情绪被煽动起来。日本民间升腾起一股“清国威胁论”,日本媒体形容北洋舰队的到来,堪比江户时期美国舰队的黑船来航。紧紧围绕定远舰,日本国内就出现过《不如归》《不沉的定远》《第二的元寇》等数部小说,宣扬勇敢的日本海军如何去击沉定远舰,连一些懵懂无知的儿童也玩起打定远、镇远的游戏。半年之内,从首相伊藤博文到各地贵族、富豪、大名,为海防捐款已达200万日元,日本政府还发行超过了1700万日元的海军公债。经过了8年发展,日本海军实力实际已经超过了北洋舰队。

 

长崎事件中还产生另一个结果是清朝的情报大门被打开----吴大五郎开始破译电报密码。其中结果是甲午战争中,北洋水师的惨败。

 

18942月以朝鲜义军起义,应朝鲜政府的要求,清政府派兵开赴朝鲜,驻守牙山。日本以保护使馆和侨民为借口,派兵入朝。朝鲜近代有名的政治家、改革家金玉均,最为著名的身份是朝鲜开化党的领袖,与日本关系亲密,朝鲜主政者闵妃在18943月派出刺客洪钟宇,以重金诱使金玉均在上海与清王朝官员李经芳会晤,骗得金玉均到上海。在上海美租界的日本旅馆内,洪钟宇连开三枪,杀了金玉均。清朝派军舰威靖号专程将洪钟宇本人以及金玉均遗体送回了朝鲜,朝鲜不仅在杨花津刑场将金玉均的尸体凌迟暴尸,还处理了金玉均家族。520日,日本议员犬养毅等各界人士约2000人在东京浅草寺举行金玉均葬礼。在日本,很多人也把“金玉均暗杀事件”与朝鲜东学党农民起义,共同视为甲午中日战争爆发的直接原因。

 

18947月,日本破解了中方电报密码1个月后,清军雇用“高升”号等英国轮船,秘密向朝鲜牙山运兵。由于行动电报被日军破译,日本舰队迎击高升号。915日在大东沟附近进攻北洋水师。李鸿章赴日谈判时,因日方破译了中方的电报密码,李与北京往返的密电内容及中方割地赔款的底线,全部为日方所了解。